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15日,内蒙古“教父级”黑老大郭全生终于受审!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外号“郭秃子”的他倚仗贿赂、凶狠、鲜血和暴力谋取利益。然而,靠贿赂窃取公权力、靠暴力攫取巨额财富的时代早已过去,他却依然没有醒悟。

  这个被调查时还做着“老子最大,你算老几”美梦的涉黑人员,在电话中还曾对当地纪委骂骂咧咧。

  野心膨胀、关系网越织越大、产业也越做越大的郭全生,其实出身卑微。但这个小混混是如何成为包头一个庞大犯罪集团“教父”的?其强大的保护伞又是如何搭建起来的?

  横行霸道

  在内蒙古政法反腐风云中,郭全生绝对是个不得不提的人物。

  1998年刑满释放之后,他在黑道上拉起一面大旗,招兵买马开始”黑老大“生涯。

  在包头,基本上是郭全生想染指的事情,几乎不费什么周折。好勇斗狠的他目无王法、欺诈百姓、侵蚀国有财产、藐视法律。

  当初出狱之后,他曾在进入当时的内蒙古安装工程公司做瓦工学徒,因巧舌如簧,被同事评价为“极会来事”。此后,他凭着送礼和搞裙带关系,竟然一路升任公司总经理。

  后来在国企改制过程中,他巴结上内蒙古某位高官,顺利将该公司改制为内蒙古隆升建筑安装工程公司,成为他的“私人财产”。

  此后,这个装修公司便让他财源广进。不光手下的黑社会组织有了”活动经费“,他本人也愈发嚣张。

  有一次,郭全生的情妇因工作问题被总经理开除。他知道此事后气得一蹦三尺高,认为对方“不给自己面子”。很快,他竟然串通了当地司法机关,以莫须有的罪名让那位总经理坐了7年冤狱。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郭全生还曾因酒驾摩托车被交警截停。别人被截停都配合检查,而他竟然上去扇了交警两个大耳瓜子。随后,这事不了了之,其在当地的势力可见一斑。

  一般像这样的狠角色,都会为财不择手段,郭全生也不例外。

  据当地人回忆,与郭全生做生意一开始都顺利,但等到结账时,他就会露出狐狸尾巴。

  赖钱不给是他的惯用手段。他多次因为租赁设备不给钱、拿人家的东西不给钱、合同签了就是不结账被人威胁告上法庭。不过“神奇”的是,这些告他的人多数在中途就撤诉了。

  包头市万号国际酒店的法人代表是郭全生,而这个包头市的地标建筑就是被他用尽手段侵占成功的。

  万号国际酒店

  在酒店施工之前,他用极低的报价揽下了装修工程。中标之后,他不断找理由增加施工费,中标时定下的施工费连零头都算不上。

  这时候,身为乙方的他开始威胁甲方,价格高得让甲方无力负担,然后再用暴力加威胁的手段把甲方的资产划归自己名下……

  在包头,郭全生无恶不作。而他嚣张的底气,正是来自于错综复杂的“保护伞”。

  “层峦叠嶂”的保护伞

  郭全生的保护伞可不是一般的保护伞,这些沦陷的官员一层接一层,形成一张“关系网”。

  当初他成功侵占国有企业内蒙古安装工程公司,就是因为巴结上了时任包头市委书记邢云。

  邢云早年长期在内蒙古包头市工作,担任过包头市石拐区区委常委、副区长等,最终官至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在任期间,他不光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还疯狂敛财4.49亿元。

  2018年10月25日邢云被查之后,供出了郭全生的另一个保护伞。此人就是包头市原副市长路智。

  2019年5月,内蒙古纪委监委发布《与黑恶势力沆瀣一气的副市长》一文,文中简洁明了地指出:“路智与黑恶势力组织集团的骨干成员称兄道弟、沆瀣一气,不仅出面帮助其承揽工程,还在黑恶势力骨干成员设立的公司出资入股。”

  在此后被爆出的保护伞中,几乎全部都与郭全生有经济往来。他们有的主动、有的被动,都收了郭全生大量贿赂。而郭全生正是凭借这些财物与保护伞有了“共同利益”,这也让保护伞们更加卖力地为他服务。

  2018年10月29日,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正处级)杜宝君落马,随后被纪委爆出“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的行为;2019年3月27日,已退休一年的包头市文化局原局长洪涛被查,也被爆出了同样问题。

  郭全生的保护伞在包头盘根错节,这也是他在当地横行霸道的底气。在众多保护伞中,来自公安局的势力最为让人震惊——

  他在公安局中最大的保护伞,正是包头市公安局局长孟建伟。

  

内蒙古“教父级”黑老大受审!连公安局长都是他的保护伞,被传唤竟对纪委叫骂 内蒙古 教父 黑老大 保护伞 第1张


  在孟建伟的包庇下,郭全生似乎“什么事都能摆平”。有一次,郭全生的酒店被爆出涉嫌“黄赌毒”,公安局调查期间,孟建伟竟然指使调查人员“从轻处罚”。

  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郭全生用“共同利益"编织的关系网虽然牢固,但在某点被攻破后,也会迅速“连带塌方”。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有坊间传闻称,2019年10月,“大老虎”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白向群落马后,主动供出了郭全生以求减刑。至此,公安机关掌握了郭全生涉黑的重要证据。

  

内蒙古“教父级”黑老大受审!连公安局长都是他的保护伞,被传唤竟对纪委叫骂 内蒙古 教父 黑老大 保护伞 第2张


  收网行动

  其实从2018年开始,内蒙古警方就盯上了郭全生。但当地纪委传唤郭全生时,他态度极其嚣张,“电话里就跟纪委吵了起来,拒不配合”。

  但最终,该来的还是要来。

  2018年9月8日,巴彦淖尔市公安局公开发布一张公告,称经巴彦淖尔市人民检察院批准,已由巴彦淖尔市公安局对郭全生执行逮捕。

  但因证据链不足,巴彦淖尔市公安局决定通过社会和广大人民群众的举报来收集郭全生及团伙成员违法犯罪线索。同时,巴彦淖尔市公安局还奉劝郭全生的的同伙“赶紧自首,减轻刑罚”。

  “公安机关正告该犯罪团伙其他成员,认清形势,主动投案自首。凡投案自首和检举立功的犯罪嫌疑人将依法从轻、减轻或免于处罚;凡包庇、窝藏犯罪嫌疑人,为犯罪嫌疑人提供帮助、通风报信或销毁隐匿证据的,将依法严厉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020年2月25日,巴彦淖尔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郭全生案件正式提起诉讼:被告人郭全生、张宝全等38人无视法律,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在包头市大肆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攫取巨额经济利益,为非作恶,称霸一方,严重破坏包头市政治、经济、社会秩序。该组织实施的违法犯罪活动触犯了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贪污罪、单位行贿罪、聚众斗殴罪、组织卖淫罪、敲诈勒索罪、开设赌场罪、寻衅滋事罪、妨害公务罪、职务侵占罪、虚假出资罪、隐匿、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罪。

  随着7月15日郭全生受审,这个作恶多端的“黑老大”终于失去了往日的嚣张气焰,而这也是国家打击涉黑组织“战役”中的又一次胜利。相信随着打黑除恶行动的深入开展,这些黑恶势力终将无所遁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