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当地时间1月20日,

  美国当选总统乔•拜登

  在华盛顿举行就职典礼,

  标志着美国正式进入拜登时代。

  而说起美国政坛中的中国人,

  就不能不提她,

  

美国政坛最传奇中国女性,不可复制的神话! 政坛 中国女性 第1张


  她是一个如梅般的女人,

  是走上美国政坛的第一位中国女性,

  也是全美七十位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

  美国八位总统都对她委以重任,

  她促进了台湾和大陆的两岸合作,

  更她是中国几任领导人的座上宾,

  邓小平说:

  全世界也只有一个她。

  她的知名度,在海峡两岸,

  及中美两国之间无人能出其右,

  她是不可复制的"神话",

  一生皆是传奇!

  她,就是陈香梅。

  1925年6月23日,

  她出生于北平一个名门世家,

  家中姐妹6个。

  父亲陈应荣是牛津法学博士,

  哥伦比亚哲学博士。

  母亲廖香词文艺造诣极高,

  还会说六门外语。

  但生逢战乱,

  凄风苦雨一直笼罩着她的生活。

  1937年,七七事变后,

  她随全家流亡到香港,

  没有经济来源的一家人生活极度困苦,

  尤其母亲廖香词的病逝,

  更是给了这个家庭沉重一击。

  母亲走时年仅45岁,

  但她曾这样教导陈香梅:

  “女人要有女人的气质,

  穿着得体,举止大方,

  是一个女人最基本的优雅。“

  母亲的教诲,影响了陈香梅一生,

  无论身处何种处境,

  陈香梅都精致淡定,

  衣着得体落落大方。

  1941年12月,香港被日军占领,

  那时父亲在美国任职,

  她敏锐意识到香港不宜久留,

  16岁的她以和年纪毫不相称的勇气,

  带着妹妹们逃亡几千里到了昆明。

  安顿好后父亲来信,

  要姐妹六人都去美国学习,

  只有她拒绝了:

  “我不能在祖国受难时离开她。

  我要工作,要尽我对祖国的责任。”

  她入读岭南大学,因才学出众,

  19岁就被中央通讯社聘用,

  成为中央社第一位战地女记者。

  战地记者,

  被人称作是”离死亡最近的摄影师“,

  可她却以不输于男儿的勇毅,

  穿梭于炮火隆隆中,

  一次次完成了战地采访。

  也因这份工作,

  她开始了一段血泪异国恋。

  因为英文好,她被派去,

  采访美国飞虎队指挥官陈纳德将军。

  陈纳德,赫赫有名的美国航空队中将,

  正是他组建了震惊世界的飞虎队,

  苍穹之上以寡敌众威震长空。

  他是日军飞行队的克星,

  却是中国人的保护神。

  那天招待会上,她穿着旗袍美丽青涩,

  他健步如飞,虽面容饱经风霜,

  但眸子却如鹰般精光四射。

  这是他们第一次相遇,

  那年陈香梅才19岁,而陈纳德51岁,

  她对他的第一印象是:

  这个人具有惊人毅力,

  无畏勇气与超人智慧。

  他对她的印象是:

  这个女记者和其他人不一样!

  之后的接触中,

  他们渐渐心有灵犀,互生情愫,

  陈香梅说:“这是我们心灵相融、

  默契的开始,

  这种默契一直延续到他生命的结束。”

  可因为年龄差距太大,

  更因为飞虎队,

  要与不可一世的日本人作战,

  陈纳德几乎时时刻刻面临牺牲,

  他始终没有将爱说出口。

  直到1945年胜利前夕,

  陈纳德即将回归美国,

  陈香梅赶来道别,

  他们互相望着对方,

  手紧紧握在一起迟迟不肯分开。

  他突然弯下腰深情吻着她。

  她不知所措却享受这突如其来的幸福,

  一切水到渠成,

  她清晰听见他坚定的话语:

  “我会回来的!”

  4个月后在中国上海,她终于等来了他,

  陈纳德握住了她的手说:

  “现在我可以告诉你,

  而且我想你也一定知道,

  我爱你,我要你嫁给我。”

  她眼含热泪接受了......

  可这段感情,

  走的并不是那么一帆风顺。

  那个年代,嫁给外国人会饱受非议。

  更何况陈纳德比她大了整整32岁,

  比她爸还大一岁呢!

  在当时来说,

  这段大胆的异国忘年恋,

  是世俗所不能够容忍的。

  可她毕竟不是寻常女子,

  面对真爱竟毫不怯懦。

  当她的父亲从美国赶回来劝女儿:

  “他年纪那么大,你还很年轻,

  如果他过世了,你怎么办?”

  陈香梅却坚定地回答:

  “没有关系,

  我只要跟他在一起,五年十年我都愿意。

  我宁可要轰轰烈烈而短暂的炽热爱情,

  也不愿意过一辈子,

  平平淡淡没有涟漪的生活。”

  就这样,两人顶着家庭压力,

  顶着世人舆论,克服重重困难后,

  终于在上海举行了隆重的婚礼。

  婚后,陈纳德开办了一家民航公司,

  陈香梅也随着他来到中国台湾。

  夫妻二人,再筑爱巢举案齐眉,

  陈纳德常常对人说起:

  “我数十年来如今才尝到真正的快乐!”

  陈香梅则常常对人这样说:

  “西洋人以结婚为爱的坟墓,

  东方人以结婚为爱的开端,

  陈纳德是美国人,我是中国人,

  我们把东西习俗来一个折衷,

  恰到好处,永无止境。”

  随着爱情结晶两个女儿的相继到来,

  他们的生活愈加幸福美满。

  可遗憾的是,

  他们的爱情,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

  注定无法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相差32年,就意味着,

  她不得不面对先和他说再见的那一天,

  而这一天,来的实在太快。

  1956年夏天,

  陈纳德的慢性支气管炎日趋严重,

  每日剧咳不止。

  去医院检查,结果发现是癌!

  病痛折磨得他无比憔悴,

  而她端茶送水,将他照顾得无微不至,

  可每每面对他花白的头发,

  看他一天天憔悴下去,

  她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

  生恐他会突然离开。

  当癌细胞蔓延到了他的喉部,

  他无法说话,只能笔谈。

  陈香梅给他写下鼓励的话语:

  “我无从思及没有你的来日,或没有你存在的生命——你一定要活下去!真实的爱绝不畏惧死亡,因为爱的主要责任是生命。亲爱的,请打败这场仗——以爱心、坚毅、信心与希望做为武器。”

  而他这样写道:

  “我绝不会在不战之下,投降于致命疾病或任何其他敌人。你可以确知,我决定在最艰苦与最绝望的情形下,为与你们一同生活更多的年月而奋战。离开你的残酷和寂寞是太可怕而不敢想象的。”

  情深至此,感天动地,

  却没能感动那无情的死神。

  1958年7月27日,

  飞虎将军陈纳德还是离开了人间,

  享年67岁。

  那年陈香梅才33岁,

  还带着一双未满10岁的女儿。

  他走了,剩她一人,

  独自面对这苍凉人间。

  有人觉得,这段爱情实在太不幸,

  从相知相爱到相依,

  短短十余年,如昙花一现。

  但真正的幸福,

  绝不是时间长短所能衡量的。

  她用坚定地话语说:

  “曾经爱而又被爱过的人,

  今生今世当无遗憾。”

  不管年龄差距,不管岁月无情,

  只管情深似海,只管痴心不改。

  如果不能相濡以沫到白头,

  只要彼此深深相爱过就已足够……

  陈纳德去世后,律师通知她,

  要到美国处理陈纳德生前产业,

  以及他和前妻、子女之间的问题。

  要解决这些事情,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于是,她不得不带着两个女儿,

  移居到美国华盛顿。

  一个中国女人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

  在异国他乡处理如此繁杂事务,

  困难可想而知。

  她也无数次感觉到绝望,

  但没有放弃,

  她学英语学服装设计烹饪和美容,

  为维持生计她到处找工作。

  1959年,她开始在乔治城大学教书,

  之后,有着非凡勇气和魄力的她,

  以个人经历和中国问题为题,

  在全美开始了巡回演讲。

  一个女人,带孩子、巡演、学习,

  如此忙碌的情况下,

  她竟完成一本《中英文简繁字字典》,

  这是第一本介绍简体字的中英文字典。

  身在异乡的单亲妈妈,

  随着岁月的沉淀,

  风姿却不减当年,反而更加美丽动人。

  陈纳德去世后还不到一年,

  就有好几个人向她求婚,

  那些人对她说:

  “你一个女人住在华盛顿,

  怎么应付得了?让我来照顾你吧。”

  而她却总是笑着回应:

  “我要葬在阿灵顿军人公墓,

  陈纳德将军的身旁,不能改名换姓。”

  如果她再嫁,

  会结束在美国孤苦无依的日子,

  势必会好过很多。

  但她却不愿再嫁,

  她爱的只有将军一人。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你来了,我深爱,

  你走了,我还爱。

  她总是怀有常人没有的勇气,

  在随波逐流的时代,

  她却选择逆流而上。

  她曾勇敢地追求了自己的爱情,

  她勇敢地在陌生国度重新出发。

  如果说前半生,

  是爱情成就了她一段人生传奇,

  那么后半生,

  她则用无与伦比的睿智和强大,

  将自己活成了“神话”!

  一次偶然,她加入美国共和党,

  靠着自己此前积累的人气,

  勇敢地进军政界和商界。

  1963年,受美国总统肯尼迪之邀,

  她开始参政,

  成为第一位进入白宫的华裔。

  之后30多年,从肯尼迪到克林顿,

  先后美国8位总统都对她委以重任。

  她被选为,

  全美七十位最有影响的人物之一,

  虚心竹有低头叶,傲骨梅无仰面花。

  她的虚心和傲骨最终大获成功,

  成为了撼动世界的力量!

  而她在美国获得荣誉和地位之时,

  她并没有忘记自己是中国的女儿。

  她不止一次地说过:

  “不管我手中持有何国的护照,

  血管里流着的是中国人的血。”

  “我是一个中国人,

  每当我在天安门前看到国旗升起的时候,

  我都激动地流下眼泪。”

  她在白宫里“穿旗袍,讲中文”。

  她的名言就是:

  “只要中国人能扬眉吐气,我心愿已足。”

  1980年,她作为美国亲善大使访问北京,

  在人民大会堂国宴上,

  邓小平将她安排在第一贵宾席,

  位在美国参议员史蒂文斯之前。

  邓小平风趣地说:“陈香梅坐第一,

  史蒂文斯先生坐第二。

  因为参议员在美国有一百个,

  而陈香梅嘛,不要说美国,

  就是全世界也只有一个。”

  此后几十年,

  她一直是中国几届领导人的座上宾。

  2015年9月2日,

  中国最高领导人在人民大会堂,

  向为抗战胜利做出贡献的国际友人,

  颁发纪念奖章,90岁的陈香梅获此殊荣。

  而一直以来,

  她为中国所做的一切,

  令人肃然起敬!

  她一直关心着两岸的发展,

  是她最早向台湾当政的蒋经国,

  提出开放两岸探亲,

  并短短几个月内就促成,

  台湾居民赴大陆探亲,

  正是她的努力,

  让两岸关系冲破了一道坚冰!

  她还十分关心中国教育问题,

  早在1984年,

  她就开始在大陆设立教育基金,

  之后20多年,

  又设立了多个教育基因奖,

  帮助中国西部地区发展学校和培养教师。

  她说:“教育是百年大计,

  中国的未来,

  靠的是千千万万的年轻学子。”

  在为中国教育尽心尽力的同时,

  90岁的她还拿起笔写下岁月沧桑,

  著有《往事知多少》、《留云借月》、

  《陈香梅的散文与诗》等,

  中英文著作四十余部。

  她说:“我这支笔从来没有生过锈,

  我对世界始终充满关怀。”

  2017年,

  92岁的她依然精神抖擞充满活力,

  她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

  “我永远不会退休”。

  但是上天,

  许是见她一人在世间太过孤单,

  想让她和丈夫在天堂团聚了。

  走过90多个春秋后,

  2018年3月30日,

  93岁高龄的陈香梅在华盛顿安详离开。

  她给我们留下了,

  一段从一而终的爱情传奇,

  和一段属于她自己的女性“神话”。

  梅虽逊雪三分白,

  雪却输梅一段香。

  雪吻梅香梅饮雪,

  梅雪共舞入画廊。

  陈香梅,人如其名,

  品格如梅花,

  灵魂有香气,

  她是痴情无比的妻子,

  是知道感恩回馈的中国人,

  温柔的她也让全世界人民知道了,

  在世界的舞台上,

  暗藏着一股强大的中国力量,

  她的一生,

  注定是一个不可复制的“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