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


一阵阵像五脏六腑都被撕裂的痛,在乔小熙身上蔓延。豆大的汗水,布满在整个绯红的脸颊。


因为疼痛她下意识的用手,紧紧的攥着身下的泥土,用力大口大口的喘息。可尽管如此,那种疼意依旧没有丝毫减轻。


“晏安琛……我乔小熙诅咒你……你和沈苏然不得好死……啊……”小腹之下的疼痛,痛得她整个人都平躺在了草地上。


曾经在电视上看到别人生小孩儿,叫得跟杀猪似的,实在是太夸张。直到此时此刻她才深有体会。


她恨晏安琛和沈苏然,但更恨那天夜里的那个臭男人。如果他没有听晏安琛他们的指使,她现在也不会沦落到,在这深山老林,独自一个人产子的下场。


第一次生产小孩的乔小熙,显得十分无助,可她若不逃到这里,现在可能就是她和孩子一尸两命了。


“赶紧把这份文件签了,否则不仅你要死在这里,还有你那个下贱的女儿。”沈苏然站在母亲林红的病床前,手中拿着外公留给母亲财产的文件和签字笔,强行逼迫她签字。“既然你已经偷听到了,乔小熙肚子里的那个野种,不是安琛的。是我和安琛设计她,被一个野男人睡了的事。我也没必要再跟你掩饰什么,今天安琛公司里忙,我也没有时间跟你周旋。”


“那是我留给小熙的,就算……就算我死,我也不会给你们……这对狗男女……”


“是吗?那就等你死了,我再拿着你的手按指纹。”沈苏然一怒之下,使劲的给了林红一巴掌,然后将旁边的印泥拿出来。


“放开我妈妈……”乔小熙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突然去医院看望母亲,看到的情景却是这样。


“小熙,快走……”林红担心沈苏然,会对身怀六甲的女儿不利,双手用手的攥着沈苏然的手。

乔小熈封霆御小说全集阅读 乔小熈封霆御 第1张

“我不走……”


“走啊……为了孩子,你也得走,咳……只有你走了,才能够帮母亲报仇……”


沈苏然发疯似的用拳头,狠狠的捶打着林红的脑袋,本就身体不好的林红,很快口鼻流出了鲜血。


母亲冲着乔小熙撕心裂肺的嘶喊声,直到此时依旧清晰的回荡在耳边。


她说什么也不能死,若是死了。谁来揭穿沈苏然和晏安琛的罪行,谁又能为她和母亲,还有肚子里的孩子报仇?


“啊……”乔小熙拼尽全身的力气,将肚子里那才仅仅八个月,就将临产的孩子生了下来。


“咕哇……”孩子的哭泣声很洪亮,并没有因为早产,而表露出任何的虚弱。


是一个男婴,可能婴儿太小,整个皮肤都皱巴巴的,她也看不出来,他长得到底像谁。


乔小熙用外套包好孩子,初为人母,泪汗交融。她没有普通妈妈一样的欣喜,只有痛苦与无奈。


原本天空还只是下着蒙蒙细雨的天气,突然大雨倾盆。把她身下的血迹,很快洗刷干净。


“给我仔细找,她挺着个大肚子,一定跑不远的。不能让那个女人活着回去。”


“是。”


风雨声中,沈苏然的声音,离乔小熙越来越近。


乔小熙起身望着声音的来源,只见沈苏然带着一群身强力壮的男人,在山中搜寻着她的身影。


“宝宝,妈妈对不起你。”她低头吻了一下孩子的额头,然后将他藏在旁边一块,可以避雨的大石头下。为了引开沈苏然他们,从而保护好孩子,乔小熙只能硬着头皮冲出去。“沈苏然,我在这里。”


闻言,沈苏然立刻吩咐自己带来的人,迅速去抓乔小熙。


乔小熙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也不知道前方的道路,最后被沈苏然他们的人,逼迫到了一处山崖边上。


“跑啊,我看你还能跑到哪里去。”沈苏然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大家身上的衣服都湿透,狼狈不已。


不同的是,乔小熙眉宇中,所泛着的那股与沈苏然,视死如归的神色。


“沈苏然我自问对你,就像亲姐妹一样,你为何要这样害我?”


沈家和乔家曾经的家境都差不多,沈苏然的父亲公司出了事,她还请求自己的妈妈,用钱尽力去帮助她,可是这个女人,却是这样报答她的。


“姐妹?说得真好听。想要知道为什么,你就到九泉之下问阎王吧。”沈苏然一步一步向乔小熙靠近,在看到她裙下的血时,才发现她挺着的大肚子不见了。“你的孩子呢?你刚刚生了吗?”


“晏安琛真的和你是一伙的?是他同你一起陷害我和我妈妈的吗?”乔小熙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想知道她爱的,想嫁的男人,真的如沈苏然说的那样。


“来人,给我四处去找那个孩子,快点……”风雨中,沈苏然也没有回答乔小熙的话,急切的命令自己的人。


“孩子在来的路上,就已经死了,我已经把死婴仍掉了。就算你们把他找出来,也没有用。”乔小熙担心的望着那些人,朝她刚刚藏孩子的地方走,情急之下,她下意识的想要冲过去。


“孩子不是死了吗?你担心什么。”沈苏然用力将乔小熙抓了回来。


然而,两人在抓扯当中,乔小熙脚下一滑,整个人都掉在了山崖边上。


“啊……”千钧一发之即,她拉住了沈苏然身上的外套。脚下特别滑,每往上面攀爬一下,泥土都会自然的掉落下去。“苏然,看在我们好姐妹一场,求求你不要这样,放了我吧……”


兴许求她,她还有活下去的机会,有替母亲报仇机会。


乔小熙第一次看到沈苏然,在她的面前,表露出如此狠绝与冷酷,目光阴鸷,犀利无比。


她知道自己的乞求,全部都是徒然的。


“放了你?让你报警抓我吗?还是让你继续在安琛身边勾引他。”沈苏然带着冷笑,像勾魂的黑白双煞。故意将外套的扣子解开。“你妈已经死了,你不是特别孝顺吗?所以你现在就应该立刻下去陪她。你放心黄泉路上,你一定不会寂寞,因为你的孩子,也会很快来找你了。”


她脱下身上的外套,乔小熙的身体,因此快速的往山崖下面掉去。


“去死吧。”


“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