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8日上午9时30分,劳荣枝涉嫌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上诉一案将在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开庭前,该案合肥案被害人之一“小木匠”陆某的妻子朱大红告诉极目新闻记者,自己一审判决后并未上诉,因此没有收到法院的二审通知。她虽不会前往此次庭审现场,但她在家中会及时关注庭审消息,“她毁了我的一生,我没办法原谅她。”

劳荣枝案二审开庭 一条人命不是一句道歉就能抹掉的 奇闻异事 第1张

据极目新闻此前报道,1999年夏天,劳荣枝将被害人殷某诱骗至租住处,法子英持刀威胁殷某,劳荣枝则用绳子将殷某手脚捆绑,二人将殷某关进提前准备好的钢筋笼内。为逼迫殷某尽快交付财物,法子英当场威胁称,要杀一个人给他看。随后,法子英以有木工活为由,将朱大红的丈夫、时年31岁的木匠陆某骗至租住处残忍杀害。

2021年9月9日上午,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劳荣枝故意杀人、抢劫、绑架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以被告人劳荣枝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绑架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同时,法院还判决劳荣枝向朱大红赔偿4.8万元。

一审宣判后,劳荣枝不服判决,当庭提出上诉。劳荣枝案二审已更换辩护律师,委托律师吴丹红、赵德芳为二审辩护。

朱大红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在1999年的那个夏天,她的人生被劳荣枝和法子英彻底毁掉了,丈夫被害去世后,家里的顶梁柱倒了,为了拉扯大3个孩子,她只能够一边种地一边打零工,“那时的生活就像乞丐一般。”

朱大红此前接受极目新闻记者采访时称,丈夫被害的二十年里,唯一雷打不动的是,无论身在何处,她每年都要去一次合肥,找警方找律师询问劳荣枝的下落。劳荣枝在厦门被抓时,朱大红在儿子的手机上看到了那张让她无数次在睡梦中惊醒的脸庞。视频中劳荣枝的神态,让她不寒而栗,她觉得也许当年在伙同法子英杀害自己丈夫时,劳荣枝也有着同样的淡定。

“相信法律会作出公正的判决。”朱大红说,一审时,劳荣枝在庭上向她道了歉,但她并不接受,“一条人命不是一句道歉就能抹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