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胡锡进:耐克付出了迟到的声誉代价 他们需要回西方社会抱怨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3月25日凌晨在微博发文,评论耐克、H&M涉新疆棉花供应事宜。

  胡锡进写道:

  星期三晚上耐克冲上了热搜第一名,它去年7月与新疆棉花划清界限、并要求其供应商划清同样界限的声明被扒出。正所谓出来混迟早要还,虽然时隔半年多,但耐克付出了它在中国市场上迟到的声誉代价。

  老胡认为,第一,中国网友们有权利扒这些西方公司对新疆事务的无礼表态,也有权利表达愤怒。每一个国家、每一个市场都有它们的利益和自尊,当中西意识形态冲突严重加剧的时候,跨国公司在不同市场之间回旋平衡注定会变得困难。但这个锅不能推给中方来背,不能让中方一味后退来为那些公司网开一面,使它们得以在西方“政治正确”,中国消费者用尊严受损来为它们埋单。中国网友声讨那样做的西方公司,是任何消费群体受到冒犯时都会做出的反应。

  第二,老胡个人建议,中国的官方机构、包括有明确官方机构标签的社交媒体账号一般情况下不参与、或者克制参与对相关西方公司的声讨,尤其是不做舆论声讨的引领者。我充分理解每个账号小编们的心情,但这些账号如果能同中国互联网舆论对那些西方公司的声讨保持一定距离,将能够让那些舆论更加原汁原味地体现民间态度,那反而会对外放大那些舆论的力量,不仅使西方公司、也让整个西方世界更加看清中国民间的立场与情感。

  中西意识形态冲突将是场漫长的斗争,西方有抹黑中国官方的各种套路,但他们至少到目前缺少对付中国民间舆论的招数,他们在道义上最怕汇集起来的足够强大的中国民间声音。

  第三,中国既要扩大对外开放,又要讲原则,维护自己的利益和尊严。我们欢迎外国公司进入中国,但他们要带着尊重而来,这个要求很质朴,一点不过分。那些公司需要入境随俗,他们在西方那边的规则和习惯需要与中国的社会原则进行碰撞、磨合。H&M、耐克等对西方社会发的声明现在就与中国公众的态度碰撞了,我不认为应当更多从政治角度定义这种碰撞,而更应该把它看成市场过程,这是厂家和产品取悦消费者绕不开的环节,让市场规律来决定这种碰撞的结果。

  西方极端势力很希望把中国市场对外部冒犯的天然反应定义成“政治打压”,我们不能任由他们来主导国际社会对这些冲突的认知,将中国投资环境污名化。所有跨国公司都应该远离地缘政治,是西方逼迫跨国公司以政治挂帅的方式对待供应链问题,逼他们冒犯中国消费者,同时也冒犯市场规律,他们收到来自市场的报应是必然的。事情的真实逻辑如此,我们要让这个逻辑高度清晰,让世界公众一眼就看懂它。

  多家外企遭到中国网民的声讨,与中国扩大对外开放毫不矛盾。H&M、耐克等如今在中国市场上的声誉遭到重创,大量公关投入毁于一旦,他们需要回西方社会抱怨、讨说法,因为他们知道,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无论是他们主动还是被动的,他们的确做了中国消费者不可能无动于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