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家庭出于保安理由,在住所安设监控器,但成为黑客入侵对象,隐私在网上“一览无遗”。新加坡多个家庭的居家监控器片段,近日被发现上传至色情网站,画面包括少女在家衣衫单薄、男女在睡房性交。

  

黑客入侵家用监控器,大量隐私画面任意观看 黑客入侵 隐私画面 第1张


  新加坡传媒周一(12日)报道,这些被人上传至色情网站的居家监控器片段,来自新加坡、泰国、韩国、加拿大等地,其中标签为“新加坡人”的片段超过1000段,播放长度由数十秒至超过30分钟。它们都是在厕所偷拍、男女睡房性交及女生拍摄裸照等画面,部分影片标题更注明是“黑客入侵监控器”的画面。

  

黑客入侵家用监控器,大量隐私画面任意观看 黑客入侵 隐私画面 第2张


  部分曝光影片的受害人是年轻女子,有人更看似未成年,穿着睡衣躺在寓所客厅看电视,被拍到走光。有些影片附上社交媒体群组的链结,入内即可加入。其中一个群组声称在全球拥有1000名会员,其中70人已缴付150美元会费,今后可“终身”浏览储存容量高达3TB的影片。

  该群组又声称入侵的居家监控器超过五万个,并免费提供大约4000条“样本”影片,它们的储存容量为700MB。此外,“贵宾级”会员可以透过教学及个人化的时段,学习如何入侵他人的居家监控器镜头,盗取画面及实时观看。

  有在家中安装监控器的群众对此感到忧虑,害怕隐私是否轻易遭黑客公开。新加坡警方指根据刑事法典,使用电子渠道传播任何猥亵材料均属违法,为避免黑客入侵监控器,公众应购买受认证品牌的产品,在摄像机软件有新版本时尽快更新,并采用保护度高的密码并定期更换,又呼吁群众举报可疑行为。

黑客入侵家用监控器,大量隐私画面任意观看 黑客入侵 隐私画面 第3张


  有业界人士表示,用户一般很难判断是否有黑客入侵居家监控器,群众可留意监控器的保安设置、密码是否有突然被更改的迹象,或监控镜头是否在未经调整下异常转向,以及避免把镜头等器材直接连接互联网。专家提醒群众,千万不要以为自己的监控器镜头安全,并不要把个人生活细节连结互联网。

  相关推荐

  19岁女大学生维修电脑被植入偷拍软件寝室换衣服被全程直播

  大连19岁的女大学生婷婷(匿名)因为电脑坏掉而送去维修,没想到却被植入了偷窥软件,当警察找上门,她才发现视频已经在网上传播,她和同寝女同学的一举一动都已经被“看光光”了

  婷婷在国庆长假时回家与家人团聚,因为笔记本电脑刚好无法正常开机,于是送到家里附近的售后服务点维修。电脑修完后,肖婷并没有觉得有任何异状,等到警方找到她时,她还一头雾水。

  警方向婷婷表示,“她被偷拍的影片已经被外流出去了。”直到肖婷发现已经为时已晚。婷婷表示,自己感到非常委屈和愤怒,“没想到有一双眼睛一直在偷窥,就连同学换衣服的场景都被拍下来了!”

  

黑客入侵家用监控器,大量隐私画面任意观看 黑客入侵 隐私画面 第4张


  警方表示,其实这种情况并不罕见,许多女生请人帮忙修电脑却被植入偷窥软件,还有黑客会在酒店的电脑里植入软件,偷拍下旅客洗澡的影像。中国第一份智能摄影头安全报告指出,8成的电脑摄影头都有设计漏洞,就连家庭隐私都会被放上网路直播。

  网上流行的远程控制木马,几乎都带有发送指令启动摄像头、录制视频等偷拍功能。黑客示意图,非当事者。

  网络完全工程师表示,主要植入偷窥软件的方式有3种。「1、有些是在网页里绑定非法软体件2、有些则是按下连结后无意间下载了软件3、最后一种就是在电脑上直接安装软件。」

  网络完全工程师也呼吁民众:要防范被偷拍最好的方法就是在笔记本电脑不用时,

  色情偷拍黑产②丨家用摄像头遭破解入侵,隐私画面被批量出售

  实习生闫彩琪澎湃新闻记者陈雷柱

  来源:澎湃新闻

  

黑客入侵家用监控器,大量隐私画面任意观看 黑客入侵 隐私画面 第5张


  网上的售卖广告。

  通过安装针孔摄像头窃取酒店房客性爱画面,在衍生的色情偷拍黑色产业链之外,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调查发现,这条黑色产业链还衍生出一条“支线”:一些掌握破解设备、程序及手段的不法分子,通过入侵破解家用摄像头,获取受害人性爱画面,将观看权低价、批量售卖。甚至有人低价售卖其他不法分子安装在酒店客房内的摄像头观看权,使得原本数百元的邀请码跌成“白菜价”。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起类似案例中,河北男子王某帅破解并入侵了30余台摄像头,以88元的价格教授他人观看方法。他最终被法院以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罪,犯贩卖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

  更有甚者,陕西男子巫某成在不到一年时间里,破解了中国、日本、韩国、美国、比利时等多个国家的18万个家庭摄像头,非法获利80万余元。

  这种非法获利手段时至今日依然存在。在一个专门售卖破解摄像头的QQ群中,不法分子打出“20酒店20家庭188元”及“50酒店50家庭388元”的广告,批量售卖观看权。

  这种被用于偷窥他人隐私的软件经专人指导后,只需两三分钟就能上手,而观看权的价格也有商量,单个摄像头的观看权最低可砍至5元。

  批量入侵摄像头窥探隐私,打包售卖观看权

  一名只有初中文化的85后男子,在网上获取入侵家庭摄像头的方法及软件后,先后入侵30个摄像头,并建立多个QQ群,教授观看方法售卖观看权及淫秽视频。

  浙江省丽水中院在2018年7月4日终审宣判的这起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犯贩卖淫秽物品牟利案,曾揭开了这一类通过破解、入侵家用摄像头,获取受害人隐私,非法获利案件背后利益链的冰山一角。

  判决书显示,王某帅在2017年7月初通过网络社交平台获取了能够侵入家庭摄像头的方法及软件,并利用另一款软件破解他人家庭摄像头的IP账号和密码信息。他以此方式对家庭摄像头后台信息系统进行控制、观看摄像头画面。

  王某帅通过自学很快掌握了相关技巧,并通过上述方式侵入并控制了30余台家庭摄像头的信息系统。

  为获取利益,王某帅在网上组建了5个QQ群,将侵入、控制他人家庭摄像头信息系统的软件、教程及IP打包,以每包88元的价格出售给他人,先后向50余人次提供上述侵入、控制家庭摄像头信息系统的软件和方式,并从中获利。

  此外,侦查机关还查明王某帅通过QQ聊天、以QQ红包付款的方式,将其云盘账号、密码以30元人民币销售给朱某等人,让其分享该网盘内的28个淫秽视频。王某帅为吸引QQ群成员向其购买入侵家庭摄像头的软件及观看权,在QQ群内向群成员发送淫秽视频和图片,以这种方式传播淫秽物品来“刺激消费”。

  据一名群成员讲述,他在加入王某帅的QQ群后,看见其中有一些偷拍的淫秽图片,是摄像头拍摄的。王某帅在群内发广告称有“精品IP”和“激情视频”售卖。

  上述群成员在与王某帅私聊后发现,所谓“精品IP”需要配套软件才能看,王某帅也坦言摄像头拍摄的激情视频并不多,但称有淫秽视频可以卖,购买后发现王某帅的云盘账号里存有淫秽视频数十部。

  2018年6月1日,浙江省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以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及犯贩卖淫秽物品牟利罪,数罪并罚,判处王某帅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王某帅上诉后,丽水中院将刑期改判为一年四个月。

  实际上,像王某帅一样,通过侵入、破解摄像头窃取他人隐私画面,非法牟利的现象在近几年并不鲜见。澎湃新闻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出的另10份相似判例显示,其中的破解偷窥事件最早从2017年开始,大部分人通过购买或检索等方式学得破解方法,而后批量破解入侵摄像头获取隐私画面非法获利。其中最少的破解22台摄像头,最多的则入侵十余万台,非法获利80余万元。

  一人破解18万摄像头,可供偷窥世界多地

  在众多破解者中,陕西男子巫某成的“业绩”尤为突出,他在不到一年时间里,通过租赁服务器,搭建APP,创建网站,组建QQ群等方式,将破解的摄像头遍布了中国、日本、韩国、美国、比利时等多个国家,窃取他人隐私,以淫秽视频截图吸引网民,发展注册用户一万余人,他甚至用非法得来的钱购买了一辆奔驰轿车。

  据巫某成供述,他从2018年4月开始经营一个可控制他人摄像头的APP,很快形成规模和影响。这款APP里有一个数据库,其中的数据是他从其他人的APP里通过反编译软件获取的。在这个基础上,巫某成搭建了自己的APP,通过指令调取数据里的用户名和密码就能实现入侵控制相关摄像头。

  不到一年时间里,巫某成控制了18万个摄像头,位置遍布世界各地。他自称,只要他有用户名和密码的,都能被他控制。

  此后,巫某成花了1000元找人帮他建立网站,用于推广、下载安装和收费。他深知很多“客户”是为了通过摄像头观看裸体或性爱画面,并为此专门建了一个QQ群,将一些含有淫秽画面的录制视频和截图发在群里用于吸引用户,并很快取得成效。

  2018年11月,因这款APP服务器挂在国外,费用偏高,且这款软件在国内影响较大,曾被多人破解,巫某成重新开发了一款手机软件,并将此前的数据全部转移到新的软件当中,服务器也转到了国内。

  利用这款手机软件,巫某成先后发展了一万多名注册用户,并按照充值金额分为68、368、668三个层次,普通会员一次只能看到4个画面,高级点的能看到8个画面,最高级的一次能刷出16个画面。这些用户为他带来了巨额利润,他自称,除去租赁服务器等其他费用外,他有50多万元纯利。

  非法获得巨额利润后,巫某成为自己购买了一辆“奔驰”牌E300L轿车。2019年3月,巫某成被警方在深圳抓获,这辆轿车随后被查封,他的银行账户也被冻结。办案机关查出该账户自2018年9月开始,陆续收款76万余元,到案发时,仅剩12万余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巫某成无视国法,对他人计算机信息系统实施非法控制,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构成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罪。

  此外,巫某成非法控制的摄像头多达18万余个,地区涉及中国、日本、韩国、等多个国家,非法获利80万余元,亦可认定其系情节特别严重。鉴于巫某成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所犯罪行,当庭自愿认罪,对其依法从轻处罚。法院据此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判处巫某成有期徒刑5年。

黑客入侵家用监控器,大量隐私画面任意观看 黑客入侵 隐私画面 第6张


  破解目标涵盖家庭及酒店,最低5元可看

  实际上,违法犯罪分子售卖的遭破解的摄像头并不只有家用摄像头,他们批量出售的摄像头观看权中,涉及酒店客房内画面的也不在少数。

  6月6日上午,澎湃新闻搜索到数十余个包含“摄像头ID”“摄像头分享”等关键字的QQ群,这些QQ群多以色情图片或包含了“酒店精品”“监控破解”字样的图片为群头像,群成员均在150人以上,对话框均为“全员禁言”状态。管理员会不定期发布广告语或广告图片吸引群成员购买摄像头观看权,如需购买则须添加群主为好友详谈。

  据其中一名群主介绍,其所售卖的监控内容均为破解他人摄像头获取,并承诺摄像头方向一律对床,视频质量一律精品,不满意包退换。群主随后发出一张广告图片,其中显示,20个酒店摄像头和20个家庭摄像头观看权套餐打包售价188元,50个酒店摄像头和50个家庭摄像头观看权套餐打包售价388元。

  

黑客入侵家用监控器,大量隐私画面任意观看 黑客入侵 隐私画面 第7张


  其他几个群主的报价大致相仿,其中一名卖家甚至提出若不放心,可以20元试看一个摄像头,经过一番讨价还价,这枚摄像头的观看价格最终被砍至5元。经群主指导后,相关软件的下载及操作仅需三分钟便可上手,澎湃新闻成功连接摄像头发现,正如卖家所言,镜头正对着床,房内物品拍摄效果清晰。

  网络尖刀安全团队创始人曲子龙告诉澎湃新闻,通过摄像头侵犯用户隐私进行售卖,这几年已经成为了一条产业链,他们通过在敏感场所进行偷拍、发行和售卖观看权非法获利。而与此同时,有另一群不法分子也盯上了贩卖摄像头观看权的生意,他们通过暴力破解管理平台密码的方式,获取摄像头浏览权并进行售卖。

  曲子龙说,由于家用摄像头用户对隐私安全常识的缺失,很多人使用类似123456/888888/666666这样的弱口令密码,甚至从未更改过初始密码,除了通过弱口令密码猜解密码外,很多攻击者也会自己通过密码组合的方式,创建一套几万甚至几十万条的常用密码字典用以提高破解率,通过暴力破解的方式破解摄像头其实并没有太高的门槛。

  据曲子龙介绍,在酒店安装摄像头进行偷拍,和通过暴力破解获取观看权的两个违法体系正常情况下并没有交际,暴力破解这些偷拍摄像头的情况也并不多见,但他们在某些方面会有一些“合作”。

  随着色情偷拍产业链愈发“成熟”,更隐蔽及成本更低的针孔摄像头出现,此前安装的改装摄像头却并不会被偷拍者们回收,部分人会将这些老旧摄像头的管理权限专卖给破解摄像头“从业者”进行套现,后者批量售卖的酒店客房摄像头观看权,很大一部分来源于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