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德留收受的贿赂款里,近一半用于和情妇王某凤的分手费。

  这位在公安系统工作了34年的云南宣威市公安局原政委,2003年与洗脚妹相识,二人发生婚外情并育有一个儿子,户口落在龙德留妹妹名下。2016年二人分手,龙德留用50万贿赂款买断这婚外情。而他也因受贿102万元,一审获刑4年半。

  

“官员与洗脚妹婚外情生子”细节:妻子患乳腺癌,情妇结婚无望提分手,支付一半贿赂款 官员 洗脚妹 婚外情 妻子 乳腺癌 情妇 贿赂 第1张


  “八小时”外公安集体打麻将

  在宣威市公安局任职期间,龙德留工作八小时外,主要的一项活动就是召集公安局人员与当地老板打麻将、打扑克。

  这项保留活动是时任公安局局长尹大宝组织起来的,主要目的也是讨尹大宝欢心。据裁判文书,常参与牌局的商人刘某称:“打麻将基本上各人有各人的目的,我是想跟他们搞好关系,整点工程做做,龙德留他们是想得到提拔,所以我们基本上都不会赢钱,赢钱的只有尹某。”

  尹大宝曾是风光无限的“禁毒英雄”,他一举侦破2002年亚洲第一毒品大案、一次缴获海洛因672.9公斤,2009年热播剧《忠魂》的主角也是以他为原型。警察网2009年刊文写道:“从警二十多年,在缉毒这个龙潭虎穴中已战斗了18年,先后被授予‘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禁毒先进个人’、‘党风廉政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荣立过个人一、二、三等功。”而2019年9月,尹大宝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落马。

  牌局里龙德留和商人刘某很快熟悉起来,在平时的相处过程中互称为“老表”。在牌局上,为拉近关系,刘某分六次给龙德留行贿8万块钱。

  很快,龙德留就不负所托。2009年宣威市公安局要建科技楼,龙德留是建房领导小组副组长,负责外部协调及项目监督检查。在刘某多次提及想做这个工程后,龙德留就向尹局长推荐并获同意,后来刘某顺利中标科技楼Ⅰ标段。在建房过程中,龙德留在检查督促时,亦没有为难过刘某。

  此后刘某多次出钱感谢龙德留。2012年龙德留要在老家盖房子,让刘某赞助10万,刘某随即以过春节的名义送上。2017年龙德留妻子乳腺癌,刘某前来看望并送上2万元的补品费。

  帮黑恶势力取保,“三四天就放了出来”

  2012年,龙德留时任宣威市公安局政委。

  当年红地沟煤矿被当地群众围堵,不准生产,经营者郑某请求龙德留帮忙。听到情况反映后,龙德留立即成立调查组开展调查工作,最后立案侦查,不到两个月破案,恢复了煤矿的正常生产。

  当时龙德留还有一项工作是分管治安,负责炸药的审批。郑某的煤矿在一次审批中材料不齐未被通过,在龙德留关照下,很快通过审批。

  为表感谢,郑某以拜年的形式两次送给龙德留2万元和8条云烟。

  2016年春节前,因车位纷争,宣威市公安局宁某的车玻璃被黑恶势力团伙成员张某打烂,张某被刑事拘留。张某哥哥找朋友向龙德留行贿10万元,请求将张某在过年前取保出来。龙德留打了个招呼,仅仅过了三四天,张某就从看守所放出来了。

  10年婚外情生子,户口落在妹妹名下

  2003年龙德留在洗浴城认识了洗脚妹王某凤。2006年左右,龙德留为照顾她的生意,经常来找她洗脚,慢慢地产生感情。据龙德留供述,其酒后与王某凤发生性关系,女方称,认识时知道对方有妻子。

  2008年她为龙德留生下一个儿子,儿子的户口落在龙德留妹妹名下。

  龙德留称,2013年左右对方逐渐看不到结婚的希望,慢慢地死心了。女方表示,2015年,她认识了现在的老公,并下决心与龙德留一刀两断。

  2016年9月左右,女方跟龙德留说:“之前都是我在带孩子,我也辛苦,现在想在曲靖买套房子,问到一家的房子要50多万元,这么多年了,我也不容易,另外孩子我不抚养。”

  根据女方说法,龙德留表示:“我没有钱,但是我会想办法整了拿给你,孩子我会抚养,我们的关系到此结束。”

  2016年9月份左右,二人同意分手,孩子由龙德留带到宣威读书抚养,他出50万元分手费给女方。

  女方收到补偿费后,与龙德留就没有来往,她称,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就结束了,不知道龙德留拿给我的50万元是从哪里来的。

  受贿50万,为买断婚外情

  50万分手费由煤矿老板邱某、宾馆老板叶某买单。

  2016年10月份,龙德留把婚外情、私生子及分手费50万元的事情告诉煤矿老板邱某,他称:“这次你要帮帮我了,你要拿出40万元支持我一下,帮我解决这个问题。”

  邱某说:“这个事算你运气好,还没有惹出大事来,你媳妇为人也好,不要为这个事情影响家庭,我拿出40万元给你”,他知道龙德留是宣威市公安局的政委,是有身份的人,把钱拿给他别指望会还,而他也不会问龙德留要。

  邱某表示,此前龙德留曾找他借过两次钱,自己都拒绝了。第三次不好拒绝,再说这事情处理不好,会影响龙德留的名声和家庭,他也就完了。二人是多年朋友,既然这次龙德留有难,主动开口,他也就只好拿了。

  据裁判文书,龙德留没有写过书面字据给邱某,至一审判决也没有退还40万元。不过邱某强调,其煤矿证照都是齐全的,龙德留没有帮其做过什么事情,其也没有请龙德留帮过忙。

  剩下的10万来自宾馆老板叶某。他表示,龙德留曾说和洗脚妹生子,但不可能和她结婚,已经协商好给50万元的分手费,“如果这件事情曝光出去,我和我家就完蛋了,我没有钱,也不敢告诉媳妇向她要钱,我也没有办法,求求你帮帮我,你要拿出10万元出来支持我,帮我把这件事情处理掉。”

  叶某之所以帮助龙德留处理其婚外情,是因为龙德留在干部提拔任用等方面有一定的话语权和建议权。

  叶某的儿子2007年4月调宣威市队工作。多名证人表示,龙德留时常提及叶某儿子,说他工作能力强,也有上进心。2010年宣威市公安局采用竞争上岗的方法,叶某儿子报名参与竞争刑侦中队长这一副科岗位,面试时龙德留打招呼示意其他班子成员“分打高点”,最终叶某儿子以综合成绩排名第一顺利任职。

  之后为解决儿子正科待遇,叶某多次提出,让龙德留向领导推荐他儿子。

  “只要有人提叶某儿子,龙德留都会说他的好话,说他为人好,工作出色。”证人表示。2013年3月,公安局开会讨论干部提拔人选,龙德留也是大力推荐叶某儿子,说他业务能力强,各方面素质好,政治坚定等,最终叶某儿子被提拔成正科。

  叶某儿子顺利解决了正科待遇,于是龙德留找其帮忙出钱时,叶某二话不说就拿了10万。

  龙德留凑齐50万,买断了自己的婚外情。

  

“官员与洗脚妹婚外情生子”细节:妻子患乳腺癌,情妇结婚无望提分手,支付一半贿赂款 官员 洗脚妹 婚外情 妻子 乳腺癌 情妇 贿赂 第2张


  2019年5月8日,曲靖市纪委监委通报4起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典型问题。

  通报指出,龙德留利用担任宣威市公安局政委职务之便,收受张某黑恶势力犯罪团伙钱财,帮助其成员逃避法律处罚,同时还涉嫌其他违纪违法问题。2019年4月11日,龙德留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官员与洗脚妹婚外情生子”细节:妻子患乳腺癌,情妇结婚无望提分手,支付一半贿赂款 官员 洗脚妹 婚外情 妻子 乳腺癌 情妇 贿赂 第3张


  2019年12月27日,经云南省陆良县法院审理查明,2008年至2017年期间,龙德留利用担任宣威市公安局副局长、政委的职务便利,先后收受或索要刘某等人贿赂款共计102万元,在工程承揽建设及工程款拨付、违法案件处理、职务晋升调整等过程中,为他人谋取利益。

  龙德留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40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