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访网络色情直播:女主播直播中过劳猝死…… 网络色情 直播 主播 猝死 第1张


  6月10日凌晨,河南“网约车司机”车某涛驾驶着一辆白色长安车,21岁的“女乘客”独自坐在后面。两人攀谈了一会儿,司机在车内喷洒了些不明液体后,借故买水离开。5分钟后,车某涛返回车内,一身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已经晕倒。见状,司机对其进行了“性侵”,整个过程出现在他手机上的一个直播平台中。

  没过多久,此事被发布到网络,涉事网约车公司选择报案。郑州市公安局进行调查后,在6月12日通报了调查结果。

  原来,

  车某涛与“女乘客”为夫妻关系,所谓“迷奸”是两人提前设计好的情节,目的是通过色情表演吸引他人围观并获得打赏。

  目前,这对来自新乡的小夫妻已被抓获,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实际上

  ,在官方严厉打击之下,网络色情直播(简称色播)在主流直播平台上已难寻踪迹,但隐藏在地下的网络色情产业,并无收手迹象。

  《凤凰周刊》记者暗访发现,他们的运作方式非常隐蔽,

  一般先通过微博等平台发布隐性广告,然后一步步将网友引入其中。

  为逃避打击,商家们除在APP直播外,还通过网络社交账号从事色情产业。如果被发现,会马上换号另起炉灶。

  而地下网络色情直播中的

  剧情,除前述的“网约车司机”外,还有“天台偶遇”“中介看房”“旅行搭讪”“家教补课”等诸多系列,甚至有偷拍性质的“宾馆开房”“女士SPA”“商场试衣间”等私密视频。前不久,还有男子在街头直播猥亵女性……

  这类违法的地下网络色情直播,

  拥有着稳定且庞大的客户群,很多表演场景,甚至是来自网友的定制。还有商家还推出一对一语音、视频裸聊。近一年时间来,又出现一种性暗示式的“助眠影音”

  ,并在多个主流平台上延续至今。

  微博为

  色情直播最大推广源

  职场、人妻、教师、萝莉,

  剧情花样翻新

  今年32岁的李凯(化名)是一名“职业鉴黄师”,从业两年来,他最直观的感受是,

  地下色播越来越猖狂了。

  不过,在官方“净网”专项行动打击下,一般人要想找到这种色播平台并不容易了,但对于“老司机”们来说则轻而易举。

  据李凯长期观察,目前

  地下色播的第一推广源,主要是微博

  ,推广者们并不会使用特别露骨的关键词。在李凯的指导下,记者输入几个关键词后,果然迅速搜索到大量隐性色情广告。

  

暗访网络色情直播:女主播直播中过劳猝死…… 网络色情 直播 主播 猝死 第2张


  “马某墨”微博发布的网络色情直播引流广告。

  以“马某墨”微博为例,6月13日上午,该博主发布了一则微博,内容是一个网络小说片段,在配图中留有微信号,并注明都是“精品”。李凯说,图片上的文字很难屏蔽,所以从业者们都选择这种格式发布。

  当陌生人添加该微信号时,对方微信名一般是“此号已满,请加另个号码XXX。”最终与商家联系上后,

  要想获得色播平台下载地址,一般每个链接售价是98元。

  用户付款后,商家会发送下载地址,待注册完毕后,还需要一个邀请码,没有该邀请码,大多平台无法注册。而注册时,有的连手机号都不用,更谈不上认证,

  商家也不会考虑用户是不是未成年人。

  

暗访网络色情直播:女主播直播中过劳猝死…… 网络色情 直播 主播 猝死 第3张


  用户付款后,商家会发送下载地址。

  之前引起关注的“网约车司机迷奸”事件的平台,名为“星恋直播”,目前已停业。所以,商家们暂停了对该平台的推广,目前正大力推广的有“J某直播”“爱某直播”“新某直播”等。

  在这些平台上,实时互动的色播毫无收敛。其中一个平台上,一个戴着口罩的中年男士在一名女“中介”带领下,去了一栋四面毛坯的建筑内,

  两人演绎的是买房前看房的场景,周围有专门的拍摄团队。

  直播不久,围观网友就不停地刷着礼物,高呼赶紧开始。

  很快,中年男子假装羞涩地说:“如果和我做点什么,就考虑买你的房子。”女孩“推诿”一番后,两人便在网友围观下,发生了关系。为让场景更逼真,还有人在画外进行大声斥责。

  关键时刻,直播中的礼物几乎霸屏,其中最贵的礼物是1999元。

  与此同时,在另一个平台上,

  一名女子正在楼顶晒衣服,然后有“陌生男子”前来搭讪,并“强行”与女孩发生关系,

  事后威胁说:“敢报警的话,杀你全家。”女孩蹲在地上“痛哭流涕”。

  有个色播平台,

  还直播了“疫情期间女老师补课”场景。

  视频中,戴眼镜的女老师满脸严肃,年轻男子穿着校服一样的上衣。最后,“作业”没翻几页,在网友礼物簇拥下,两人发生了关系。

  而这些色播平台在开播期间,进入“房间”的人几乎是以秒计算,

  同时几万人在线是常态。

  主播们除模拟场景外,大多是赤身裸体坐在镜头前,与网友进行大尺度互动、交流。

  和正规APP不同,在这些色播平台界面上,找不到任何运营方的信息,即便有需手机号验证码的,也看不出任何端倪。以“爱某直播”为例,该平台系统短信只显示【as直播运营中心】,其电脑端域名也无注册信息。

  “大多执法者,仅知道有这种情况存在,很难找到源头。

  ”李凯说,这就是地下色播猖獗的原因之一,

  “体量太大了,根本忙不过来,有时候举报过去,也无从下手调查。”

  让李凯哭笑不得的是,色播平台还会刷热度。不久前,鲍某明事件发生后,“萝莉”一词又被广泛讨论。很快,就有平台推出身穿“洛丽塔”衣服的少女系列视频。

  其中,

  一个露脸少女大白天在公园中,进行身体裸露表演。

  每走几步,她的裙子就会被偷偷掀开,这一幕还被“路人”看到,女孩毫不在意,又在大街上小巷中做出同样动作。很难说清围观网友是什么年龄阶段,但没一个人指出

  这疑似未成年人表演。

  

暗访网络色情直播:女主播直播中过劳猝死…… 网络色情 直播 主播 猝死 第4张


  在街头进行裸露直播表演的年轻女孩。

  地下色播平台表演的主角虽多是女性,但也有男性。

  在一场高人气直播中,就有一名男子在商场和公交站台等场所,尾随于女性身后进行自慰,围观网友称之为“探花”,并对其进行打赏。视频中,他随机选择,遭猥亵的女性并没察觉。

  事实上,这些色播平台很狡猾,他们在直播时,网友很难分辨其所在城市,演绎者大多使用普通话或者不说话,几乎不暴露任何能显现细节的信息。

  而这些平台还在长期招聘“女主播”。其中一个客服说,内容就是色情表演,

  主播分成在30%-45%之间,“最近应聘者很多,大概是受疫情影响,不少线下色情从业者被迫转行吧。”


  网络色情商家的套路。

  “新科”介绍,有的平台只需注册就能直接观看,主要靠刷礼物盈利。还有一些平台则是注册后必须先充值,否则任何直播都看不了。而

  最赚钱的平台,通常是一半色播,一半赌播。

  前述“爱某直播”平台就是如此。记者注意到,里面女主播在进行色情表演时,很多时候会将大尺度内容引向“六合彩”。

  

暗访网络色情直播:女主播直播中过劳猝死…… 网络色情 直播 主播 猝死 第5张


  某色情直播平

  台中,左侧为黄播,右侧为赌播。

  6月13日,一名女主播在该平台进行“黄赌”直播时,有人问起“网约车司机迷奸”事件,她自称认识那个女孩,并表示已影响到整个行业,“老铁们,这几天老板不让我们露太多了,想看更劲爆就加我其他号。”但也有女主播并不在意,仍继续大尺度表演。

  在“鉴黄师”李凯介绍下,一名曾经的女主播思思接受了《凤凰周刊》的采访。她说,

  国内有很多公司在开发这种APP,前两年能在手机应用商店里正常下载,上架时大多打着社交软件名义

  ,但遭频繁投诉后,目前在应用商店里无法下载,必须将网址复制,在浏览器中下载。

  “如果被封掉的话,只要老板不被抓,就换个APP继续玩。”

  思思说,自己之前给一个福建老板工作,

  “他一年挣了几千万,听说今年生意整体不好。”

  另据介绍,

  色情主播们大多在出租屋进行表演,上岗前要进行简单培训,

  “主要是脸皮要厚,否则没法做下去。”

  而且,

  老板会与主播签订“艺人合同”,

  受雇主播不能出现在其他平台,“轻则扣钱,严重的话,老板会将我们的视频寄回老家。”思思说。

  “老板也会养几个女主播在身边,主要是做定制内容”。

  在思思印象中,如果遇到这样的客户,主播除正常分成外,还有额外奖励,但她不清楚客户群的规律与分布。

  思思在色播行业做了两年,这种播龄已属于前辈级,大多时候她都能接受客户要求,但不涉及未成年人内容,

  “有的客人真变态,总要求有幼女内容。”

  至于前老板的近况,思思因为离开公司有段时间了,所以不太清楚。不过,在她看来,

  色播之所以火热发展,还是因为市场需求太大。

  目前,依靠做色播挣了些钱后,思思经营着一家服装店,她很满意现在的生活,“过去的就不要再提了。”


  在这场户外色情直播中,有9.6万人在线观看。

  在“小溪”发送的清单中,她的团队能提供多种服务。其中,最便宜的是色情文字对话和语音条。目前,文字价格每分钟5元钱,20分钟起售;裸照每张10元,10张起售;语音条每分钟5元,20分钟起售;QQ语音通话,每分钟也是5元钱,20分钟起售。

  “小溪”称这些项目利润不高,她主推的是视频裸聊,

  “不露脸的话上限为1小时,880元;露脸最多半小时,收费900元,价格比前两年翻倍了。”

  如果需定制场景或服装,要另外收取几十元费用,一般是扫描支付宝的二维码付款,“不要绑定自己的银行卡。”

  “小溪”透露,

  她手上有100多个女孩和100多个男孩,分布在全国各地,

  她会根据每个人的特长进行分类。接单后,再根据要求,迅速检索出客户提出的标准,比如所在城市、学历、年龄等。

  “前两年,很多人只提供语音和文字聊天”。“小溪”称,

  这两年都想接视频单,把妆化得浓一点,没人看出来。

  在裸聊江湖中,也有一些铁规矩。

  比如,要提前多注册一些社交账号,每个号只能用一次,结束后永远不能再登录;要专门买一部手机工作,服务时不能安装SIM卡,只能用无线连接上网……

  如果有人违反这些规矩,数千元押金不退,且有被清出行业的可能,“再者,

  千万不能私下加客户,以免有人钓鱼。

  ”“小溪”说,

  所得利润对半分,“做这行的人很多,是你难以想象的数量,老板的话,每年挣个一两百万很普遍。”

  “小溪”分析市场火爆的原因,

  “生活压力大,大家以这种方式减压。”

  而且,

  很多客人晚上如果不聊会儿,就难以入眠,

  “经常临时高价加时,这种一对一方式,就像恋人之间聊天,根本无法监控。”

  为了验证“小溪”的说法,李凯先后添加了多名裸聊女孩。付费后,马上有人来打招呼,女孩们多在20岁左右,

  不少人是专职,而兼职人员中既有学生,也有上班族。

  从业理由五花八门,有的说是为了买化妆品,也有人说是为了还房贷和车贷。

  一个叫“妖妖”的女孩来自东北,她说与男朋友是异地,自己在一家医药公司做前台,早前从事游戏主播,因为收入不稳定,在他人推荐下,进入了裸聊行业。

  对于这份工作,

  “妖妖”说并没有什么羞愧之心,她觉得和客户不可能认识,也不用发生线下关系,

  “聊完就删除了,配合着演戏呗,我老板每次都要删除客户的记录。”

  “妖妖”自称,她

  入行才4个月,已经挣了8万多。

  她也觉得非常累,因为大多在晚上接单,需整宿熬夜。据她介绍

  ,前两年行内

  有个女孩,由于接单太多,直接在服务时猝死了。

  

暗访网络色情直播:女主播直播中过劳猝死…… 网络色情 直播 主播 猝死 第6张


  某色播平台中的充值区。

  虽然行内规矩是不能加私信,但也有人会突破底线。

  一个名为“花花”的女孩,自称家在中原某地,中专毕业后换了很多工作,在同学介绍下从事裸聊。刚开始,她严厉拒绝私下添加,李凯给她发了666元小费后,“花花”便通过了。

  “花花”说,自己在南方某市专门租房子从事裸聊。她说害怕在老家遇到熟人,所以才选择远些的城市,“也没那么好做,

  如果被客户投诉了,会被扣钱。

  ”

  所以,

  “花花”偶尔还得给老板发个红包,一来是处好关系,另外是能多派单。

  她们有个社交工具群,如果有客户咨询,老板会把要求发到群里,然后大家迅速抢单。不过,也有女孩因个性太强,很快就被迫退出。

  有个名为“忘我”的女孩就是如此。她说,经常有客人提出过分要求,自己受不了侮辱,就离开了裸聊界。后来,她又尝试了几份工作,觉得赚不了钱后,又回归到网络色情界。

  在李凯长期跟踪中,

  “忘我”目前主要售卖色情视频,“她的资源是‘偷拍系列’,例如试衣间、女士全身按摩,和开房视频等。”

  据李凯透露,这些偷拍视频并非“忘我”独家所有,也是花钱从特殊渠道购得的,售价是进价的10倍以上。“忘我”也专门注册了微博,经常发布这类信息,她说,

  “每月也能收入1万多,挺知足了。”

  不过,“忘我”最近准备转行,从去年底开始,她在一些平台上看到了

  “助眠”系列视频,“就是借助工具,发出各种情色声音”。

  记者注意到,这种形式的视频目前在多个主流平台上传播,有人是在模仿正常声音,但大多主播进行情色暗示

  ,“一边打击,一边翻新花样。”

  李凯说,

  “要彻底消灭,太难了。”

  针对采访中遇到的网络色情信息,《凤凰周刊》记者已向有关部门进行举报。

  对于采访中发现的这些现象,记者联系了警方,

  一位警察表示很为难,并建议记者向扫黄打非部门举报,“这个情况是挺严重,但去哪里找他们呀,我还天天担心儿子不要把钱打赏给女主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