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来临之际,小儿子也进入考研冲刺阶段。这个消息在村里一传开,赵东红“破烂王”的外号被邻里乡亲叫得更加响亮了。也不难听出,乡亲们羡慕的语气中夹杂着几分“嫉妒”,凭啥他一个收破烂的,就能供出一个研究生、一个准备考研究生的儿子?可有多少人知道,靠收破烂供两个儿子读书的赵东红,35年间付出了多少酸甜苦辣?个中滋味,只有他自己品得纯正,两个儿子看得明白。

  

酸甜苦辣的父爱:陕西男子收破烂35年,坚持让俩儿子读研 父爱 陕西 收破烂 第1张


  酸:他在回家路上捡破砖

  “破烂王”家里要出第二个研究生的消息不胫而走,这让世代以耕种传家的关中铜川耀州区小丘镇移村甚是议论了一阵子。苦尽甘来,老赵家这是要翻身了。

  在多生多育力量大的上个世纪那个年代,赵东红兄弟四人却只“留下”了弟兄俩:二哥到了成家的年龄,由于家里拿不出彩礼钱,做了上门女婿,三哥干脆早早就送了别人。只剩下大哥和自己一大一小继承赵家的香火,那个年代,家里穷成啥样才会把男劳力送出去可想而知。

  

酸甜苦辣的父爱:陕西男子收破烂35年,坚持让俩儿子读研 父爱 陕西 收破烂 第2张


  少了两个哥哥将来需要结婚生子的“巨额”支出,却并没有改变整个家庭的困窘现状。赵东红13岁那年,卧病在床3年多的母亲离世,还在上小学的他只能和父亲相依为命,大哥抚养两个女儿,生活也是过得捉襟见肘,根本无力接济他们。早当家的赵东红从小节俭勤劳,放学回家的路上,看到半截砖头都会捡回家,对贫穷的理解,他比许多同龄人来的更早也更深刻。

  初中上完,他没能考上中专,也无钱上高中,尚未成年的他辍学在家,几经尝试,开始了收破烂的营生,不料想这一干就是半辈子。

  

酸甜苦辣的父爱:陕西男子收破烂35年,坚持让俩儿子读研 父爱 陕西 收破烂 第3张


  甜:供出两个儿子都读研

  欣慰的是,在自己前半生的艰辛努力下,两个儿子都很争气,一直以来,学习从来没让人操过心,小儿子完成西安工业大学本科全部学业以后,正进入考研的冲刺阶段,大儿子读完西安理工大学研究生,即将去上海一家公司上班。

  “我是破烂王,老赵(笑)。”这是6月18日赵东红通过三秦都市报记者添加微信时的介绍,这是一条手动输入的介绍。见到老赵的时候,6月中旬的天气,他竟然还穿着一件厚外套,在家门口忙着晒被雨水淋湿的废纸板,本就不高的个头又佝偻着腰,54岁的他,看上去真是有点“老”。三十多年风里来雨里去,岁月的痕迹全部刻在了脸上。露出的笑容里却又透露着几分得意,他知道这次采访是因为他家出了两个大学生,并且全部仰仗于并不被人看好的收破烂营生。

  赵东红将“破烂王”的称号从他称变成自称,是从小儿子考上大学以后的事。想当初从借50元本钱出门的那一天,他是抵触“收破烂”这个职业的。初中毕业辍学以后,除了一辆上学用的旧自行车,再无别的资本,“从一个亲戚那儿借了50元钱,找来两个蛇皮口袋,我硬着头皮出了门,前半天我都不敢吆喝。”回忆起第一天出门收破烂的情景,赵东红说的很流利,显然记忆深刻。

  克服了最初的腼腆和抵触心理,当天收当天卖每天能挣多少一清二楚,看得见摸得着的劳动成果成为他坚持下去的动力。“其实在收破烂之前我干过一段时间零工,活儿少的时候排不上号,活儿多的时候才能轮上自己,没保障。”赵东红说,坚持一直收破烂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自由,只要愿意天天都可以出工。

  

酸甜苦辣的父爱:陕西男子收破烂35年,坚持让俩儿子读研 父爱 陕西 收破烂 第4张


  苦:三年累死了一头驴

  深刻的记忆源自30多年的坚持,实在太辛苦了。“刚开始骑自行车收东西,后座上三角大杠上有时候连车把手上都挂得满满当当,只能推着走,脚板磨起泡是常有的事,后来出去一趟收的东西越来越多,换了一辆架子车,手上水泡破了以后,又辣又疼……”说起当年的经历,赵东红如数家珍。就这样骑了两年自行车拉了三年架子车之后,他买了一头小毛驴。

  有了毛驴拉车,顿时轻松许多收入也有所增加。花两年多时间攒够了600元彩礼钱,赵东红迎娶了同村小自己两岁的妻子王粉茹。再一年,第一个儿子出生。新生命诞生得并不顺利,难产。邻居吕巧兰是村里的赤脚医生,却第一次见到一只脚先生出来的特殊情况。人命关天,吕巧兰说赶快送医院吧,赵东红把吕巧兰拉到院子里,“我身上只有10块钱,咋住得起医院……”

  无奈之下,吕巧兰给镇上医院的同学打电话,来家里接生,从夜里忙到天亮,总算是母子平安。又累又饿的邻居走进厨房,发现除了给孕妇准备的三个鸡蛋再无他物,吕巧兰把同学带到自己家里做了顿饭,才算是把事情了了。

  家里又多了一张嘴吃饭,赵东红能做的只能是多出去多收东西,也许是负荷太重也许是积劳成疾,那头毛驴只干了三年活儿,累死了。

  说起这些经历,妻子王粉茹一度哽咽:“吃过的苦太多了,能写一本书……”

  

酸甜苦辣的父爱:陕西男子收破烂35年,坚持让俩儿子读研 父爱 陕西 收破烂 第5张


  辣:35年收破烂生涯难放下

  今年54岁的赵东红看上去比同龄人要沧桑许多,身板精瘦、满脸皱纹。35年走街串巷所经历过的风风雨雨,全都刻画在身上脸上。除过回忆往昔,脸上不乏笑容,由内而外的开心和自豪,这都源自两个争气的儿子。

  “两个娃都很懂事,从小到大,除了教育他们对人要有礼貌,再没说过啥大道理。”赵东红说,自己每天都忙,也没有经济能力,从来没给俩孩子买过课外书,更没上过辅导班或者补课。两个孩子品学兼优,和自身自律有关之外,和父亲的亲身示范不无关系。赵东红说,为了建立别人对自己的信任,他上门收破烂,都会问主家有没有秤,如果有就用主家的。“做人,要先相信别人,别人才能相信自己。”赵东红说,“收废品的时候我是买家,卖废品的时候我又是卖家,得相互理解。”

  口碑的建立是他在同样存在竞争的行业里能立足多年,勉强供应家里的日常开支和一路支撑两个儿子读完大学还继续上研究生。但是前几年盖完的房子至今没钱安装窗户,做过开颅手术的妻子身体每况愈下却不得不硬撑着分担家务,生活的重担还远没有到卸下的时候。到了知天命的年龄阶段,收废品已经让赵东红有些力不从心,却还要在村里一个小饭馆后厨打份散工。毛驴死后,第二辆三轮车已经开了14年,如今时常罢工却舍不得花钱换辆新的……

  “这辈子我已经吃了足够多的苦,不能让下一代再吃没文化的亏,我让小儿子也要读研。”都说父爱如山,我想大概说的就是赵东红这样子吧。

  

酸甜苦辣的父爱:陕西男子收破烂35年,坚持让俩儿子读研 父爱 陕西 收破烂 第6张


  父爱如山

  (来源:三秦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