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营救丈夫的烈士 96岁老人送上“迟到”74年的感恩

  “薛营长啊,今天我代表我家老季来看望你啦,感谢74年前的舍命相救啊!你为了营救我家老季等几名干群,可你自己却不幸牺牲了……”3月27日上午,细雨濛濛,在兴化市沈伦镇薛鹏村村南头,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抚摸着薛鹏烈士铜像,泣不成声。 通讯员 冯兆宽 田兆祥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王国柱

  从宜兴赶到兴化 瞻仰烈士塑像,“当面”谢恩

  老太太名叫孙红英,家住宜兴市宜城镇,其丈夫名叫季岑楼,1944年参加地下党,之后到苏中地区担任溱潼县穆家堡镇镇长。

  1947年,季岑楼被新四军从国民党还乡团手中营救出来后,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1958年从上海警备司令部转业至宜兴市供电公司工作,一直干到离休。

  “那一次,我丈夫和其他同志被国民党还乡团关在穆家堡圩子里63天,多亏了华中二分区四团一营的及时营救,要不,第二天他们就被还乡团杀害了。”老太太仍清晰地记得当时的情景。

  3月27日,孙红英起了个大早,带着她家几个子女,和薛鹏烈士的表侄、常熟报慈小学退休老师吴炜良一起,赶到了几百里外的兴化市沈伦镇薛鹏村,来到烈士牺牲的地方,敬献花篮,瞻仰烈士塑像。

  丈夫获救了

  薛鹏却不幸牺牲,年仅25岁

  “这次来,主要是向知情人了解烈士的生平和新四军当年解放穆家堡的战斗故事;更主要的是,我要到薛鹏烈士塑像前表达救命之恩、感激之情!”老太太说道。

  薛鹏烈士,原名薛根兴,常熟碧溪西周市人。1922年出生于小康之家。1939年5月参加江南抗日义勇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班长、副排长等职,并随新四军“江抗”主力西进北撤,转战大江南北。

  1944年,薛鹏调任江都独立团八连连长。薛鹏在历次战斗中,右臂先后五次中弹不下火线,顽强地坚持江都地区的武装斗争。邵伯保卫战后,他被提升为苏中二分区四团一营副营长。

  1947年2月27日,苏中二分区得到情报,兴化穆家堡圩子里的当地土顽,准备第二天将关押在圩子里数十天的穆家堡镇镇长季岑楼等几名干群杀害。

  情况万分危急,为了营救季岑楼他们,当时远在宝应县的我华中二分区四团一营副营长薛鹏,在叶克守团长指挥下,果断作出长途夜袭穆家堡的作战计划。在此次战斗中,季岑楼等几名干群被成功救出,但薛鹏却不幸牺牲,年仅25岁。为永远纪念薛鹏烈士,1947年,当时的溱潼县政府将穆家堡镇命名为薛鹏镇。

  看到一篇纪念文章

  获救者家人找到烈士表侄

  岁月荏苒。薛鹏烈士有没有后人?他们现在何处?2018年,沈伦镇一位文化工作者根据烈士生平介绍,风尘仆仆地赶到常熟市碧溪镇,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薛鹏烈士的表侄吴炜良,遗憾地得知薛鹏烈士没有后人,在常熟只有多位表亲。

  被新四军救出的穆家堡镇镇长季岑楼后来去了哪里?巧的是,吴炜良发表在《大江南北》杂志的一篇纪念表叔薛鹏烈士的文章,让他和季岑楼的夫人及其子女们相识相聚。几年前,季岑楼老人因病去世。令人欣慰的是,季岑楼的夫人孙红英仍健在,今年已96岁高龄。

  几天前,孙红英老太太一家和吴炜良相约,决定在清明节前两家人一起到沈伦镇薛鹏村,来看望薛鹏烈士,老太太要“当面”向烈士表达谢意。于是,这才有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时隔74年,两家人第一次相聚,一起在烈士塑像前合影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