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影视创作对“girls help girls”主题灵感爆棚大做文章的?

正午出品的《欢乐颂》在2016年成为爆款,应该算一个节点——同时“女性群像剧”这个名词,也在2002年的《粉红女郎》之后,时隔14年重回创作中心。

《欢乐颂》之后,跟风者众多,但直到2020年才有一部《三十而已》出圈,这才引爆2021-2022年大概共有近20部女性群像剧井喷的狂潮。

只是这个由《欢乐颂》而起的“女性群像剧”热潮,今日起,怕是再不能愉快的唱响欢乐颂了。因为,开播一周的《欢乐颂3》,华丽丽的扑了。这让已经备案公示并传正在拍摄制作中的《欢乐颂4、5》往哪搁?

《欢乐颂3》,德塔文电视剧景气指数排在第六位,东方卫视收视率在0.2%徘徊,要知道第一部时的收视率是1.21%。

这个成绩对比开播前的绝对热度来说,不能算好。但比起《欢乐颂2》(5.4分)已经摔过的跟头,似乎也不算太差。但,正午阳光哪来的勇气,在《欢乐颂2》口碑糊掉之后,又野心勃勃的将3、4、5一起开发出来?

“新五美”的假面,撕掉它 热点新闻 第1张

IP利益最大化。

第一部播出时,正午阳光董事长侯鸿亮就表示要排满三季,把《欢乐颂》做成一个当代都市品牌,“用三季这种方式能解决商业上的问题,第一季把品牌创立起来,第二季第三季的时候利益就会最大化。”

听上去无可厚非,市场也得到了验证:《欢乐颂2》的花式植入多达50个品牌,靠广告就可以回本的美梦谁都不愿醒。三季还不够?那就来五季。

但,有一个前提是:锦上添花,做得更好。而《欢乐颂3》显然只做到了狗尾续貂:欢乐颂小区2202室“新五美”的故事,剧不对板,昨是今非。

被“正午出品,必属精品”辜负的观众将不解与怒气都化为豆瓣的一星二星亮晶晶,满屏都是小星星:一天前《欢乐颂3》豆瓣开分,4.6,刷新了出品方正午阳光作品评分下限。比低分更惨烈的是,打分人数也不过万人,冷啊。

最大的错误大概是叫了《欢乐颂X》?“但凡换个剧名,都不至于这么难看。”结果呢?这么一部角色与故事、演员与气质全部大换血的N代剧,“借壳上市”失败,终“作茧自缚”。

口碑如果不能反哺热度,那就只会反噬了。于是大家就看到了今天的《欢乐颂3》,黑红黑红。

人设浮夸,动机刻意,剧情悬浮,价值观飘忽……这一出山寨《欢乐颂》、假面“新五美”的伪都市女性群像剧之祸,到底谁该背锅——是变了的演员和故事?还是不变的出品方正午阳光,导演简川訸,编剧阿耐?

1

立项之后播出之前,“新五美”无疑是《欢乐颂3》最大的卖点。毕竟《欢乐颂》原作故事几被《欢乐颂2》开发殆尽,与其在原有故事上勉强续编,不如另起框架。有正午阳光的金字招牌在,剧迷心里嘀咕之余也还是会抱有几分期待。

结果,一腔热情与信任,到底还是被辜负了。

就问看完目前已更新11集的观众,“新五美”的角色你记住了几个?叶蓁蓁、方芷衡、朱喆、何悯鸿和余初晖,这五个经过编剧费心巧思并且每一个在剧中都被掉书袋介绍一遍依旧拗口的名字,充满了一股子短视频平台网红名字塑料味儿。

“新五美”的假面,撕掉它 热点新闻 第2张

“新五美”延续了女性群像剧的固定搭配:一个杀伐果断(或者金钱打底)的定海神针大姐大——比如刘涛的安迪、童瑶的顾佳(《三十而已》)、王珞丹的尤珊珊(《南辕北辙》)和江疏影的叶蓁蓁;一个出身底层并负重前行努力打拼的扶弟魔——比如樊胜美、朱喆;搭配一两个初出校园或虎头虎脑或懵懂无知的姑娘小白——比如邱莹莹、关雎尔、钟晓芹、何悯鸿和余初晖;再穿插一二个性不确定的但绝对自带任务、话题和热度的负责妖艳——比如曲筱绡、方芷衡。齐了。

人设先行,优化搭配都没有问题,但有两个基本的考量:人设本身能否立足?与主题是否匹配?

“新五美”是怎么结缘的?自我介绍必带“准科学家”的叶蓁蓁,在听闻邻居讨论消毒物品,就主动开启一段无关剧情但背得又多六看着就有多假的科学大普及。这个自称“富二代”的“准科学家”,当天就变身“请吃饭的漂亮姐姐”与2202新搬进来的“三美”俨然好姐妹。杨采钰扮演的另一美方芷衡一袭红裙出场,在四美在饺子馆聚餐并遭遇“裙底偷拍男”时,以专业的综合格斗身手一招制服偷拍男并送警。

江疏影饰演的“女一”叶蓁蓁,有百万豪车和大平层傍身,也有海归生化科学家和“富二代”之名,她的生活就是请小姐妹们吃饭并答疑解惑处理一点日常破事儿,妆容精致怎么看怎么像是《三十而已》里那个被海王骗了身心的柜姐王漫妮串片场了。十几集过去了,她的烦恼可能是父母太有钱搞得她没烦恼只好“日行一善”了?

再说金融高材生却隐姓埋名干了小人事的“女二”方芷衡。9集了,工作似乎只做了一个PPT,其余时间除了去健身房综合格斗,就只剩三件事合并为“走秀”一个主题:与公司里“富二代”李其行(仇人之子)若即若离吊足胃口,在同事面前刻意炫富来营造自己的“含富量”,并在邻居“四美”中维持神秘高冷人设。

网文小写手、“女四”何悯鸿是“谋女郎”出身,以“我可以为公司卖命,但是我不出卖人格”为信条,写不出来读者喜欢的文章,在本剧里随时随刻瞪圆眼掉书袋的模样像个99岁的老学究,以自觉正直的三观来毒舌其他四美的一切——不,毒舌算是褒义词,准确而言她这是一种品行存疑的狭隘的“说坏话”。编剧和中文系多大仇?必须澄清一下,真没见过我们文科生日常说话有这么掉书袋招人讨厌的,“幸福家庭的小孩”也不都是这么缺心眼子,啊喂。

一心救母亲于水火的“女五”余初晖,古灵精怪,目标明确,满脑子跳槽,一心“向钱”。在国企做助理工程师的她穿了露脐装出门上班,结果看到并不相熟的“女二”,开口就是“你穿这么隆重干什么?你们公司都是这么着装吗?公司发不发置装费?”你是小白,不是小白痴,确定没拿错剧本吗?

唯一正常的只有“女三”朱喆,工作16年一步一个台阶,专业并有同理心。不仅工作干得漂亮,而且在供弟妹大学毕业后坚决不做扶弟魔,机智布局应对上门伸手要钱的弟妹,堪称升级版的樊胜美。当然,观众对演技和三观过关的她并没有吝啬好评。

“新五美”的假面,撕掉它 热点新闻 第3张

试问,如果主要角色不能让观众情感共鸣,剧集又怎会有口碑?几个让人喜欢不起来的角色和几个演技生硬江湖人称“体寒”不能红的演员,可能互不嫌弃吧?只想对朱喆的扮演者张佳宁说,姐姐快跑啊。

2

女性明明有那么多美好和苦难可以展开书写与描绘,《欢乐颂3》却还在炮制这些空洞的标签化的女性角色来糊弄观众。

这还不够。

在《欢乐颂3》里,女性友情是速食的,女性成长是创伤厌男的,女性职场是不存在的……一一道来:

脾性爱好并不相投的五个人,为了完成“girls help girls”的KPI,一个个“社牛”附体。

最牛的叶蓁蓁,大概是“性转版女霸总”,第一次见面就请吃饭,当天首集和小姐妹们合力手撕“偷拍男”光速“定情”后,第二天见面就送来哈根达斯与2202的“三美”嬉笑打闹成一片。自带金钱与阶层优势的叶蓁蓁,之后便开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模式,专门负责为其他四美的生活清除一切障碍,至于“生化准科学家”的工作,可以一边手机聊天一边完成。这样围着你转的富二代朋友,谁不想要来一打。

“社恐”复仇女方芷衡,会在邻居戴着有色眼镜看自己时,对抛来的职场难题热心的答疑解惑。

至于两个社会小白何悯鸿和余初晖,更是一言不合天天互掐,一边大打出手,一边相杀相爱,唯独对渣男,一致对外。

是的,每一个现代女性都经历过一个到多个渣男,试问那个都市女性剧的编剧不是“渣男大法好”?且看《欢乐颂3》是如何开展渣男叙事和创伤叙事的:

第一集饭店偷拍男,第二集酒店性骚扰男,第三集亲爹家暴男,此外还有朱喆前男友普信男、余初晖前男友狗急了咬人男、方芷衡同事皆仇人之子的八角笼突袭男皆跟踪尾随男、方芷衡复仇对象之养成并性侵下属的霸总男……

“新五美”的假面,撕掉它 热点新闻 第4张

如果女性成长的驱动力是男性太渣,那么这部女性群像剧的三观,从起点就错了。

一次一次手撕渣男之外,女性成长了吗独立了吗进步了吗?看看她们的工作就知道了。

准科学家、金融人才、五星级酒店经理、网络写手、国企工程师……哪个不是光鲜亮丽自带话题,但编剧并没有展开去描述职场部分:叶蓁蓁的研究项目是什么?未知。金融人才委身小人事的方芷衡职场如何高能才可埋伏复仇?未知。与主编强行杠了一轮后的何悯鸿工作与创作可有变化与压力?未知。一心跳槽同时兼职跳舞老师的国企助理工程师余初晖工作如何努力又有何成绩?未知。只有五星级国际酒店客房部经理的朱喆通关除障好好搞事业了……编剧啊,不如再赐努力的朱喆一套房吧。

一部都市女性剧,如果职场身份不饱满的话,角色有怎么会深入人心?

也许创作者想的是,要什么深入人心,有热搜就够了。人物故事还没有出来,套路,段子、梗都已经摆好了。什么情节可以刺激到大众神经就原样来一出。是的,这部叙事没有行动线的剧,怎么输出观点呢?坐下来,聊嘛。

大家聊什么?合租禁忌、职场性骚扰、女性求职困境、女性婚育歧视、低学历逆袭、原生家庭之殇、长辈催婚大龄剩女……就问,哪一条不是话题犀利热搜备用?相关故事和剧情呢?基本没有。就差她们聊天时打一个字幕,“观众可以自行选择脑补此处画面。”你当这是话剧舞台,还是《好想好想谈恋爱》的片场?

女性议题的这种降维降智处理,处理掉的恰是剧集本身的水准。

今日的观众已经不是靠台词就接受输出价值的那拨观众了。

观众恍惚:《欢乐颂3》似乎好像讲了很多社会现实,好像又什么都没有讲?有了科学家女霸总金手指的加持,困境都不是困境,偶尔崩溃也只是过场,不,只是过家家。以至于当#欢乐颂3好像在演我#在微博发起话题时,有一条被高赞置顶,“不好意思我才没过得这么尴尬。”

说起尴尬,都2022年了,咱就说,也没多少食客的饺子馆强行系鞋带偷拍的那个变态男,编剧安排他去扶梯和步行梯偷拍可能更真实一点;咱就说,编剧难道曾在魔都上班族的早晨,看到过大家是如何把狼吞虎咽的早餐吃成优哉游哉的下午茶,还闲庭信步不急不忙的赶地铁?咱就说,拿到复仇剧本的方芷蘅和仇人之子李其行,有必要在八角格斗笼里合体摔倒并慢镜头差点亲上吗?

不是不能有套路,但如此俗套老套的套路,明明是再次挑战被这么多烂剧洗礼的观众们的审美底线啊。

3

为什么2022年的观众,不能再被降智投喂了?

梳理一下女性群像剧的历史,情况是这么个情况:

《欢乐颂》2016年播出时,多角色叙事的都市女性题材这才引起创作者和资本关注,第一个吃到螃蟹的正午阳光紧接着在第二年就上马播出了《欢乐颂2》。尽管2的口碑严重拉跨,但并不影响正午阳光当红炸子鸡的地位,续集的开发反倒刺激到市场上的制作对手们都来分一杯羹。

但是,复制三年后,才有一部柠檬影视的《三十而已》在2020年7月破圈。此情此景,正午岂能落后?2020年10月,腾讯视频称将继续联合正午阳光开发《欢乐颂》系列电视剧:“《欢乐颂》第三、四、五季已经为大家安排上了!让我们一起期待!”

这个时候的播出平台,已经是“女性群像剧”的天下了。2021年已经播出了十几部,大浪总会淘沙,剩下的是两极分化的口碑:2021年,《涩女郎》原著加成的《爱的理想生活》和冯小刚执导的《北辙南辕》因“含富量”过高都败于5分之下,唯有一部芒果的《我在他乡挺好的》因“不悬浮、接地气”在2021以8.1的高分出圈。

再看今年播出或官宣的这十几部:《第二次拥抱》(陈数、张歆艺、马苏)、《玫瑰之战》(袁泉、俞飞鸿)、《二十不惑2》(原班人马)、《芳心荡漾》(秦岚、蓝盈莹、郑合惠子)、《她们的名字》(秦海璐、白冰)、《心想事成》(毛晓、张俪)、《今天的她们》(宋轶、佘诗曼、李纯)、《女士的品格》(万茜、刘敏涛、邢菲)、《她的城》(张静初、高露、张含韵)、《灿烂的转身》(秦岚、邓家佳)、《姐姐的反击》《她只是不想输》(秦岚、张萌、刘芸)……能看出来谁家有一张收视率爆掉的脸吗?

《欢乐颂》6年过去了,女性群像剧的观众喜好在更新、审美在提高,女性所处的社会环境在改变,女性本身也在飞速成长:女霸总不再是观众心中的救世主,生活中也没有那么多完美的女精英,多元审美和语境下的女性对于身材容貌焦虑不再是单一的白嫩幼了——就像近日播出的《玫瑰之战》把四五十岁的袁泉和俞飞鸿磨皮到白嫩无褶引起了观众的愤怒。甚至,科技技术进步环境下的女性,和所有人一样,更加享受疏离和“社恐”了——就像有观众留言说“社恐”不适合自来熟的《欢乐颂3》。

新的市场下,出圈的卖相是什么样?肯定不是除了IP的三个字之外没有展现出任何独特内容竞争力的《欢乐颂3》。

“她时代”,如何将女性群像的故事讲的更打动人心,“贴近生活不悬浮”是底线也是金线:角色是否真的在上班在成长,生活方式是否真实不离谱,问题解决是靠霸总金手指还是现实逻辑。

总之,女性元素和群像标签都是外在,现实主义才是基本,而不是像《欢乐颂3》一样做一句“本剧延续了前两部的现实主义风格”介绍就够了。

“新五美”的假面,撕掉它 热点新闻 第5张

撰稿 | 三二七

策划 | 文娱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