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辆无牌车不紧不慢跟着,突然加速,54岁的许月田被撞身亡。

  开车撞人的凶手苏杭,在落网后的一年半中将罪责“独自承担”,未将背后指使者供出。直到被判死刑后,他才把实情和盘托出。

  

村支书雇凶撞死举报者获死刑后上诉:希望少杀慎杀 第1张


  ▲许月田被撞后,现场留下的血迹。(受访者供图)

  随后,包括山东聊城郑坑村原党支部书记刘继法、聊城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支队职工李朋在内的近10人归案。一起针对举报者的雇凶杀人事件浮出水面。

  幕后指使者刘继法、驾车撞人凶手苏杭一审被判处死刑后,均选择上诉,希望二审法院能够网开一面、“少杀慎杀”,“给一个新生的机会”。今年9月初,山东高院对该案进行二审,目前尚未判决。

  许月田的家属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刘继法等人希望通过赔偿获取谅解,但他们不想要一分钱赔偿,只希望山东高院维持原判,令杀人者偿命,告慰死去的父亲。

  【白日撞人】

  四年前一个晴朗的午后,许月田与朋友在一家饭店吃完饭,骑着一辆浅绿色的电动自行车行驶在大道上。身后,一辆车不紧不慢跟着,许月田丝毫没有察觉。驾车的人名叫苏杭,是郑坑村拆迁施工方的一名雇员。

  当许月田斜穿马路,驶到道路中间的护栏处时,跟在背后的这辆车一个加速:砰,许月田倒地。撞人的车辆迅速从现场逃离。送到医院抢救的许月田没能活过来。根据医院的诊断,在到达医院前,许月田就已经不幸身亡了。

  

村支书雇凶撞死举报者获死刑后上诉:希望少杀慎杀 第2张


  许月田生前照片。

  事发近一个月后的2016年9月27日,苏杭在聊城市另一个县被抓获。根据苏杭的供述和警方的调查,这是一起有预谋的撞人事件。

  事发前几天,苏杭等人就开始在各处盯梢许月田。2016年9月1日,从上午9时开始,苏杭等人先后在许月田的住处、吃饭的饭店、行驶道路等地进行跟踪。盯梢途中,苏杭将假车牌摘下,最终,许月田被这辆无牌车撞死。

  

村支书雇凶撞死举报者获死刑后上诉:希望少杀慎杀 第3张


  ▲许月田生前照片

  苏杭向警方供述的杀人动机是,许月田曾“打了他两巴掌”,因此产生报复的念头。

  苏杭称,他在一家施工单位开挖掘机,2016年3月,施工方在郑坑村实施拆迁施工过程中,遇到许月田等村民前来闹事、阻拦施工,许月田将他从挖掘机上拽了下来,打了他两巴掌,还骂了他。但根据警方对郑坑村村民、村干部等人的走访,许月田并没有去施工工地阻拦过施工,双方也没有发生过冲突。

  许月田死后,他的家属甚至郑坑村的大部分村民,都不认可苏杭的杀人动机。他们更愿意相信,许月田之死,与2012年8月开始担任郑坑村党支部书记的刘继法脱不了干系。

  【为父追凶】

  多名村民向红星新闻记者称,许月田系被抱养,为人老实本分,与人素无恩怨,但自2013年郑坑村拆迁以来,因宅基地拆迁赔偿问题,许月田多次与刘继法发生口角,从此产生矛盾。

  

村支书雇凶撞死举报者获死刑后上诉:希望少杀慎杀 第4张


  ▲许月田生前写下的举报材料。

  许月田多次到相关部门举报刘继法有贪污公款、套取国家资金等行为。2020年9月,许月田的女儿许娜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说,因为持续的举报,父亲不止一次遭到刘继法的报复,“他经常派人上门闹事,有一次还打了我父亲。”

  许娜说,2014年10月,李文刚等人闯入她父亲经营的童装店内,用砍刀、稿把等凶器对她父亲进行殴打,导致她父亲受伤。

  事后,许月田报案。尽管他们怀疑李文刚等人系刘继法指使,但由于证据不足,警方并未处理刘继法。直到数年后,这起案情的详情才随着刘继法本人的供述而真相大白:为了报复许月田的举报,刘继法安排人员“教训”许月田,事后,给了李文刚10万元。

  此前的种种矛盾和冲突,使得许娜一直将怀疑的目光盯向刘继法。她认为,苏杭开车撞死他父亲,出自刘继法的指使。

  许娜向相关部门寄了大量举报信,其中称,“我父亲与苏杭素不相识,他故意捏造事实要求顶罪……眼看父亲被害而束手无策,希望有关部门彻查此事,村书记犯下滔天罪行仍在逍遥法外,对我家人的生命安全构成极大威胁。”

  

村支书雇凶撞死举报者获死刑后上诉:希望少杀慎杀 第5张


  ▲2020年9月,许月田女儿在父亲遇害的现场。

  但许娜始终没有得到回应。刘继法则在许月田被撞身亡两个月后,辞去了村支书的职务。

  多名与刘继法有过交集的郑坑村干部表示,并不清楚刘继法辞职的具体原因。根据他们回忆,2016年11月,街道办事处的相关负责人来到村里开会,在会上宣布同意刘继法辞职;又过了20天左右,一名村支部委员接任村支书。

  案件在2018年有了变化。尽管警方称苏杭的杀人动机无法得到证实,但2018年1月15日,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苏杭死刑;另一名参与盯梢许月田的人员获刑6年。

  面对死刑的结果,苏杭“幡然醒悟、痛定思痛”,交代了被刘继法等人指使而撞死许月田的真相。

  【幕后主使】

  如今的郑坑村已完成了拆迁,原地建起的是“郑坑乾祥居花园小区”,村民们领到了住房,就地安置。

  

村支书雇凶撞死举报者获死刑后上诉:希望少杀慎杀 第6张


  ▲如今的郑坑村。

  多名村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刘继法并非郑坑村人,不知为何落户至此,更不知为何一个“外人”担任了本村村支书。

  案件资料称,刘继法原名刘新明,出生于山东济宁市梁山县。工商资料信息显示,刘继法曾在聊城经营多家餐饮公司,2016年4月,他在老家梁山县注册成立了一家“梁山县创艺农业发展有限公司”。

  初中肄业后,刘继法来到聊城,从饭店厨师做起,逐渐成了几家餐饮公司的控制人。1999年,刘继法曾因打架被警方刑拘。2012年8月,他又成了郑坑村党支部书记;一年后,郑坑村开始拆迁。

  

村支书雇凶撞死举报者获死刑后上诉:希望少杀慎杀 第7张


  ▲2018年刘继法等人归案后警方发布的公告

  苏杭招认后,2018年7月,刘继法等人归案。

  根据警方的调查结论,刘继法在郑坑村拆迁过程中,为达到打击举报人许月田的目的,借用李朋的恶势力实施犯罪,躲在幕后,和李朋谋划故意伤害许月田。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李朋,聊城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支队职工,从2011年开始成立公司从事渣土清运生意,并纠集他人,形成一定势力。

  2013年以来,李朋等人参与多起寻衅滋事作案,以打砸财物和人员为手段,借故生非,严重扰乱社会秩序。警方认为,李朋团伙具备恶势力犯罪的典型特征,积累了恶名。

  

村支书雇凶撞死举报者获死刑后上诉:希望少杀慎杀 第8张


  ▲李朋所工作的聊城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支队。

  警方称,为了获取郑坑村的工程,李朋在刘继法的安排下,指使苏杭等人开车撞死许月田,“有明确通过犯罪获取经济利益的犯罪目的。”

  许月田死后,刘继法、李朋安排了苏杭的出逃计划,将苏杭秘密送出聊城,直到近一个月后,苏杭才在聊城另一个县某饭店的职工宿舍被抓获。他们还为苏杭聘请了律师,帮苏杭在看守所缴纳钱物,为苏杭母亲提供生活资金。

  “苏杭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我会安排他去聊城上学,租个房子。你到我公司上班,我给你工资。”李朋供述,事后,他曾如此对苏杭母亲表态,但他一直没有把指使苏杭撞人的实情告诉苏杭母亲。

  李朋一共给了苏杭母亲7万元左右。刘继法则托人转给李朋50万元现金。

  【不要赔偿】

  许娜还记得父亲死去的那一天,接到消息后,她赶到医院抢救室,看到父亲已经面目全非,头上破了一个大洞。

  医生让许娜准备后事,“你父亲已经不行了。”许娜跪在地上,跪了一个多小时,求着医生再抢救一下。父亲的遗体被送到太平间,她又在太平间的地上跪了一个多小时:“为什么这么狠?”

  父亲许月田被撞死三年后,2019年10月18日,许娜收到了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一审判决书。

  聊城中院在判决书中称,刘继法因对许月田举报不满,先是授意他人殴打许月田致轻微伤,后又授意李朋“教训”许月田。在李朋的安排下,苏杭驾车撞死许月田,“刘继法构成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苏杭构成故意杀人罪;李朋构成故意伤害罪。此外,李朋还因其他数起犯罪事实,被认定构成寻衅滋事罪、非法持有枪支罪。”

  聊城中院一审判处刘继法、苏杭死刑,李朋被判处无期徒刑。刘继法、苏杭等人选择上诉,认为判处死刑“过重”了。

  刘继法在上诉状中称,他与许月田有矛盾,但无深仇大恨,他指使他人“教训”许月田,但没有想到会造成死亡结果,系苏杭违背指示,临时起意,许月田之死应由撞人者苏杭承担责任。他说,希望二审法院“少杀慎杀,作出改判,体现国家施行仁政的形象,体现刑罚的改造功能价值”。

  苏杭则在上诉状中称,他揭发刘继法、李朋等人罪行,属重大立功,应当减轻处罚,希望二审法院给予“一个新生的机会”。

  红星新闻记者从许月田家属代理律师王艳涛处获悉,今年9月初,山东高院对该案进行了二审,目前尚未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