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23年前分配工作至今未有通知  分配工作 第1张


  女子23年前分配工作至今未有通知 ,“单位”仲裁解除劳动关系:“你们通知我上班了吗?”“一天班没上,何来转正定级?”11月30日,在劳动仲裁开庭期间,作为被申请人的包宏芳多次情绪激动地拍着桌子质问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兴和县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出庭人员。被分配了工作却一直未通知上班,多年来,包宏芳为“找回”23年前分配的工作到处奔波,“我要工作”“我要追责”的念头成为她生活的重心。近日,兴和县卫生健康委员会提出劳动争议仲裁申请,要求解除与包宏芳之间的劳动人事关系。23年来,没有上过一天班、没有领过一次工资,现在又被“从没上过班的单位”仲裁解除“纸面”劳动关系,包宏芳实在搞不清楚,这一系列“奇葩”经历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

  

女子23年前分配工作至今未有通知  分配工作 第2张


  现年45岁的包宏芳,1996年中专毕业后,被分配至家乡所在的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兴和县卫生局,但一直未收到上班通知。23年来,她没有上过一天班、没有领过一次工资。11月2日,包宏芳却收到通知,县卫健委申请解除与她之间的劳动人事关系,并且不支付经济补偿金。

  

女子23年前分配工作至今未有通知  分配工作 第3张


  面对这样的劳动仲裁申请,别说坐在法庭被申请人席上的当事人包宏芳心绪难平,任何一位不习惯于逆来顺受的围观者也都不会无动于衷。稍微打量一下就会发现,不少事情还得要说说清楚。一份毕业分配通知湮没23年之久不合常理,应有更令人信服的“解释”。在那个“统招统分”年代,中专文凭也很值得珍惜。对中专毕业生包宏芳而言,拿着人事部门的派遣单到被分配的单位到,应该是一件期待已久的事。也正因如此,被分配到当地卫生部门下属单位的她才会不厌其烦,一趟趟去当地卫生部门“落实”自己的具体工作单位。当地卫生部门的有关人员也明确表示派遣单已接收,让包宏芳回家等通知上班。可是,在此后长达23年的时间里,包宏芳竟一直没有等来到相关单位上班的通知。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件不正常的事。

  

女子23年前分配工作至今未有通知  分配工作 第4张


  这个新闻反映了在某些单位用人上的阳奉阴违。人没到岗但依然在编人员,没有安排实际工作现在发现编制满了,安排不了国考人员了,才想起来申请解除劳动关系。这对于当事人来说是不公平,就算是要解除,那也要依法向当事人作出赔偿,可是23年的等待在编未存在实际的劳动关系,如果成立那就要按照无固定限期劳动合同为当事人购买五险一金,反之则要作出很大一笔的赔偿金。

  “以人民为中心”绝不是一句空话,应该表现为对每一位公民每一份正当权益的充分尊重与呵护上。在这个意义上,包宏芳在仲裁法庭上的诉求必须被认真对待——“我不想劳动仲裁,我要求上班,要求他们赔偿我的损失,我还要追究他们的责任。”对当地相关部门而言,尽快成立调查组,以耐心细致的权威调查还原事情真相,该赔偿的足额赔偿、该问责的严厉问责,已成一项当务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