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受别墅后还特意交代“退休再过户”,常德这个财政局调研员收“好处费”敛财千万 别墅 退休 过户 财政局 调研员 第1张


  曾任常德市融资监督管理办公室主任、常德市财政局调研员的毛远征,手中权力不小。

  2008年至2018年,毛远征利用职务便利,为多名商人在成为融资中间人、对接市政工程建设权或者承揽相关工程等方面提供帮助,毛远征也从中收获了巨额"好处费"。

  据统计,毛远征共计收受人民币约1738万元、港币2万元。近日,常德津市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毛远征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

  提供融资帮助受贿1700余万元

  2007年10月,毛远征任常德市融资监督管理办公室主任。次年8月,常德市融资监督管理办公室更名为常德市融资与债务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市融资办)。2009年7月至2015年6月,毛远征任市融资办主任。2015年7月,毛远征任常德市财政局调研员,先后负责融资与债务管理、引进战略投资者等工作。

  2008年至2018年,毛远征利用担任市融资办主任、市财政局调研员的职务便利,为胡某等人在成为融资中间人、对接市政工程建设权或者承揽相关工程等方面提供帮助,收受上述人员所送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700余万元。在这些行贿对象中,仅胡某一人就向毛远征行贿了479万元。

  2008年,常德市政府刚出台融资中间人政策,胡某从中嗅到了商机,他许诺给天鹰公司一定费用,在天鹰公司的牵线搭桥下与毛远征相熟。

  "胡某可以从银行融资,我介绍了融资政策,欢迎胡某参与融资。"在毛远征看来,胡某是个办事可靠的人,他先后10余次从不同银行成功融资,融资总额在30亿以上。

  毛远征到底给胡某提供了什么帮助?2010年在某银行鼎城支行任副行长的黄某证言显示,2010年4、5月的一天,毛远征称胡某是德山皇木关污水处理厂融资贷款的中间人,要黄某和胡某联系配合。"融资中间人是融资办确定的,银行只负责按程序审批。"黄某称,胡某作为融资中间人,一是在贷款申报过程中多次提供车辆送银行的人到省行汇报、递交材料,并承担了融资过程中的费用,二是请毛远征出面与银行联系,三是打着银行的牌子与经投联系对接融资过程中的相关工作,四是与市融资办沟通,为银行提供相关政府文书。

  转包费通过送别墅方式给予

  胡某不仅顺利完成了融资,还取得了价值13亿元的市政工程建设权。赚得盆满钵满的胡某一直对毛远征心存感激,千方百计找到了一个隐蔽的方式给毛远征送钱。

  2014年,胡某将常德市环湖路(柳叶湖北岸段)工程项目建设权送给毛远征,毛远征后安排谭某负责该项目施工。2014年8月8日,为掩盖给毛远征送工程项目建设权的事实,胡某与谭某签订了一份虚假协议,约定胡某会收取工程量13%的转包费。该工程已竣工结算,最终评审3886万余元。"这个利益就是我变相送给毛远征的贿赂款。"

  工程竣工之后,按照约定谭某需要给毛远征转包费约479万元。"毛远征说我辛苦了,他只要8%的费用,剩下的算作我的工钱,我听了很高兴,按8%计算只有约295万元。"

  这笔转包费谭某没有直接转给毛远征,而是征得毛的同意之后,在常德碧桂园给毛远征买了一套价款348.2139万元的别墅。

  谭某通过毛远征,在成为融资中间人、融资、对接市政工程建设权等方面也谋取了不少利益,个人行贿给毛远征的110万元。

  收受别墅后交代"退休再过户"

  记者梳理发现,毛远征的受贿明细中,除了上述的碧桂园别墅外,还有两套别墅,一套位于长沙望城区,一套位于长沙市开福区。

  位于长沙望城区黄金镇雷锋大道西侧北纬28度小区的这套别墅,价款413.6万元,是蔡某送给毛远征的。

  蔡某从2012年开始融资,先后在多家金融机构融资10多个亿。

  从2012年至2018年,蔡某连续7年每年过年给毛远征送3万元的大红包,还特地投其所好给毛远征送了别墅,登记在蔡某司机的名下,毛远征特意交待"等他退休了再过户"。

  第三套别墅位于开福区绿城青竹园小区。2009年至2017年,毛远征先后多次收受商人张某所送红包15万元,以及一套位于长沙市开福区绿城青竹园小区的别墅,别墅价值391.6697万元。

  法院审理认为,毛远征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且数额特别巨大。判决被告人毛远征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