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夏天,《这!就是街舞》没有缺席也没有迟到。

节目从王一博行走街道,遇见一位外国舞者起,开启了一段长达4分钟“一镜到底”的舞蹈之旅,利用街道呈现舞蹈,灵感源于街舞的街头文化特质,由节目的艺术总监方俊设计。

连续三次担任队长的王一博说,感觉第五季比往季更有创意,更近距离地接触了选手,感染力变强,而新选手们更有活力、激情,想象力。

是的,在第一季聚集“野生”舞者,第二季吸引各路冠军,第三季强调编舞作品,第四季集合中外精英厮杀之后,第五季的“这街”终于迎来了“传承”之路——更年轻的一代舞者降临。

“身为舞者,被节目影响更喜欢舞蹈,最终成为节目选手”这件事,在英美节目《So you think you can dance》早有体现,这个特质只有“综N代”才能做到,在《这!就是街舞》第五季也展现了出来。

「文娱春秋」与方俊聊了聊“这街5”背后的故事,他说,目前还没有一个作品能把王一博真正的舞蹈功力完全地体现出来,他喜欢摩托车,喜欢冒险,他身上有街舞天生的特质。

1

作为艺术总监,方俊在把控每一季“这街”舞蹈作品时,都在心中拟出主题:

第一季是“精神”;

当时优酷的“这街”与爱奇艺的《热血街舞团》“对打”,赢了对方,“这街1”在豆瓣评分高达8.6分,而《热血街舞团》只有4.8分。归功于节目集中火力凸显了“街舞精神”。

第二季是“天赋”;

因为第二季的参赛选手,集中了中国最好的battle舞者。

第三季是“作品”;

因为第三季的参赛选手,集中了中国最好的编舞师,彼此迸发出了创作的火花。

第四季是“世界是怎么样的”;

集结中国的舞蹈精英与世界舞蹈冠军/街舞大师们比拼,令人想起另一档灿星的节目《中美舞林冠军对抗赛》。

第五季——“年轻人在做什么?”

因为这个主题,方俊想把这一季的街舞往“爱豆节目”上靠拢,“灯光什么都感觉年轻一点,干净一点。”

但归到底,第五季的立意还是精力主要还是放在“作品”上,这一季主要是通过作品去了解人,了解年轻这件事。

对话《这就是街舞》艺术总监方俊:王一博是天生舞者 热点新闻 第1张

《这!就是街舞》第五季

集结了很多年轻面孔

有人说第五季“这街”是青春季。方俊澄清,不是青春季,是一种传承。

一些十八岁的舞者,在五年前,是十三、四岁,他们从那个时候开始看“这街”,被影响。比如18岁的B-boy刘家锌,从14岁开始看第一季,看了四年,今年第五季来参赛了。

比如参赛者中,18岁的豆豆,是从6岁开始跟着肖杰学舞的;号称“ 不争第一、如何生存”的仔仔,是会听音乐,跟律动的B-boy,虽是杨凯的徒弟,大有“青出于蓝”的架势;在Battle中大放异彩的Popping舞者周钰翔,在节目录制前期去高考了,考完之后马上收拾行李回来参赛。

面对“新生代”炸场,王一博不禁发问:“往届怎么不来呢?好强啊!”叶音回答:“小吧”。

这一季的舞者实在太年轻,但他们却不是“无畏’的。

第一次录Battle的时候,突然碰到一种奇怪的气氛——尴尬,这在以往的“这街”里不曾出现过。

“过去当然更关注我的舞蹈应该怎么样,但是这些小孩很奇怪,别人跳舞他们也很麻木不兴奋,每个人关注得更多是自己的穿着,自己的形象。”方俊说。

对话《这就是街舞》艺术总监方俊:王一博是天生舞者 热点新闻 第2张

小舞者仙人在场上抱怨:“妆都掉了”

这个初次Battle遇冷的过程,在第一期节目呈现了出来。别的青年队在Battle时,小舞者们“全员表情管理”、“所有人都这么安静”。编舞师马晓龙说,“太冷静了,氛围垮掉”。

队长李承铉第一次上“这街”就感觉到奇怪:“气氛没放开”,王一博接话:“对,这哪儿是Battle啊。”

与往届的街道考核中热闹、激情的气氛,产生了明显的差距。

资历最深的队长韩庚出来呼吁:“所有舞者应该互相给予更多支持和掌声,应该让更多爱好街舞和喜欢街舞的人们知道,街舞的热情和街舞的态度是什么。”

第二季与第四季的冠军叶音起身开麦:“今天是Battle,完全没有Battle的感觉,只有凝聚在一起,场子才会炸开,才是街舞。”

AC(雷曦)甚至不满意地发问年轻人:“你们是不是跳街舞的呀?”

新生代才立刻看出了自己的问题所在,也许他们太在乎输赢,太害怕被淘汰,而在比赛时忽略了街舞真正的精神之所在,让Battle变得尴尬、安静,失去这个文化圈子本该有的现象。

对话《这就是街舞》艺术总监方俊:王一博是天生舞者 热点新闻 第3张

对话《这就是街舞》艺术总监方俊:王一博是天生舞者 热点新闻 第4张

第一次录Battle时,青年队异常冷静

方俊向「文娱春秋」解释,其实是这些小孩慢慢变得职业了,他们从6岁开始跳舞,跳到现在,他们其实蛮职业。

他透露,虽然第一天是这样的气氛,但是第二天跳表演的时候,氛围就一下子就回来了。

“现在的小孩今天和明天可以改变很多,这可能是互联网文化和速度造成,今天还是这样,明天突然变成那样,后天可能又变成另外一个样子。”方俊虽然有些不理解,但欣然接受了。

曾在多个国际街舞比赛获得Locking冠军的肖杰说,中国的街舞需要新生代,但有些方面需要正确地引导他们释放能量。

方俊透露,第五季很好玩的地方是“交融”,看过去的舞者(大师团们)怎么去带领这些年轻人,也会跟新选手Battle,“什么都有可能”。

“年轻一代的舞者有很多精英和天才,个人认为这代人的困难更多,需要考虑的问题更多,不要说这代不够努力了,不要说他们冷漠,他们见的肯定比我们那一代人多”,方俊坚信:“长江后浪一定推前浪的。”

2

在开场的微电影中,“这街”引用了当下留下的元宇宙、平行宇宙的概念。打造出了街舞宇宙,并塑造了四位队长在宇宙中的新形象。不同的是,王一博的形象是个“豹子头”,王一博自己说,“我觉得还挺帅的”。

方俊透露,今年的四位队长会更多地承担组织者、制作人的工作。队长们会更多地考虑舞蹈作品的呈现,把舞者组织在一起出好作品,而不是“我来打仗,我要个部队,你们跟在我后面”。

对话《这就是街舞》艺术总监方俊:王一博是天生舞者 热点新闻 第5张

四位队长在街舞宇宙中的另一个自己

这一季四位队长与制作团队都有着很深的缘分。

第一次出现在“这街”舞台上的李承铉,早在2011年,就上过《舞林大会》展示舞技,一支双人舞里结合了现代舞、伦巴、斗牛和Popping各种元素。当时台上的评委正是方俊。

对话《这就是街舞》艺术总监方俊:王一博是天生舞者 热点新闻 第6张

李承铉曾参加《舞林大会》

方俊坐在评委席中间

方俊说当时李承铉刚从国外来,那时他的跳法就已经很时髦了,并称赞他很有舞蹈功底,现在的身体也不错,“肌肉素质都是没问题的”。

刘雨昕在节目里发表自白:选手也当过了,嘉宾也当过了,来到这里有种回家的感觉。

2013年初,灿星制作的《舞林争霸》里第一期海选,第一位选手,第一个晋级的,就是年仅15岁的刘雨昕。

方俊告诉「文娱春秋」,“发现刘雨昕的人是我太太,当时我正在面试选手,我太太看到刘雨昕坐在走廊里,她跟我说,这个女孩子将来肯定大火。”

2019年,刘雨昕参加了《这!就是街舞》第二季。

当时方俊疑惑地问刘雨昕:“你这季来干嘛?这一季太难了,你应该下一季或者哪一季来,这一季位置都排满了。”

只因“这街2”的参赛者,是见识了“这街1”里那些尝到了甜头的“野生”舞者们坐拥名利后,从全国各地一涌而来,专程淘金的门派高手,一时间Locking、Popping、Breaking、Hip-pop、Waacking、JAZZ等各舞种的师兄师弟师姐师父甚至师爷,都在这里华山论剑。

在第二季里,大家看的是叶音的人舞合一,锁住一切节奏的小海,帅气的JC俊,最备受关注的是冯正与高博的世纪之战。当年背着爱豆标签的刘雨昕在节目里显得有那么一些格格不入。

但没想到的是,刘雨昕在最难一季尽力拼搏,一路晋级,直到在抢七大战才淘汰,输给叶音、小海、Franklin,三位走到总决赛的“大神”。

对话《这就是街舞》艺术总监方俊:王一博是天生舞者 热点新闻 第7张

抢七大战中,表现也很优异的刘雨昕

脱离舒适区的刘雨昕一番磨砺,转身参加《青春有你》,拿了冠军。

方俊说,刘雨昕不管是做偶像,还是做舞者,她对自己都是高要求的,“尊重”这个词她做得很好。

谈到韩庚,方俊说,他其实就是最早的国风代表。

“当年能考进中央民族大学舞蹈系,学习民族民间舞的那一代都是很厉害的,后来他又在韩国得到训练”,韩庚身上的舞蹈特质是“融合”的。

在方俊的设计里,每一季的“这街”里都有将街舞与其他舞种“融合”的主题。

舞蹈文化的潮流迭代,无论是古典,还是现代,都能产生很时尚性的东西。

近年在其他媒体和平台上,也渐渐有越来越多的国风舞蹈作品“出圈”,如2021年河南卫视春晚舞蹈《唐宫夜宴》,河南卫视与B站联合制作的《舞千年》,2022年央视春晚舞蹈《只此青绿》等。

在“这街5”,方俊继续推出的“融合”主题可能会更加“国风”,他说,“不是放一首民族音乐就叫国风,国风是一种味道,是中国人的一份淡淡的浪漫。”

韩庚恰是队长里最能展现融合与国风的人。

对话《这就是街舞》艺术总监方俊:王一博是天生舞者 热点新闻 第8张

谈到王一博,方俊说,“只要跟舞蹈有关的,他都兴奋。”

首先王一博对舞蹈是真正的热爱,作为队长,平时王一博坐在那里,表情都是一本正经的,但只要谈到舞蹈,王一博就话多,各种聊;只要音乐一起,他就憋不住地会动,而且他是个蛮有劲的人,只要跳舞,就会从头动到底,甚至有时候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从头动到底这件事。那是真正的热爱,这个人就是喜欢舞蹈的感觉,“有时候你会蛮喜欢王一博,就是他非常投入。”

方俊跟「文娱春秋」分享了一件小事,王一博是为了齐舞,可以一晚上自己身体力行地跳。有一次是他和两位舞者打配合的一场比赛,“两个大师”在舞蹈房里一边练,一边编舞,王一博就站在门口等,方俊问王一博怎么不进去,王一博说“让他们练练吧”,方俊再经过,发现40分钟过去了,王一博还站在门口等,“你说他有多爱(舞蹈)?”

其次王一博非常直截了当,在去年“这街4”上,第六期节目中王一博团队连败,“他在现场说大家非常公正非常好,下来立即和队员沟通”。

最后,王一博参加“这街”,是一直在学习,舞技一直在进步的过程。

方俊认为,目前,节目组给王一博编排的作品里,还没有一个是能把他真正的舞技体现出来,“我认为他要比现在我们镜头里表现出来的舞蹈能力要强很多,因为镜头还打了折。”

对话《这就是街舞》艺术总监方俊:王一博是天生舞者 热点新闻 第9张

2019年8月,王一博在珠海参加亚洲公路摩托车赛正赛,获得D组新秀组第一、混合组全场第二的成绩。

“他身上有街舞天生的特质,比如他喜欢摩托车,喜欢冒险,都有街舞的那种Battle的特质。第二个,身高其实蛮妨碍他跳街舞的,因为街舞对地面的要求更高,所以他这么高其实困难的,他这么高又这么协调是蛮有意思的,可能从小学习的关系。身体素质没话说。”方俊赞许道。

3

从第三季“这街”开始,优异的外国舞者愈渐瞩目,这一季也不例外。

青年队上场的第一队里就有外籍选手Yuki ,SDF2021年街舞赛新科冠军,日本第一女Locking;来自法国的Dykens 曾获得意大利Juste Debout街舞大赛 2019年冠军;Shaadow,英国的Hip-pop战神,是2013年 Baltic session 世界总决赛冠军;Sniper,International ILLest Battle 四冠王,世界顶级Krump。

方俊介绍,“这街”已经在国外有了名气,以前节目组向外邀请的外国舞者居多,今年来报名的外国舞者居多。

“今年我们还选了一波”,一位不远万里从澳大利亚来的舞者,还被隔离了15天。但他参加完集训,节目组发现“不行”,没有拍摄就让他回去了。

“我们变得就比较专一,客观了,不是老外我们都觉得好,不好的情愿不要。”方俊告诉「文娱春秋」。

第五季选择的外国舞者更有艺术性,更年轻,更时尚。

对话《这就是街舞》艺术总监方俊:王一博是天生舞者 热点新闻 第10张

而在沟通方面,过去节目组可能更多的学习用英文沟通,今年外国舞者更多地在学中文。“他们来理解我们”,曾参加过“这街”的法国舞者布布,会给外国舞者们开会,“说我跟你们聊一聊我在中国的体会,你们必须要这样去思考问题。”

疫情以后,很多人的观念都在变化,方俊也在积极转变:“疫情后可能你干好本分,也会碰到偶然,让你无法前进的事,”

“这街”发源于上海,一些工作人员在今年的疫情中体会尤其深刻。在“这街”前,方俊参与了《了不起!舞社》的录制,他4月底从上海出走,写了一份承诺书,“疫情不结束我就不回来,我不来妨碍任何人”,离开的三个月里,其中一个月的时间都在酒店隔离。

第一次隔离出来的第一天,方俊就进组录制第一场《了不起!舞社》,25个才艺段落,从排练到录完整整用了三十几个小时。

68年出生的方俊,还奋战在一线,他表示自己看开了,“虽然岁数大了,但是回头看看,原来你还可以做这么多事。不要想太多,做好手头的事,做好明天的事,这是我对付疫情的方法。”

4

从《舞林大会》到《这!就是街舞》第五季,方俊已经和灿星合作了16年。

从国标到街舞,方俊给自己的定义是电视舞蹈工作者,这个工种“是打破舞种的,我们在做传播舞蹈的时候不能分舞种,其实我现在也不是在做街舞,我是在做身体动作和音乐的结合,是叫电视舞蹈工作者。”方俊强调。

对话《这就是街舞》艺术总监方俊:王一博是天生舞者 热点新闻 第11张

方俊曾是全国国标舞比赛的冠军,但在此之前,他是跳霹雳舞的。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一部1984年拍摄,1987年引进中国的美国电影《霹雳舞Breakin'》风靡,当时的年轻人不但在电影中看到了爵士舞、霹雳舞,还第一次了解了DJ、MC、涂鸦等街头文化,其中扮演“旋风”的演员Shabba Doo,被《Dance》杂志评为Hip-Hop第一个偶像人物。这部电影在中国掀起了最早的街舞热潮,很多年轻人都想成为一个“街头舞蹈家”。

方俊亦是当时被影响到的,最热爱霹雳舞的年轻人之一,“我那个年代也一直Battle,其实就是最早的街舞”。

在“这街”与灿星的其他舞蹈节目里,身为艺术总监,方俊不仅做整体把控,对每个舞蹈的编排创意也亲力亲为。从张傲月的《父亲》、杨文涛和Cici的《喜》到黄潇乔治的《双》等许多经典作品,都离不开方俊在其中提出的建议和想法。

方俊说自己的工作是用成片来衡量的,所以凡事身体力行。一路与灿星合作下来,是因为灿星对舞蹈是尊重、负责和专业的,灿星也给了方俊很大的自由度和知情权去尽情地实现创意和想法。

“这街”能做到综N代,是源于团队稳定、持续、积累足够的资源去拓新,对舞蹈和舞蹈工作者足够尊重的态度,更是奠基石。

方俊透露,今年的“这街5”的特色,是“作品”上得非常早,其中会有一个非常棒的作品,关于一人一狗在疫情里的真情故事,“在疫情期间,我们需要这些真情”。

“这街5”还能爆发出多少年轻能量,展现多少舞蹈魅力呢?我们拭目以待。

撰稿 | 水方人子

策划 | 文娱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