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零年代,改革开放初期,南下广东打工的风潮席卷全国,大量外来人口的爆炸性聚集,让广州的社会治安情况变得异常严峻。大案要案、恶性案件一再频发。这其中就有我们今天要说的罗树标案。

  

广州“割奶”奸杀案,家中藏乳房、阴道标本 广州 奸杀案 第1张


  1990年2月8日上午,有群众在敦和路发现了一具被残杀的女尸,马上报警。经过警方现场勘查,受害者为年轻女性,死于机械性窒息,尸体半裸,死前经过激烈搏斗,遇害后被凶手强奸。

  广州市公安局判断这是一起恶性强奸杀人案,谁都不会想到,有着广州版“雨夜屠夫”案之称的罗树标案由此拉开序幕。

  一开始,警方的调查并不顺利,广州市所有失踪女性人口数据库中没有发现符合死者相貌的人,无法确定死者身份,而案发现场是偏僻公路,白天都只有少数车辆经过,抛尸发生在夜晚,没法找到目击证人,调查陷入了死胡同,时间一长便成为无头案。

  万万没想到,一年后的1991年在广州郊区的一条公路边,又发现了一具女性尸体。死状与第一个案件相似,同样在夜晚抛尸,同样周围没有目击人,凶手同样没留下足迹,而有一点跟第一个案件不同,第二位死者遇害前和被杀后都遭受了凶手侵犯。

  就在半年后,又一具女尸被发现,情况基本前面一样,更震惊的是,这次尸体的乳房和一部分皮肤被凶割下来了,经过对三位死者的阴道擦拭物进行检测,发现来自同一人,说明这不是简单奸杀案,而是一起恶性连环强奸杀人案。此案引起了广东省公安厅的大关注,马上成立了专案领导小组,并将此案列为全市头号必破案件。

  可是侦查此案存在不少障碍。首先,受害者身份无法确定,连续失踪这么多人但没有人报警失踪,其次,凶手手法残忍,有相当强的反侦察经验,基本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而且刻意躲避了所有的目击者,使得侦查一直停滞不前。

  值得一提的是,各派出所为调查此案而一直排查可疑对象,结果反而破获了其它刑事案件86宗,还为东莞市、惠州市抓获2名强奸杀人碎尸的犯罪嫌疑人。

  时间到了1993年,受害人增加到12人,却始终不知道任何一人的身份,更不知道凶手的大概身份、职业和心理,案件毫无头绪,办案人员心急如焚。

  而此时,社会上关于割nai杀手的传说已经沸沸扬扬,广州市内所有的女性都不敢随便出门,一律需要男性亲友或者由工厂或者学校的男性组成护送队接送,不然就没人去上工上学。

  民间也兴起很多离奇的传说,比如有风传凶手专门袭击穿红衣服的女性,一时间无人敢穿红衣,当地红衣全部滞销。

  又有风传说凶手专门袭击长头发的女性,结果广州大量妇女都去理发店将头发剪短,一时间理发店生意异常火爆。

  由于此案同香港雨夜屠夫林过云案极为相似,有媒体将其称为“广州版雨夜屠夫案”,甚至有些无良小报还写为野史小说。

  后来,公安部专家从受害者的衣服、品味等方面推断出大部分受害者均为外地来的三陪小姐,这也解释了之前的疑点,为何如此多失踪人口,却没有人报案。

  同时,警方也确认了凶手杀人、奸尸以及破坏尸体,不是为了劫财劫色,而是发泄变态心理,根据各种线索,警方对凶手的画像越发清晰,逐步缩小了凶手的范围。

  而此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完全改变了整个案件的走向。

  1994年9月19日,一个名叫黄艳红的年轻女孩冲入海珠区公安分局新窖镇派出所报案,称昨晚被广州那个连续变态杀人狂骗到家里袭击,被奸污且差点被掐死,依靠她装死和杂技员的爬墙技术,才侥幸逃走。她不但记住了杀人的相貌,还记得他家大概的位置。

  根据黄艳红提供线索,警方马上派人到新窖镇一居民罗树标家中,实施抓捕,就在罗树标家中阁楼里,民警发现其床铺上放着一堆女性的衣物,床头柜内还有上百件有穿戴痕迹的女性内裤和乳罩。

  更可怕的是,在一个上了锁的大衣柜中,他们发现了十多个巨大的玻璃瓶,里面浸泡着被割下的女性乳房和阴部。还有一个用铁丝制作的女性模特,身上赫然披着多块缝合起来的人皮。

  凶手确认是屋主罗树标,而在其妻子刘美婷的帮助下,警方引出了想要逃跑的罗树标,成功抓捕。

  这个在4年半内连续杀死16名女青年的性变态恶魔,最终在火车站旁落网。

  罗树标,1954年8月20日出生于广州市一个普通工人家庭。从小就不学好,上学期间就有过多次偷盗行为。高中毕业以后靠跟着别人学做木工活为生,1974因盗窃被劳动教养二年。1977年初,解教不久的罗树标恶习不改,偷偷潜入潜入市家电研究所家属院盗窃,被女事主冯丽云发现,罗树标残忍地杀害了冯丽云并逃脱了法网。1979年,罗树标又因盗窃被送劳动教养3年。

  1982年解教,同年9月结婚,先后有1子1女。1983年2月又因盗窃被判有期徒刑5年,服刑期间开始出现偷盗女内裤、ru罩,进行性发泄的变态行为。1987年刑满释放后,罗树标先从事个体装修,后来一直从事个体运输行业。

  自从1987年刑满释放后,罗树标开始经常观看色情、暴力的录像带。其中一部是以香港杀人割尸的出租车司机林过云为原型的录像带,片名叫做“羔羊医生”叙述一个杀人狂如何奸杀女青年,割外yin和ru房的对他的影响最大、最深刻。他认为很刺激,很有挑战性,并逐步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模仿欲望。为了发泄性欲,罗树标四处偷盗晾晒的女性衣物,仅其笔记本记载的就有208次之多。

  从1989年开始,罗树标将时装店丢弃的一些残缺塑料全身模特胶像捡回家中,拼装成完整的女模特,穿上偷来的衣裙后置于床前欣赏,同时还用镙丝劈焊枪制了一个女模特,用于发泄性欲。

  1989年至1994年9月被捕前,罗树标夜间驾驶0.6吨货车到天河区大街一带将260多名在路边招嫖的暗娼载到黄埔区附近的野外,进行嫖宿,对不顺的他意的、反抗他粗暴动作的、嫖宿时要他戴安全tao的、不让其嫖两次的、上车时查看其车牌的、杀人之机便立即起来,欲置其于死地而后快。

  1990年2月7日晚,也是罗树标第一次杀人奸尸的开始,他利用两个多小时的尾随守候,在新洲路段将一番禺市女青年骗上车载至琶洲乳牛场强jian,遭到该女青年的强烈反抗。

  于是,罗树标将她扼杀后奸尸,再将尸体抛在敦和路边,次日上午他还去抛尸现场察看动静。以后的一段时间里,罗树标十分害怕,但后来见警察并未查到他的头上来,胆子又大了。他认为:警察只会查破有因果关系的案件,我与事主素不相识,看你们如何能奈何我?

  从1991年2月,罗树标继续作案,并且一发不可收拾。每次深夜杀人后,罗树标都用小货车将尸体载回家里,扛上独住的阁楼上,连续奸尸数次,还模仿看过录像带中割尸的情节,用刀把一些女青年的ru房、外yin割下来,烘干后继续玩弄发泄。尸体则分别用麻包袋、油桶、木箱包装好,凭着对新窖镇地域的熟悉程序,采取窜横巷,走偏僻的路线在下半夜驾车绕过公安民警的哨卡和检查岗亭,抛尸于野外。

  有一次,罗树标用木箱装好一名女青年的尸体,准备到外面抛弃时,被妻子刘美婷发现,他对刘美婷谎称是发生交通事故撞死了人。从而蒙骗了其妻子。罗树标的自我供述他作案得手后,心里都有一种达到随心所欲,飘飘然的畅快感。并在有的受害人的yin道、口腔内塞入内裤、袜子,故意让自己的精液留在里面,看看警察有无能力查出来,要与公安局玩一场“死亡游戏”。

  作案后,罗树标每次都将女青年的体貌特征、衣服样色、jianyin经过、自己的感受以及抛尸的过程都详细记录在笔记本上,供日后欣赏回味。后来,闻讯公安机关查控得太紧,才将笔记本销毁,再另提纲式地重新记录下来。

  罗树标身背17条人命,罪大恶极,自然是死路一条。在入狱后仅仅20多天,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罗树标死刑,立即执行。

  如此严重的连环性变态杀人案,是建国以来广东省乃至全国同类案件中最严重的一起,当时的广东警方也是第一次接触这类型的案件,缺乏经验,造成凶手逍遥法外四年多。

  而最令人可悲的是,直到案件侦破,还有三分之二的受害三陪小姐还不知道身份。警方曾通知部分死者的父母收尸,但她们父母一口咬定,死者不是他们的女儿,更拒绝收尸,因为在保守的农村,女儿做妓女是让全家抬不起头来的事情。

  罗树标被捕以后,也曾经交代,他之所以杀死这么多三陪小姐,是觉得他们命不值钱,杀几个也没什么。

  事后,香港某电影公司将该案改编为限制级电影《广州杀人王之人皮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