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欠下巨额网贷连云港一家四口同日死亡 警方拒开意外死亡证明 网贷 连云港 第1张


  朱文乔一人来到村边的墓地。(图片来源于网络)

  晴天霹雳!7月24日这一天,家住江苏连云港赣榆区三兴村的朱文乔就同时失去了儿子、儿媳、孙子、孙女四人。原本幸福的三世同堂的5口人只留下了他一个。

  朱文乔的妹妹朱女士24日下午告诉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他们从警方那里得知,侄子和侄媳在出租屋里留了遗书,两人均为服毒而死,而两个孩子则为他杀,窒息而亡。目前,家人就想尽快能从警方那里得到一份关于一家四口死亡的书面说明,方便与保险公司沟通后续的理赔问题。

  一家四口同日而亡,

  警方称两人自杀两人他杀

  7月24日,家住江苏连云港赣榆区的朱文乔同时失去了儿子一家四口人。四口人躺在床上,儿子、儿媳的嘴里有白色的沫子,孙子和孙女身体都已经硬了。不知所措的朱文乔立即报了案。

  随后当地警方将村子封锁,在现场开展调查。

  朱文乔的妹妹得知侄子一家四口死亡的消息,已经是当日下午6点多。当时她正在吃饭,是大哥家的侄子打电话告诉他:我二哥一家四口全死了。

  “当时我就瘫了,不相信。”24日下午,朱文乔的妹妹朱女士向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回忆了当天的场景。缓过劲后,朱女士立即骑着电动车赶往三兴村,抄小路到了自己80多岁的母亲家,当时自己的二哥朱文乔还在配合警方调查,她记得当时二哥回来时已经是晚上11点多。

  警方在现场带走了死者的手机等遗物。

  焦急等待了将近一天一夜,7月25日下午,警方向朱家人口头宣布,说朱文乔的儿子参与网上赌博,数额巨大,两口子是因为压力自杀而亡,而两个孩子则为他杀。

  “法医鉴定了,说两个大人是服了农药敌敌畏,肚子里都是沫子,两个孩子是窒息死亡,也不知道是捂死的还是掐死的,当时说是捂死的。”朱文乔妹妹称,两个孩子大的女儿7岁,小的男孩才5岁。

  因为当时对警方出具的死因有所怀疑,直到8月2日那天,朱文乔才不舍地将儿子一家四口火化了。

  

疑欠下巨额网贷连云港一家四口同日死亡 警方拒开意外死亡证明 网贷 连云港 第2张


  两人留有一份遗书,

  家属想要份死亡书面证明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两个月,但失去至亲的朱文乔仍旧每日沉浸在悲痛当中。

  24日一整天,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均尝试与其联系,但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朱文乔的妹妹称,近日,二哥每日的神态都很恍惚,因为打击的太大了。

  朱文乔和儿子一家四口生前一起住在村里自建的三层小楼里。朱文乔住在一层,儿子一家四口则住在二层。朱文乔的妹妹称,事发当天,村里和家里的监控记录下了侄子出门买农药的影像。

  “7月24日早晨5点多,他就开车出门了,是在附近的一个村子里买上了敌敌畏,6点多回了家。”朱文乔妹妹称,直到下午三点多,二哥才发现一家四口全死了。

  

疑欠下巨额网贷连云港一家四口同日死亡 警方拒开意外死亡证明 网贷 连云港 第3张


  从警方那里拿回手机后,朱文乔的妹妹记得刚开始每天二哥都会从手机上接到一串前面为“360”的催债电话,直到侄子死了,家里人才知道孩子真有可能在网上买了体彩。

  据朱女士介绍,侄子之前是一名船员,疫情期间没有出海,据他们推测,可能就是这段时间开始在网上陆续买体彩。“警方就说数额巨大,但有多大,目前我们还不清楚,从警方那里得知,有七八千块的,也有一万多块的。”

  9月21日,朱文乔也从警方那里拿到了一份遗书的复印件,复印件的大致内容为:房子是租来的,床是租来的,至于其他的,大哥你就都弄走吧。

  “警方一直都是口头宣布的,现在我们家属手里只有一张火化单子,我们现在就是想尽快拿到一份书面证明。”朱女士称,侄子一家四口生前曾经买过保险,现在就想尽快拿到一份书面说明,方便与保险公司沟通后续的理赔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