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新闻客户端8月5日消息,失联第24天,8月3日,21岁的小月(化名)被发现掩埋于云南勐海县城郊外的山林里。根据8月4日勐海县公安局的案情通报,小月的男友洪某等有重大作案嫌疑,他在南京和另外两人合谋,然后由另外两人前往勐海县,将小月诱骗至县城郊外山林中杀害埋尸。男友还曾去报案!

  

南京女大学生被害 兼职店同事:男友疑官二代 南京 女大学生 被害 男友 官二代 第1张


  月月父亲李先生于8月3日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介绍,洪某“在一个什么贸易公司工作”。而见过洪某几次的另一位亲人谢琳(化名)则在8月4日晚间告诉记者,在她和月月面前,“洪某自称是官二代,在保密公司工作”。

  

南京女大学生被害 兼职店同事:男友疑官二代 南京 女大学生 被害 男友 官二代 第2张


  根据警方调查,小月遇害在7月9日,那天上午10点42分,她离开在南京和男友合住的家,小区的监控视频里,她就带着伞和一个单肩包,随意得如同日常的任何一次出门。

  

南京女大学生被害 兼职店同事:男友疑官二代 南京 女大学生 被害 男友 官二代 第3张


  十几个小时后,她被害在1000公里以外的郊外。

  她对待感情很认真,“上课还经常跟她男朋友聊天”

  “我觉得她很聪明,但是在感情上没那么的理智。”警方通报出来后,好友尤飞拼命回忆那些关于洪某的细枝末节,“小月很喜欢她这个男朋友,很依赖他。”在课上,只要是洪某发消息,小月都会回复,为此,尤飞提醒过很多次,但都没太大用。那时候,恋爱中的女孩,经常跑去找男友,“但很少看见她男友主动来找她,哪怕接她下课,都很少。”

  

南京女大学生被害 兼职店同事:男友疑官二代 南京 女大学生 被害 男友 官二代 第4张


  这个夏天,小月从江苏经贸职业技术学院毕业,7月9日前往云南西双版纳,随后失联。接下来的半个多月里,小月的父亲去了云南,南京和云南的警方展开调查,人们寻找着各种关于女孩的蛛丝马迹,祈祷着她能平安回来。直到8月4日,勐海警方发出通报确认,小月在失踪当天就已经遇害,而重大嫌疑人,就是她的男友洪某。

  

南京女大学生被害 兼职店同事:男友疑官二代 南京 女大学生 被害 男友 官二代 第5张

国内心理咨询多少钱一小时?广告事实上,在交往至少两年的时间里,两人是分过手的,那期间,小月时常会跟尤飞说起男友,她说男友有多好,有多关心她。 另一边,小月的家人也透露,小月说两人是在地铁上认识,今年端午节,她还带洪某回了老家。在小月失踪的日子里,小月的男友接受过媒体采访,说因为一些生活上的琐事,两人经常吵架,小月失联前,他们为了洗漱的事情吵得不可开交。


  

南京女大学生被害 兼职店同事:男友疑官二代 南京 女大学生 被害 男友 官二代 第6张


  但现在,尤飞已经很难回忆起关于洪某的具体事情,但是在他的整体感观中,“这个洪好像很享受掌控别人的感觉,会缠着小月,比较狂妄的自信,好起来极好,坏起来很坏。”但是对于尤飞而言,最大的疑惑是始终想不明白,“她哪儿得罪这个男的,有必要这样。”

  

南京女大学生被害 兼职店同事:男友疑官二代 南京 女大学生 被害 男友 官二代 第7张

国内心理咨询多少钱一小时?广告小月失踪后,尤飞一直想联系上小月的家人,“等她回来,我要去看看她。” 今年1月,小月曾找到他,说自己开服装店,想拍视频做宣传,“那竟然是我们最后一次联系。”


  在小月失踪的这24天里,各种画面在尤飞的脑子里过了好多遍,他一直相信小月会好好回来,“我以后可以调侃她,‘你也许这辈子都没想过,你也有上热搜的那一天,也是个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

  

南京女大学生被害 兼职店同事:男友疑官二代 南京 女大学生 被害 男友 官二代 第8张


  她学习日语和英语,想出国学金融

  “已经连着失眠两宿了。”尤飞并不想说话,他一遍遍看着手机里的视频,那个琉璃灯光下慵懒笑着的姑娘。之前为了完成采编课的作业时,他拉来小月做模特,一段视频,却成为最后的纪念。

  尤飞和小月是雅思辅导班的同学,个性开朗的两人很快成为朋友。在他心中,小月是个很聪明的姑娘,记忆力很好,同样的任务,只用他一半的时间就能完成,“我就经常‘骚扰’她背书。”

  现在回忆,那是一段美好的时光。

  

南京女大学生被害 兼职店同事:男友疑官二代 南京 女大学生 被害 男友 官二代 第9张


  “那时候,她真的好懒,几乎每周都会迟到,偶尔踩着点到,然后,我就会带各种早饭,她也不挑食,所以饭团吃的最多。”接着,上午的课程结束后,他们会然后一起去地铁站隔壁的大厦找午饭,或者约一顿串串……彼时,准备着同一场考试的两人,时常会谈起对未来的期待。小月想要出国学金融,她还想去日本,为此专门学了日语。

  “是个做事利索的姑娘,想到什么就会去做。”另一位小月的小学同学回忆,小时候,小月是班长,长得漂亮成绩好,班里的同学都喜欢和她一起玩。她的妈妈是老师,爸爸很和善,那是一个再普通又再幸福不过的家庭,“去年放假的时候还碰见过她,和小时一样好看,我们还约说到南京了一起逛街。”

  在小月爸爸的朋友圈,不算多的分享里,大部分都是转载和照片,唯有去年4月21日的一张截图,那是小月发来红包,配文“老爸生日快乐,我永远爱你,最爱你。”这一条,父亲配上文字感叹:“还是闺女好。”

  如今,再打开小月的微信,头像照片里,随意站着的女孩,高高举起一只手,她的签名是,“it’s my cho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