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是《月生沧海》接档《星汉灿烂》延续热搜体质,一边是《沉香重华》定档8.18再现《沉香如屑》颜淡和应渊的上古奇缘,一时间影视作品“一剧两播”模式变得炙手可热。

影视作品拆分上下部,“一剧两播”迎来新风口? 热点新闻 第1张

随着其他待播作品陆续公布分为上下两部播出的消息,不得不令人思考影视剧“拆分”是否会成为IP创作的主流形式?拆了就能脱颖而出吗?

影视剧“一鱼两吃”:线性发展or各自独立

影视作品分为上下两部播出的模式由来已久,只是在早前大IP大制作流行时并未形成风口,随着近年来市场和政策对“剧集变短”的号召力度加大,“一剧两播”渐渐受到制作方和平台的青睐。总的来说,影视作品的拆分主要分为按照剧情发展和上下部各自独立两种模式。

第一种:故事呈线性发展,第二部延续第一部的故事情节。这样的设定无非是原著本来就分为两部,或是原著字数过长,分段展示才能呈现更多故事内容,典型代表为《与君初相识》《恰似故人归》和《星汉灿烂》《月生沧海》。

影视作品拆分上下部,“一剧两播”迎来新风口? 热点新闻 第2张

《驭鲛记》改编自九鹭非香的《驭妖》,上部《与君初相识》主要讲述了御妖师纪云禾与鲛人长意在万花谷从相互对立到互表心迹的点点滴滴;下部《恰似故人归》情节集中于成为北渊尊主后的长意,与重生前后的纪云禾产生的种种纠葛。

同属一种类型的《星汉灿烂》以其独特的家庭群像轻喜剧取胜,在豆瓣上斩获了7.4分的好成绩。上部《星汉灿烂》侧重点在程少商的家庭成长史与三位男主的感情描摹,下部《月生沧海》聚焦于凌不疑因复仇与程少商分离五年又重归于好的虐恋。

作品剧情线性发展的特点在于故事存在强关联性,不看上部的内容很难融入下部的剧情,因此在拍摄手法上与传统的大IP长剧集相似,导演的制作团队也多为同一批,提高了作品整体的完成度。在上下两部能够接续播出的情况下,也能够聚拢观众,引发下一波观剧潮。

第二种:一书两拍,古代与现代各自独立。典型代表为《周生如故》《一生一世》和《火王之破晓之战》《火王之千里同风》。

《周生如故》和《一生一世》脱胎于墨宝非宝的原著小说《一生一世美人骨》,《周生如故》讲述了一代名将小南辰王周生辰和名门之女漼时宜发乎情止乎礼的虐恋故事;《一生一世》则讲述了顶尖配音演员时宜与海归化学教授周生辰,在日常相处中萌生爱意并相伴终生的现实甜蜜故事。

2018年,人气漫画《火王》的古代和现代部分分别被拍成了上下部电视剧《火王之破晓之战》和《火王之千里同风》。上部侧重呈现火王仲天和司徒奉剑为拯救家园势与反派进行斗争,在磨难中相爱的美好神话;下部主要讲述了带有前世记忆的霸道总裁林烨为寻找返回神域的方法,与记者童风在一次次共患难中互生情愫的爱情故事。

一书两拍模式相对独立,不仅故事情节和时代千差万别,剧情中其他演员的重合度也并不高,即使该类拍摄手法倾向于在古代与现代场景的创作上埋下千丝万缕的伏笔,让一直追剧的观众感受到熟悉体验,其他观众也完全可以将其当做两部剧来看,哪怕没看过上部,对于下部剧情的理解也不存在隔阂。

分上下部备受追捧?实则机遇与危机并存

2020年,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电视剧网络剧创作生产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提倡电视剧不超过40集,鼓励30集以内短剧创作,虽非刚性要求,但政策的号召无疑加速了剧集拆分上下部的趋势,其所带有的双刃剑属性也随之而来。

古偶多由大IP改编而来,体量大字数多,《娇藏》原著72万字,《驭鲛记》85万字,《星汉灿烂》原著超100万字,在原著故事情节完整、人物形象丰满的基础上,若改编删减过多内容会引起原著粉不满及故事情节突兀的问题。剧集内容一分为二,规避了对影视剧集数的限制,使大IP能绕开这个限制,拍出情节流畅完善,服化道在线,完成度较高的作品,恢复到古偶的鼎盛时代。

影视作品拆分上下部,“一剧两播”迎来新风口? 热点新闻 第3张

此外,质量过硬的拆分剧不仅能够让演员获得二次曝光的机会,在口碑和热度上有所提升,还能在演员片酬上规避掉限制,在签约头部演员方面有更多操作空间。在《周生如故》播出期间,累计19次蝉联猫眼数据的剧集冠军,《一生一世》更是贡献了蝉联32次冠军的好成绩。截然不同的两个时代,制作方有意识地引导观众两部剧梦幻联动,伴随社交媒体的话题讨论,任嘉伦和白鹿两位演员的搜索指数在各大平台均位列前三,为后续资源的接洽铺垫了道路。

红利的诱惑下,危机也不容忽视。不可否认,一剧两拍的操作模式为剧集注水提供了可能性,不脱水的古偶剧会加速审美疲劳,在一部长达40集的作品中只讲两人分分合合的爱情故事,情节一马平川,故事冗长复杂,大量出现这样的案例后,古偶剧的口碑会反噬严重,观众也不会为此买单。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故事考究外,排播上也要考虑是否能够满足无缝衔接的要求。如果两部剧在播出期间未能及时衔接,一是需要进行市场再预热,增加花费;二是两部剧之间在细节上总有关联性,相隔时间较长,观众忘记情节,早已不利于借助之前的热度进行联动营销。

《大唐荣耀》的BE结局使观众感到遗憾,在当时掀起了一波讨论热潮,若及时播出《大唐荣耀2》弥补遗憾则能接续热度,但因档期断层,《大唐2》播出时没有太大水花。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2017年的《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与《虎啸龙吟》上,时隔多月的排播方式不仅引发了观众的质疑,导演张永新也对没能连播表示十分遗憾。可见,“一剧两拍”的模式也并非绝对妥帖。

影视作品拆分上下部,“一剧两播”迎来新风口? 热点新闻 第4张

虽然拆分剧存在风险,但在政策的号召和题材红利下,仍有不少创作者趋之若鹜。嘉行传媒的《娇藏》以上部《海棠笑春风》(28集)和下部《柳下正停舟》(25集)的形式备案;正在拍摄中的《乐游原》也被拆分成了《乐游原》(22集),《永遇乐》(28集)上下两部;《长相思》分为35集+35集的模式播出,就连总台央视的片单上,也出现了《大汉赋》上下两部的身影。

古偶剧受众庞大,与粉丝口味重合度高,流量价值显著,所蕴含的能量不容小觑。从当前的备案剧来看,“一书两拍”对于创作者而言已经成为了一种创新性的尝试,在种种因素的驱动下,头部古偶在一分为二的情况下或将迎来一波开发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