抗旨出兵之事,本就是秦骁想要大肆宣扬的,没必要瞒。


苏诗儿又问道。


“我可听说凤帝下旨巩固京防,军队原地驻扎,不准西出,殿下所为可是抗旨?”


这话听起来虽是责备,可隐隐透着劝诫之意。


“我带的可是家臣,并非兵士,何谈抗旨一说?”秦骁洒笑道:“况且就算是抗旨又如何?天子守国门,君臣死社稷,我身为凤鸣皇子,岂会坐视百姓被贼寇欺凌?!”


“就凭你,也敢直面残倭国兵锋?”苏诗儿重重的叹道:“两国相争,怎可儿戏!”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若是没有其他什么事,还请诗儿公主让开道路!”


苏诗儿深深的看了秦骁一眼。


那眼中透着秦骁看不懂的神色。


“凤鸣国难,局势凶危,我父王昨日便传令我赶回南湘,本公主心念陆路难走,想借海道回国,此行正好与殿下顺路,不知殿下可否陪我走上一程?”


此语一出,许不语等人面面相觑,有些无法理解苏诗儿为何会作此决定。


南湘国主担忧苏诗儿的安危,让她赶快回国秦骁可以理解,但苏诗儿放着好好的陆路不走,为何非要舍近求远,坐船回家?而且还打算跟着秦骁过遥关,从西海道走?


你难道不知道那地方正在打仗吗?

凤鸣天下:最强嫡长子-秦骁苏诗儿-全文章节阅读 凤鸣天下最强嫡长子 秦骁苏诗儿 第1张

“我能拒绝吗?”秦骁苦笑着问道。


“殿下若是担忧本公主的安危,大可不必,我这三百护卫皆是好手,足以庇护本公主的安危,况且我南湘国力强盛,残倭国大军绝不敢对本公主不轨!”


说到这,她马车中居高临下的瞥了眼秦骁,淡淡道。


“况且,本公主决定的事情,无人能改变。殿下不是要赶路吗?请吧!”


殿中,一片沉寂。


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一席黑装的秦允镇身上。


作为二皇子,亦是凤鸣国内公认最聪颖、最具备凤帝气象的皇子,他的出现让前面那些落败的皇子看到了一丝希望。


沉思良久,秦允镇拱了拱手,朝着凤帝歉意道。


“此联,千古绝对,儿臣解不出来。”


此语一出,一片哗然。


“想不到堂堂凤鸣国,竟然如此愚昧不堪,这不过才是第一道最简单的对联,竟无一人可以对出!”苏诗文摇了摇头,眼神愈发清冷,言语中的羞辱之意引得在场所有凤鸣国大臣脸色铁青。


“若是无人能对得出,那两国联姻之事,怕是要至此作罢了。”


苏诗儿言出惊人。


“凤帝,诗儿告辞!”


说罢她转身就准备离去。


凤帝眼神如刀。


皇子们低头不甘。


事已至此,凤帝怎么不明白,所谓的和亲事宜,根本就是无的放矢!苏诗儿此行前来,就是为了羞辱凤鸣国!五国相举大会召开在即,凤鸣国一直想要加入其中,可因为国力低微的原因,一直被各个大国排挤在外。


近些年好不容易有了些许成绩,想着更上一层,却不曾想今日苏诗儿一句简简单单的对联,就将凤鸣国的脸面踩在脚下!


现如今的五大宗主国皆为重文轻武,最看不起凤鸣国这样的蛮边之国。


想要获得他们的认可本就不易,今日之事若是传出,怕是凤鸣国会沦为笑柄!


就在这时。


一个轻佻的声音响起。


“古木枯,此木成柴;女子好,少女更妙!”


苏诗儿身子一僵,美目中闪过一抹惊异。


朝野大臣也为之一愣,随后拍手叫好!


“好对啊!”


宰辅张浦朗声笑道。


“妙不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