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着“风车之国”、“郁金香之国”美誉的荷兰,也是欧洲最开放的国度之一。在很多国家“谈性色变”的现代,荷兰的青少年在6岁时就开始接受性教育了,12岁时,这里的小朋友就可以与异性合法做进一步接触了。这样做也起到了积极的效果,该国的性犯罪率非常低,少女未婚先孕的比例也是全欧最低。

  

阿姆斯特丹红灯区:妓女租用橱窗公开揽客,一天最多能挣1000欧元  阿姆斯特丹 红灯区 妓女 第1张


  荷兰人性观念的开放程度还体现在他们对妓女问题的处理方面。之前的文章也提到过,荷兰是少有的妓女完全合法的国家之一,自从2000年通过妓女合法化后,不但妓女合法,妓院也被允许存在。也因此,荷兰成为很多国外旅客寻欢作乐的首选之地,首都阿姆斯特丹更是有着“世界性都”之称。

  在荷兰,除了遍布各地的郁金香和风车外,红灯区同样是遍地开花,而首都阿姆斯特丹拥有欧洲四大红灯区其中的一个。阿姆斯特丹是荷兰最大城市,市区人口超过155万,因为遍布城市内部的运河网络,它还被誉为“北方威尼斯”。而如今,这里还以红灯区闻名欧洲。

  阿姆斯特丹一共有三个红灯区,但要说到名气和规模,当属德瓦伦红灯区最为知名。德瓦伦红灯区位于阿姆斯特丹最古老街区的中心位置,它由很多小巷交织而成,横跨几个街区和数条运河,这里不仅是阿姆斯特丹最大和最知名的红灯区,还是该市主要的观光地点之一。

  

阿姆斯特丹红灯区:妓女租用橱窗公开揽客,一天最多能挣1000欧元  阿姆斯特丹 红灯区 妓女 第2张


  德瓦伦的历史几乎和阿姆斯特丹的历史同步。公元13世纪,这里形成了贸易港口,最早的性工作者也开始出现。当时,她们的主要客户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水手,这些出海后赚了大笔财富的水手,上岸后除了喜欢在酒吧买醉,还痴迷于找女子寻欢作乐,这也让德瓦伦形成了最早的红灯区的雏形。

  后来,随着荷兰成为“海上马车夫”,帝国逐渐走向鼎盛,作为首都的阿姆斯特丹规模不断扩大,德瓦伦的人口也变得稠密,性工作者数量也日渐增多。这种状况下,德瓦伦在当时赢得了不好的名声,已婚男人和牧师是禁止踏入这里的。1578年,荷兰新教徒起义后,德瓦伦的风俗行业也被禁止。

  不过,禁令并没有让妓女消失,为了生存,她们开始暗中活动,还出现了一些由女士经营的秘密妓院,它们一般打着旅馆之类的旗号做生意。到了19世纪,拿破仑的军队占领了这里,为了赢得士兵们的拥戴,他取消了风俗行业的禁令,让德瓦伦的妓女重新成为正常的职业。为了士兵的健康,拿破仑要求妓女们定期做检查,确保没有疾病才能工作。

  

阿姆斯特丹红灯区:妓女租用橱窗公开揽客,一天最多能挣1000欧元  阿姆斯特丹 红灯区 妓女 第3张


  此后,德瓦伦红灯区随着荷兰对妓女问题的态度而沉浮,1911年,禁令生效后,它陷入了长期的沉寂。直到2000年,荷兰通过了风俗行业合法化的法案,德瓦伦红灯区再次迎来了“辉煌”发展时期,成为拥有800多年历史的欧洲最有名红灯区之一。

  荷兰以风俗行业的规范著称,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尤其如此。在德瓦伦,从妓院到性用品商店,再到性表演场所和性博物馆,可谓是应有尽有。当然,这里最为显眼的,就是专供妓女招揽生意的橱窗。德瓦伦一共有300多个橱窗,它们属于不同的公司,妓女想要在这里揽客,需要支付租金,金额根据上班的时间决定。

  按照阿姆斯特丹市政当局规定,橱窗的开门时间为上午十点,一直到第二天凌晨5点结束。因为晚上生意更好,所以橱窗分早晚出租,晚班的租金在200欧元左右,早班只有150欧元。如果每个橱窗一个月都被租出去,拥有者能够得到1万欧元的收益,这是相当可观的。

  

阿姆斯特丹红灯区:妓女租用橱窗公开揽客,一天最多能挣1000欧元  阿姆斯特丹 红灯区 妓女 第4张


  在橱窗上班的性工作者,每次收费在50欧元左右,一次生意时间是15-20分钟,因此,她们最少需要做三次生意才能赚回成本,而一晚顾客最多也就是在25个人左右,收入可以达到1000欧元。当然,这种事情在旺季和天气好的时候才能发生。平时,性工作者的收入一般在200-600欧元之间。

  这些性工作者白天可能有其它工作,有自己的家庭和孩子,晚上则是摇身一变,成为橱窗女郎,在包容性极高的荷兰,这是被人认可的,妓女这项职业也是正规的工作,还需要向当局纳税。不过,荷兰人收入很高,一般来说,女性还是不会从事这份职业的,在红灯区工作的女子,大多来自东欧国家,那里的人们收入较低,因此被高收入吸引,来到了荷兰。

  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大受欢迎,成为世界上很多国家游客享乐的首选之地,也因此带动了该市旅游业的发展,每年有超过1200万的游客光临阿姆斯特丹,要知道,荷兰的总人口才1700多万,所以这种规模数量的游客是非常惊人的。

  

阿姆斯特丹红灯区:妓女租用橱窗公开揽客,一天最多能挣1000欧元  阿姆斯特丹 红灯区 妓女 第5张


  无可否认,旅游业收入为当局带来了可观的收入,但是也会滋生一些令人头疼的问题,比如对妓女的贩卖、暴利等。因此,对红灯区存在是否合理的争论,一直都在进行。不过从目前的而言,在荷兰人看来,它还是有存在的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