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传鬼谷子断生死,是测字看相算命的鼻祖。然而他在对自己儿子的生死相断,却出了问题,气得把相书都烧了。

  原来鬼谷子先生到了年过半百才娶妻成家。第二年,老婆就给他生下了一个胖乎乎的儿子。他根据儿子的生辰八字,星相指纹,五官七窍,掐指一算,对老婆说:“这孩子是一个取债鬼,养不成人的。”老婆深信他的话,只好请人把孩子送到很远的菩萨庙里去了。

  

都言鬼谷子断生死,却算错了自己儿子的,气的他把相书给烧了! 鬼谷子 相书 第1张


  过了几年,又生下一个漂漂亮亮的女娃,鬼谷子默默一算,不禁摇头叹息:“又是一个短命鬼,养她是白费心血。”无奈,老婆又央人把孩子送往尼姑庵去了。再过了几年,一个活灵灵的男孩又呱呱落地了。鬼谷子据时算断,头摇得像货郎鼓一样,一边叹息,一边自怨:“吾当绝后,这孩子还是一个长不成人的人。”可是,年纪不饶人。老婆看看丈夫早已年过五十,自己也四十出头,这回她不肯听鬼谷子的话了,问:“孩子生得这样的五官端正,手脚灵活,怎么会命不长?


  鬼谷子就将儿子的宿命一五一十地告诉妻子:“这小孩子一生带三险。第一险风墙坎,第二险老虎吃,第三险强盗杀。这三险天生注定,谁也解化不了。”尽管鬼谷子讲得如铁板上钉钉,然而。妻子却固执地一定要把儿子养大,就是命里有九险十难也要养!鬼谷子见老婆都不相信自己,愤然出家远走。从此,云游四海,浪迹天涯,不管家里的事了。他老婆心甘情愿,一人承担治家养儿义务,并给儿子起了个名字叫“三险儿”。


  十六年过去了。三险儿已长大成人,一天,他问母亲“姆妈,人家有娘有爹,我怎么有娘无爹,是什么道理?”母亲见儿子已长大了,再也无法哄骗,只好把真情相告:“孩子呀,实不相瞒,你父人称鬼谷子先生,能断人生死而无一差错。你一出娘肚,你父就断定你一生有三险,躲也躲不了,因此,不肯抚养你。我们吵了架,他就愤然离家出走,一去十六年,杳无音讯。”说完,不禁眼泪汪汪。三险儿听罢,扑通一声跪在母亲脚下,说:“姆妈,你不必伤心,父亲就是去了天涯海角,我也一定要把他找回来。”第二天,母亲给三险儿准备好行李,凑足了路费,三险儿寻父心切,四面打听,八方寻找。

  一天,突然狂风四起,乌云滚滚,电闪雷鸣,陡然间,下起了倾盆大雨。他抹去满脸的雨水,朝前一望,见前面不远处有一座山神庙。他跑过去,站在高高的风墙外边躲雨。三险儿伸长脖子向庙里张望,只见庙厅椽烂桷断,墙破屋漏,到处杂草丛生,一派破落不堪的景象。而那山神菩萨也像他一样,被大雨淋成了落汤鸡。三险儿见了此情此景,心想,要是有人出面整修这座山神庙,我就把所带的路费全都捐赠,免得神灵再遭风吹雨淋,自己讨饭去寻找父亲也是高兴的。他刚想完,被雨打湿的院墙,突然“轰“地一声,向庙里倒塌了。三险儿想:父亲的预言真灵验。要是墙向外倒,我就成了墙下鬼了。真多亏神灵保佑。

  

都言鬼谷子断生死,却算错了自己儿子的,气的他把相书给烧了! 鬼谷子 相书 第2张


  风停雨息,他继续前行。由于刚刚下过大雨,山洪暴发,小溪淹没了。这时,三险儿来到溪边,正弯腰扎裤脚,准备过溪。忽见旁边有一位须眉雪白的老者,坐在一个鼓石上愁眉不展地长吁短叹。三险儿想:这位老大爷必定有急事要过河,我何不把他背过去,让他好去赶路。于是,他上前把老者搀扶起来,恭恭敬敬地将老人背过河。过河后,老者告诉他:“前面爬过一段山路,就是白虎窝了,那里有一只白虎常常出来伤人。你过山切记要当心。”三险儿听了,深深施了一礼:“老爷爷,若真是碰上这只老虎,我该怎么办才好?”老者说:“若碰上这只老虎,你不要慌张,只要赶快脱下白褂子蒙在头上,蹲在地边,就平安无事了。

  险儿谢过老人,大约走了一个时辰,忽然从山间传来一声老虎的吼叫声。三险儿想起老者的话,赶快脱下白褂子,蒙住头。刚蹲下,那只白虎猛地扑过来,张开血盆大嘴,一口把三险儿头上的白褂子衔走了,三险儿吓昏了,待他醒过来,摸摸头,头还是好端端的,就赶紧回过身,向来的方向深深一拜,喃喃地自语:“多亏仙人搭救。”父亲的话又一次灵验。他背上行李,又继续赶路了。一连走了好几天,不觉来到一座高山脚下。三险儿口渴了。看到路边有一口清泉,想用手掬水吃,忽然“嗖”的一声,一道白光掠过头顶,只听到背后有人大声喝道:“你是何方来的小杂种?胆敢在此随便喝水,不要狗命吗!


  三险儿转身,见一个满脸红鬓的强盗,一手提刀,一手叉腰,凶神恶煞地站在面前。这回三险儿一点也不害怕,反而笑嘻嘻地说:“请大王让我喝口水,我所有东西全给你,连命都给你。”这个强盗从没碰到过这样胆子大的人,而且这么小小的年纪,不禁哈哈大笑,说:“看不出,你这小杂种,还是个豹子胆。喝吧喝吧,喝足了带你见我们大王去!”经过七上八下、弯弯曲曲的羊肠小径,三险儿被带到深山里幢茅棚里。只见这间茅棚里的木狮椅上仰躺着一个人。

  小卒向前拱拱手,叫道:“大哥,捉到一只小豹。我看他够胆大的,就把他生擒带上山了,请大哥过目,发落。”那狮椅上的大王抬起头,睁开惺忪的眼睛,看了看,说:“唔!年纪小小的,是做什么事的,有见面礼吗?为什么死到临头不怕?”三险儿朝上笑了笑,回答说:“大王,我怕什么!一从娘肚投胎,降生到这个世界上,父亲就给我断过命,说我长大有三险。一是墙坎,二是虎吃,三是归你大王杀。我姆妈与父亲因养不养我闹翻了。父亲丢下我们母子,一走十六年。我为了寻父,已平安过了两险。现在看来,你这一险我是无法过了这是验灵了我父亲的话,是意料中的事,”命当如此,我怕什么呢!”大王忙问:“你父亲是谁?”“就是能断人生死的鬼谷子先生。”“那么,你是他的儿子了?”

  

都言鬼谷子断生死,却算错了自己儿子的,气的他把相书给烧了! 鬼谷子 相书 第3张


  “正是!大王一听,立即眉飞色舞,笑呵呵地从木狮椅上一跃而起,忙不叠声的说:“小老弟,你请坐,请坐!不知你是我救命恩人的儿子,不慎冒犯,让你受惊了,请不要见怪!”一席话,说得三险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大王感慨地说:“十年前,我遭大难。一天被敌人追得又累又饿,昏倒在一家店门口地上,正好碰上你父鬼谷子先生,是他把我扶进小店,买了一碗粉,使我免于一死。从这次分手后,再未得见面的机会,这个恩一直未报。这下好了,你在这儿尽管安心住下,不管十天半月,一年半载,有我吃的决不会饿了你。再说这儿人海茫茫,你一个人找到何年月才能找到你父亲?”山大王拍拍三险儿肩膀,说:“这样吧,免得再遭风险,你住在这儿,我派人帮你找你的父亲。你觉得如何?”

  

都言鬼谷子断生死,却算错了自己儿子的,气的他把相书给烧了! 鬼谷子 相书 第4张


  三险儿就答应住下了。转眼过了十来天,一日下午一个兄弟来报大王:“鬼谷子先生找到了,就在离这里二百里的大集镇上。”三险儿一听,见父心切,立即就要动身。山大王也不再强留,当即派人马送他下山。第二天黄昏时,三险儿终于找到了父亲。他高喊:“爹爹,我总算找到你了!”鬼谷子抬头见是一个后生,端详了一会儿,说:“你认错人了。我没有儿子。”三险儿一口气把母亲的姓氏、家况以及一路上遇到三险的事情讲了一遍,鬼谷子相信了。鬼谷子站起来,一下子抓住儿子的手,说:“命生命死,断定不得呀!我就是能判断人的寿命长短,可一个的良心谁能算得准?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呀!”

  于是他放开三险儿,把他所有的相书焚烧了。当时鬼谷子的弟子在火中抢下一册。据说,这册相书只能算生辰八字、黄道吉日,都不能断人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