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一护士在副院长家楼顶死亡:狩猎式婚恋悲剧,到底该骂谁?  安徽.护士.悲剧 第1张

小护士生前的生活照近日,安徽一护士在副院长家楼顶死亡的事情触发媒体关注,据悉自杀护士(26岁,以下简称“小护士”)生前跟所工作医院的“副院长”是情人关系,并且已经发展到堕胎的地步,而“副院长”却是已婚人士。然而从“小护士”留下的“遗书”来看,悲剧的主要推动在于婚恋纠纷没有妥善的解决好,导致“小护士”生前患上严重的抑郁症。


  要知道,具体的是非因果关系,不同的立场有不同的解读,可就“小护士”和“副院长”的情仇勾连来讲,应该跑不出狩猎式婚恋悲剧的框架。因为从社会地位来看,“小护士”肯定有仰视“副院长”的成分,所以“副院长”才能较为容易地将“小护士”哄骗到手。

  按照“小护士”父亲的说法,女儿在跟“副院长”谈情说爱的时候,其实是奔结婚去的。因为“副院长”方面称自己跟老婆感情不合,打算离婚后跟“小护士”结婚。但实际上,从后续“副院长”原配辱骂殴打“小护士”的情况来看,显然“副院长”只是想跟“小护士”玩玩。

  只是,就“小护士”一方来讲,既然家人都能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就说明“小护士”一心是奔结婚去的,所以也就能理解为何会出现堕胎的环节。在一定程度上,就“小护士”来讲,要是没有奔结婚去,大概率是会采取避孕措施的。

  到此为止,其实事情的原委已经较为清楚了,“副院长”就是玩玩的心思,骗到手再说,而“小护士”涉世未深,以为遇到爱情,所以奋不顾身,直至飞蛾扑火。当然,如果仅是如此谈论这场悲剧,可能“副院长”该承担所有的道德责任。

  但是,回到具体的现实考量上,无论是“小护士”,还是“小护士”的家人,如果“副院长”是真心实意地奔着结婚去的,可能这也算他(她)们比较期待的一场姻缘。毕竟站在世俗的考量上,“小护士”能钓到“副院长”这种量级的“金龟婿”不容易。只可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生瓜蛋子(小护士)还是玩不过老油条(副院长)。

  在一定程度上,推动“小护士”走上绝路,主要是两个层面的原因:其一,小护士发现自己被骗,“美好的爱情想象”和“完美的婚姻期许”彻底破灭,于是内心崩溃,走向抑郁;其二,自杀前“小护士”在医院遭受“副院长”妻子的辱骂和殴打,这在一定程度上对小护士来讲,算是“社会性死亡”的前奏,毕竟这么一闹工作估计也无法再干下去,与此同时家人也会遭受流言蜚语。

  就“其一”来讲,这实际上是多数年轻人的通病,不论男女。很多时候,我们都知道初恋往往难以走进婚姻,但是这却不妨碍每个人将其一生铭记。这里我们虽然不清楚“小护士”是不是第一次谈恋爱,但就其奋不顾身,一上来就打算给人家生孩子的劲儿来看,应该是很认真地跟副院长谈情说爱。

  与此同时,“其二”的问题主要在于“私域”转向“公域”。说实话,就世俗的眼光来看,“小护士”,“副院长”,“副院长”的妻子,到最后都会被唾沫星子淹没,因为对于婚恋是非来讲,历来都是最容易被道德化的事情,并且处理不好,很容易导致当事人走向“社会性死亡”。

  另外,在狩猎式婚恋悲剧中有两个很微妙的现象:其一,女性情人即便知道自己被骗,却还抓住“渣男”不放,并笃定那是爱情;其二,“渣男”的原配在知道丈夫出轨后,非但不苛责丈夫或者离婚,反而认为是女性情人勾引的结果,最终将所有的过错指向女性情人。

  很多人在看待“其一”的问题上,热衷将其解读为感性的驱使,也就是爱情胜过一切。可事实上,对于男性社会地位较高的情况下,女性情人的不甘心,也存在对男性情人周边资源不舍的考量。所以,要想谈论纯粹的爱情,就最好避免狩猎式的错位存在,起码遇到爱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至于原配棒打第三者的情况,其实就是在维护自身物质利益的行为,而对于感情世界的弥合,其实早已不那么重要。所以,很多时候女性原配不放手地位较高的丈夫,就在于她已经失去感情世界的壁垒,就绝不能再失去物质世界的保障,起码就算离婚,也要“棒打”第三者。

  所以,回到现实的婚恋秩序中,其实十之八九都是不纯粹的,起码嘴上说感情为先,但真要是摆在明面上,基本上还是为物质折腰,这方面的倾向不仅女性普遍,一些男性也是如此。所以,当我们看到“爷孙恋”和“高低配”时也就不用惊诧,因为这些不对等的表象之下,总有更有力的条件在回填。

  因此,如果撇开“小护士”自杀的结果,单纯的以是非谈因果,可能“小护士”被骗也跟自己太想钓到金龟婿有很大关系,只不过“副院长”只想玩玩而已。因为,在具体的现实生活中,有些女性才不管骗不骗,只要有具体的利益可交换,玩玩还是能玩得起的,就这方面来讲,“副院长”显然有些“失策”。

  于此,就算“小护士”以死明志,却不见得真能留得一方清净。说到底,真要是有智慧的人,即便遇到不完美的人生,也会最大可能地寻找完美的自己。而非一心堕向抑郁,以爱情的借口持续纠缠不清。所以,很多时候,遇到“渣男”不是问题,最大的问题在于如何“及时止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