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杭州地铁回应杀妻嫌犯为公司员工 背后真相实在让人惊愕

  7月27日,@紧急呼叫从杭州地铁方面获悉,涉嫌杀妻的嫌犯许某某是地铁集团司机(负责驾驶汽车),但许某某属劳务派遣关系。地铁方面称,许某某在案发前工作表现无异常,会完全配合警方办案。

  网络上还有传闻,17年(有说18年)前,诸暨某中学一位女生被谋害,而该女生的妈妈(企业家身份)据说与许某某关系暧昧,所以,当初许某某也曾是该案的嫌疑对象之一。该女生及妈妈就是许某某老家球山村隔壁村的人。对这个案子,球山村村委主任许江松表示还记得,也认识隔壁村的那位女企业家。但对女企业与许某某关系较暧昧及许某某也是该案嫌疑对象之一的传闻,许江松表示很惊讶,称他本人没有听说过这个传闻。

  

杭州地铁回应杀妻嫌犯为公司员工 杭州 地铁 杀妻 嫌犯 第1张


  2009年左右,许国利在上海的鸭子养殖场拆迁,他和来惠利回到杭州生活。刘小祥记得,那时许国利经济状况不错,仅养鸭场被拆迁,赔偿款便有100多万元。那一年前后,刘小祥还从许国利手中借过100万元,五六年后陆续还清。

  2015年到2017年,刘小祥在诸暨市安华镇有一个工程项目,他请许国利负责管理账目和采购,“(许国利)工作很认真,也很勤快。”刘小祥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杭州地铁回应杀妻嫌犯为公司员工 杭州 地铁 杀妻 嫌犯 第2张


  刘小祥的工程项目结束后,许国利回到杭州,据说做过滴滴司机,后来在杭州地铁公司开工程车。三四年前,许国利和来惠利两人一度想要离婚,但刘小祥当时劝两人不要离。在刘小祥的印象中,两人的矛盾与许国利炒股赔钱有关。

  刘小祥说,这些年来,每年过年期间,许国利和来惠利都会带上儿子和小女儿去他家拜年。在他的印象中,许国利与前妻所生的大儿子和小女儿关系很好。

  许国利被警方认定为“杭州女子失踪案”重要嫌疑人后,另一桩悬案被提起:刘小祥的姐姐、也就是许国利前妻的闺蜜刘女士,其16岁的女儿楼某洁,在2002年于家中被杀,一直未找到凶手。

  得知许国利是来惠利遇害的重要嫌犯后,刘女士联想到自己女儿的案子。当天中午午饭后,她与朋友上街购物,家中只有女儿一人,晚上回到家后,发现女儿躺在卫生间的地板上,已经死亡。女儿脖子右侧处有一道口子,而当时的房间门窗均无破损痕迹。

  

杭州地铁回应杀妻嫌犯为公司员工 杭州 地铁 杀妻 嫌犯 第3张


  据刘女士回忆,当年警方调查的时候,有一位目击者,即五楼的一位住户称,当天下午3:30到4:00之间,见到刘女士家中走出一位男性,身高一米七多一点,身材较瘦。

  警方调查过与刘女士家庭有过矛盾的嫌疑人,但未找到凶手,自此这起凶案成为一桩悬案。楼某洁遇害5天后,遗体火化。葬礼那天,许国利前往出席,还为楼某洁买了寿衣。

  近日,有网友发帖提起这桩18年前的旧案,怀疑许国利染指此案。

  刘女士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她也找了当地警方,说怀疑许国利与自己女儿遇害有关,希望警方能调查这种可能性。“我从杭州公安和我们诸暨当地的警方处得知,我女儿的案子正在重新调查。”她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许国利的妻子来惠利失踪后,警方曾经找过刘小祥了解许国利的情况。他对《中国新闻周刊》称,自己并不认为外甥女是许国利所杀。他说,“我跟他一点冲突都没有,(那时)经济上也没有来往,他怎么会下得了(手),你说是不是?”

  7月25日上午,杭州市公安局召开“杭州江干来某某失踪案”新闻通气会。据警方宣布,7月23日晚上突破了具有重大犯罪嫌疑的许某某(来某某女士的丈夫)的口供。目前,许某某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杭州地铁回应杀妻嫌犯为公司员工 杭州 地铁 杀妻 嫌犯 第4张


  当天下午,津云记者赶到许某某老家浙江绍兴诸暨市安华镇球山村(户籍杭州,籍贯、出生地在诸暨球山村)。连续多位年轻一代的村民对津云记者表示,他们不认识许某某,从没见过。一部分中老年村民,则对许某某有不少印象。

  许某某老家诸暨球山村村两委办公楼

  警方通报中对许某某作案过程的表述是“在来女士熟睡之际将其杀死,分尸后分散抛弃”,显示其作案手段很残忍。但,球山村人向津云记者评价、描述自己印象中的许某某是:“从不打架、吵架”、“很大气”、“对人很客气”、“笑眯眯的”、“村里没人说他不好”。说起许某某涉嫌来女士失踪遇害案,村里人都说“不敢相信”、“很意外”。

  

杭州地铁回应杀妻嫌犯为公司员工 杭州 地铁 杀妻 嫌犯 第5张


  许某某今年55岁。在交谈中,津云记者试图通过受访村人的话语描述,渐渐拼凑、还原出许某某的前半生,特别是其在幼年、少年时的生活经历。

  小时艰辛成年在外闯荡

  “小时候很苦”,中老年球山村人讲起许某某的小时候经历,讲得最多的就是这句话。

  许某某的父母务农。父母一开始没有生育,就领养了一个男孩,后来连续生了2个儿子。三兄弟中,许某某是老二。在许某某4岁、弟弟(老三)8个月大时,母亲因患癌去世。父亲此后一直没有再娶,还将妻子的母亲(许某某的外婆)接到了村里一起生活。许某某的外婆腿脚不便,也需要人照顾,父亲平时要带3个小孩和一个老人,又是个普通的种田人,家里条件可想而知一直很艰辛。

  地里的活儿都得父亲去干,一家上下的烧饭洗衣谁来料理?

  许某某的堂姐许兰花(化名)今年77岁。比许某某大了20多岁的她向津云记者讲述她当初曾经照顾过许某某兄弟三人。她回忆说:“许某某当时只有七八岁大,还很矮,我要教他做饭,他身子够不到灶台,他只能站在板凳上看着我学做饭。”

  

杭州地铁回应杀妻嫌犯为公司员工 杭州 地铁 杀妻 嫌犯 第6张


  许某某的堂姐在回忆他小时候生活

  那时,许某某家只有2间老房子。几口人就挤在这所老房子里。

  许某某小学是在村里读的,学习成绩一般。后来高中没读,1983年或者1984年就去部队当了兵。3年后退伍回来先去了一家玻璃厂。后来发现村里很多人去外地养鸭赚了钱,他也跟人去上海郊区养起了鸭子。

  许某某常年不在家,而哥哥许歌(化名)、弟弟许地(化名)一直在村里。三兄弟都成人后,开始分家,2间老房子由哥哥和弟弟一人一间分了,许某某觉得自己常年在外,不分房子是应该的也无所谓。

  后来,这2间老房子转让给村人,目前已经成了危房,无人居住。

  对人和气尊敬老人

  许某某三兄弟年幼时,村里有位大婶对他们三兄弟很照顾,夫妻就让小儿子许地认这位大婶为干妈。许某某就也跟着叫这位大婶干妈。

  许某某老宅的邻居钱阿姨告诉津云记者,许某某不是在金钱上小气的人,小的时候照顾过他的干妈目前已经是80多岁的老太太了,他只要回村里就会去看望老太太,送些礼品,还会包个红包。今年端午节,他还拎着两个西瓜去看过老太太。

  

杭州地铁回应杀妻嫌犯为公司员工 杭州 地铁 杀妻 嫌犯 第7张


  回忆起许某某,村里人都说许某某很少回老家。球山村村委主任许江松告诉津云记者,除非是特殊情况,许某某一般一年只回来2次:正月春节一次,清明节上坟(给先人扫墓)一次。所谓的特殊情况就是今年许某某哥哥许歌的儿子订婚,许某某一个人回来过一次。

  在大家的印象里,许某某每次回来,都是一家三口(许某某、来某某、小女儿)开着一辆红色的小车回来。

  堂姐许兰花虽然记忆力已经不大好了,但仍还记得,堂弟许某某每次春节回来,一家三口都会拿着礼物到她家来给她拜年,然后,在弟弟许地家吃中饭,就回杭州了。

  村民许爷爷不是许某某的亲戚,他说,许某某见到他会打招呼,会递烟,客客气气的。其他所有接受采访的中老年村民都说,许某某每次回来遇到村里人,不管是小孩、大人还是老年人,他都笑眯眯的。如果是相互认识的,他都会主动打招呼。

  村人对其两任妻子的印象

  球山村里人看到过许某某的现任妻子来某某几次。现在回忆起来,大家都认为许某某每次与现任妻子回来,两人所表现出来的样子是:夫妻恩爱和谐。

  许某某的弟媳也曾对媒体表示:“十多年来,他们回来都是很恩爱的,没听说有什么矛盾、吵架。在我们眼里,两个人的脾气很好。”

  对于许某某的前妻和大儿子,大部分村民的印象都很浅。一位村民告诉津云记者,他的大儿子很帅,很像当年的许某某。许某某年轻时曾经当过兵,穿着军装的样子获得了当时村里很多同龄女孩的青睐。

  堂姐许兰花对许某某前妻的评价则是:“很漂亮,性格也很好,就是家里的经济条件较差。”

  村里人都表示不清楚许某某与前任妻子离婚的原因。

  参选过村委主任

  球山村区域面积3.5平方公里,耕地1339亩,现有516户,1495人,分15个村民小组。。

  在接受采访时,多位村民回忆说,有一年,常年在外的许某某突然回来报名参加了村委主任的竞选。

  球山村村委主任许江松证实了这个说法。他回忆说,那是在2014年,共有6人参加竞选,他和许某某都报了名,但他们两人那次都没选上。

  谈起许某某竞选未能成功的原因时,许江松分析称,可能是许某某常年不在村里,村里很多人尤其是年轻的村民都不认识他。

  许江松当了两任村委主任,分别是2005年那一届和2017年这一届。

  许江松今年63岁,比许某某大7岁左右(许某某户口年龄是55岁,但按民间计算方式是56岁)。他说,6月份,许歌儿子订婚,许某某回来了,他遇见过。这是两人最近一次见面。

  谈及对许某某的印象,许江松说:“人很内向,不会打架。他爸爸、他们三兄弟人都很老实,与村里人没有什么矛盾纠纷的。”

  村委主任许江松告诉津云记者,许某某三兄弟感情很好的。老大许歌,今年63岁,平时在村里务农,开鱼塘养鱼;老三许地,50岁左右,开小货车给人送货跑运输。

  在村外田畈的许歌家,许歌家里人出来告诉津云记者,许歌不在家,她自己则不了解许某某的事情。在许地家,他的小货车停在家门口。隔着一道纱门,坐在里面的男子承认自己是许某某的弟弟许地,他看着外面来人不假思索地说:“我不接受采访。”随即就跑到里间去了。

  看着此景的许江松解释称,这两天很多记者来到村里与兄弟二人作过接触,他们感觉心情很悲伤,已经不愿意再与陌生人见面聊看着此景的许江松解释称,这两天很多记者来到村里与兄弟二人作过接触,他们感觉心情很悲伤,已经不愿意再与陌生人见面聊这话题了。这话题了。

  许江松回忆说,前几天,许地一家知道来某某失踪的消息后特意去杭州许某某家看望过许某某。

  在舟桥连当兵,非侦察兵

  网络上有传闻称,许某某1984年当兵,还是侦察兵,所以反侦查能力强。

  津云记者通过电话联系到了当年与许某某一块当兵的诸暨籍战友。对方称,他们是舟桥连,部队在福建,他们都是负责架桥修路的工兵,不是侦察兵。谈及许某某,他说许某某平时不大说话,人比较内向,所以大家平时交往不是很多。

  津云记者通过福建福州的相关人员了解到,这支部队后来已经调防到外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