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律师白天上法庭 晚上红灯区去站街…… 律师 法庭 红灯区 第1张


  一个华人在海外要成为律师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这意味着漫长而艰难学习过程。

  在加拿大,有这么一位华裔姑娘,她立志成为一名律师,为此努力学习,成绩优秀。

  终于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眼看着律师执照就要到手了,结果被一家报纸曝光:她还是一个性工作者!

  “这样的人,怎么能当律师呢?!”

  加拿大就是这么神奇——律师协会称,获悉她曾从事性工作,但是这完全合法!不构成取消她律师资格的理由!

  

女律师白天上法庭 晚上红灯区去站街…… 律师 法庭 红灯区 第2张

股票入门基础知识,什么是股票?广告2015年6月,华裔女生郭佳(Nadia Jia Guo,音译)终于从法学院毕业了。


  她开始成为一名法律实习生。如果一切顺利,梦想即将实现,她将成为一名富有正义感的律师!

  28岁的郭佳是加拿大土生华人,父母都是华人。

  她早年在多伦多大学语文及电影学系毕业,因为怀揣成为律师的梦想,她又进入了约克大学法律学院学习,毕业后成为实习律师。

  然而,这条实习路并不顺利,她遭到了多项投诉,必须出席安省法律协会的一场名誉聆讯。

  就在聆讯的前一天,《Toronto Sun》突然曝出了一个更大的雷!

  指郭女士竟然还有另一份职业:妓女。

  

女律师白天上法庭 晚上红灯区去站街…… 律师 法庭 红灯区 第3张


  该媒体当日的头版,用了她的一张自拍照,并在文中称她为“律界水妖”(Legal Nymph)。

  报道说,郭佳身为法律工作者,在业余的时候使用Dawn Lee的化名从事性工作。

  2018年12月,这个Dawn Lee在Tumblr发布了照片。

  里面的女子全裸,正在进行不可描述的动作。

  图片配文:“我只是会耍杂技的普通妓女。”

  

女律师白天上法庭 晚上红灯区去站街…… 律师 法庭 红灯区 第4张


  Tumblr是郭佳用来从事“第二职业”时的常用的广告平台。

  她的收费是每小时300元,自称“卧室里的现代水妖”。

  她介绍自己说,“在我作为伴游女郎的2年多时间里,我收到大量的好评。

  到现在为止,从无差评。当你和我一起时,我会竭尽全力确保你获得梦想中的梦幻感受。”

  

女律师白天上法庭 晚上红灯区去站街…… 律师 法庭 红灯区 第5张


  不过,第二职业号称无差评的她在2015年7月至12月当实习律师期间却惹了不少事。被两名律师投诉了。

  她将刑事律师协会网站上的案件私密信息公布到了推特账号。

  两名律师催促她停止这种行为时,却被她爆粗口称“神经病”“行为不端”。

  因为在民事法庭书记办公室等待了4小时,她急躁地对法庭人员竖中指,

  还从另一名律师手上抢走了当事人,该行为在业界是被禁止的,她在社交网络公然对一名女法官“表白”,这名法官是她之前的教授。

  她在社交媒体上点名爆出某检察官,发布有关他的“蛮横言论”公然指出“整个司法行政都很腐败”。

  她还曾被一家律师行解雇,原因是“穿着超级暴露,极不得体,引起其他员工不适”。

  

女律师白天上法庭 晚上红灯区去站街…… 律师 法庭 红灯区 第6张


  就是这些过激行为把她送上名誉聆讯庭。

  然后在上庭的前一天被媒体曝光是性工作者。

  郭佳对此很生气。

  她说被媒体曝光后,自己的健康每况愈下,晚上不停做噩梦,还有过死亡和从人间蒸发的想法。

  她没有否认自己性工作者的身份,但表示律师协会和她的家人已经知道她的第二职业。

  

女律师白天上法庭 晚上红灯区去站街…… 律师 法庭 红灯区 第7张


  但是,这种曝光给她的家人带来极大的精神压力。

  “我想保护我的父母”她说,“我觉得我可以承担必须承担的一切,但媒体却要拉我的家人一起下水,这是目前对我来说最难以面对的事。我的家人是无辜的。”

  郭佳还表示,她并不为自己从事性工作而感到羞耻。

  律师对她赞不绝口

  在聆讯过程中,郭佳的律师Kris Borg-Olivier 表示,她有点不成熟,因此犯下了这些行为,

  但从那以后,她一直努力通过心理治疗和咨询来恢复自己。

  她有一种强烈的是非观念,她的前法学教授说,“我不担心她会从客户那里偷窃。”

  而在郭佳实习的一家律师行,律师John Kaldas对这名实习生赞不绝口,认为她智商很高,工作很出色。

  “就她的态度和工作而言,她出类拔萃。我非常重视她的工作。”

  她补充说,她知道郭佳是性工作者。

  最后判决:有资格!

  2019年3月,法律协会审裁处判决:刑事实习律师郭佳人格及名誉良好,有资格从事法律工作。

  而郭女士的性工作者身份,并不在聆讯所讨论的范围之内。

  郭佳说,她已写信给投诉她的两名律师道歉,还表示对律师职业的文明法则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她还希望在将来开办自己的事务所。

  “我想营造一个更善良、更充满理解的法律社区,更加包容那些不随大流的边缘人士,包容那些有着各种各样思想和背景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