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的尽头是草原丨尔冬升从未有如此的温柔与诗意 热点新闻 第1张

“海”和“草原”放在一起,乍一看上去像是一对反义词,而说“海的尽头是草原”,就像是声称一直往西走,就能去到世界的东方一样。麦哲伦用1082天环球一周证明了后者,而尔冬升用一部两个小时的电影证明了前者。

《海的尽头是草原》改编自“三千孤儿入内蒙”这一真实事件。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南方遭遇了严重的水灾,许多难民逃荒到了上海,而随着难民潮一起用来的,还有大量或是失去父母,或是被父母抛弃的孤儿。

当地的福利院不堪重负,在中央的指导下,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接受了近三千名孤儿,这些孤儿们被牧民们领养,骑马、放牧、住蒙古包、吃奶豆腐,原本生活在临海南方的孩子们,在这块地处亚洲腹地的内蒙古大草原上,找到了另一片生命之海。

影片入围了今年北京国际电影节“天坛奖”主竞赛,并将作为主竞赛单元的开幕片参与展映。

海的尽头是草原丨尔冬升从未有如此的温柔与诗意 热点新闻 第2张

电影开始于一段跨越半个世纪的寻亲之旅。一场天灾,让一个母亲不得不将自己的女儿送进了福利院,从此亲人之间再无音讯。而这件事,也成了这位母亲和女孩儿的哥哥一生的心结。

很多年后,老母亲即将走向生命的尽头,阿兹海默症让她忘掉了许多东西,但一个母亲却永远也忘不了女儿的名字。看着母亲在病榻上念叨自己妹妹名字时的模样,陈宝国饰演的老人杜思瀚决定踏上去寻找妹妹杜思珩的旅途,而杜思珩扎根从一个南方孤儿成为草原女儿的一生也随着他的视角,在观众面前缓缓展开。

海的尽头是草原丨尔冬升从未有如此的温柔与诗意 热点新闻 第3张

“家”和“亲情”,是这部电影最为重要的意象和主题。

初到草原的小杜思珩就像牧民怀里抱的羊羔一样,弱小、惊慌、不安。此时的草原对于她来说,是远离父母的“异乡”,出生在南方的她不习惯草原的风沙,牧民的食物也吃不惯,年幼的她就像只应激的小猫一样。直到她被善良的“萨仁娜额吉”收养,成为一个草原家庭中的一员时,小杜思珩的生命才渐渐的和草原产生了连结。

“家”对人的影响,藏在衣食住行中。汉人小姑娘渐渐学会了蒙古袍的穿法,当初吃了干呕的奶豆腐也成了三餐必备,睡惯了蒙古包,也学会了骑马。

尔冬升细腻琐碎地描画着小杜思珩长大的过程,就像是在说一颗种子是如何飘落到草原上,又如何的长出根须,最后又开出了多么美的花来。这是一份你从未在尔冬升的作品中见到过的温柔诗意。在这份诗意里,遥远的南方成了她陌生的故乡,草原成了她真正有家、有家人的家乡。

海的尽头是草原丨尔冬升从未有如此的温柔与诗意 热点新闻 第4张

而“亲情”则构成了影片的叙事内核。杜思瀚因为亲情的驱动而去寻亲,杜思珩也因为亲情选择一辈子留在了草原上,跟随老人一路的蒙古导游小哥,也因为见证了这段近乎传奇的故事,放下了自己与哥哥之间的心结,兄弟之间的一个拥抱,所有的不快就全都烟消云散。

影片的故事里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戏剧高潮,但当结尾那首悠扬的蒙古长调响起时,你也许早已不觉之间湿了眼眶。

海的尽头是草原丨尔冬升从未有如此的温柔与诗意 热点新闻 第5张

在影片中,尔冬升让草原和海洋在象征意义上实现了统一。从海中而来的雨水和草原上的烈火、沙尘、流沙、狼群,都能夺取人的性命,但海洋同样也被称作是生命的摇篮,草原上的人们也把草原叫做母亲。

近三千个像杜思珩这样的“入蒙孤儿”,他们出生在临海的南方,又成长、安家在草原上,他们就像是一条条大海的支流,将自己的一生娟滴汇入了草原中。海的尽头是草原,因为我们生活的终点,都在一个叫做“家”的地方。

《海的尽头是草原》已定档中秋,9月9日与家人一起走进影院吧。

第十二届北京国际电影节 天坛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