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次中美高层战略对话上,美方的一位灰紫发的翻译,成为了会后的另一个焦点。大家好奇她身份的同时,也对于她在这次翻译中的表现,充满了批评:认为她的翻译断断续续,夹杂着各种“嗯”,而且词不达意,甚至还有“火上浇油”。

被吐槽的紫发女竟是美国总统首席翻译!但权威人士说她水平并不糟 美国总统 首席翻译 权威人士 第1张

  小伙伴纷纷表示,本来美方的英文听得还挺明白的,经过她一翻译后,反而是听晕菜了。

  不仅仅是中方吐槽,连美国媒体看不下去了,开始细数她的翻译错误。

  

被吐槽的紫发女竟是美国总统首席翻译!但权威人士说她水平并不糟 美国总统 首席翻译 权威人士 第2张


  而更多美国人聚焦的不是翻译水平,而是在如此高规格的外交场合,她的灰紫色头发非常扎眼:“难怪中国会如此看不起美国。”

  

被吐槽的紫发女竟是美国总统首席翻译!但权威人士说她水平并不糟 美国总统 首席翻译 权威人士 第3张


  网友:“这是一个高度敏感和重要的会议,而她的紫色头发看起来有点不明白它的重要性。很难让人把一个染着紫色头发的成年人当回事。”

  所以,这位紫发的翻译到底是什么来历,她在这次中美会谈上的表现,真的像网上说的那么糟糕吗?

  美方的翻译是谁?

  其实这位翻译从特朗普时期就成为了美国总统的“御用”翻译,在中美的高规格会晤照片中,总是能看到她的身影。

  

被吐槽的紫发女竟是美国总统首席翻译!但权威人士说她水平并不糟 美国总统 首席翻译 权威人士 第4张


  

被吐槽的紫发女竟是美国总统首席翻译!但权威人士说她水平并不糟 美国总统 首席翻译 权威人士 第5张


  2017年11月,钟岚作为当时美国“第一夫人”梅拉尼娅的随身翻译,出现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的中美领导人会晤现场,这也是她在成为国务院正式雇员后的重要政治场合的“首秀”。

  在本次阿拉斯加的中美对话中,美国国务院派出了两位专职资深中文翻译,其中一位就是这位灰紫色头发翻译,名为Lam Chung-Pollpeter,中文名是钟岚,她毕业于世界三大顶级翻译学院之一的明德大学蒙特雷国际研究学院(Middlebury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at Monterey),有翻译界的“哈佛”之称。(另一位翻译也是个大咖,后文会讲)

  

被吐槽的紫发女竟是美国总统首席翻译!但权威人士说她水平并不糟 美国总统 首席翻译 权威人士 第6张


  钟岚在2008年加入国际会议口译员协会(AIIC),AIIC是国际精英翻译员的职业协会,采取会员制度,正式的会员不仅需要150天的工作经验,同时还需要至少2-3名正式会员的推荐,而新会员更是需要由入会5年以上的老会员推荐并经同行评议。

  

被吐槽的紫发女竟是美国总统首席翻译!但权威人士说她水平并不糟 美国总统 首席翻译 权威人士 第7张


  美国的国务院的口译团队为美国白宫等联邦部门提供翻译服务,编制非常精简。美国国务院的语言服务局(Office of Language Services)网站显示,他们的仅有16个正式口译,对应10门外语,也就是说真正对应到中文的翻译,正式员工就两位,而其余的工作就外包给独立承包商。

  

被吐槽的紫发女竟是美国总统首席翻译!但权威人士说她水平并不糟 美国总统 首席翻译 权威人士 第8张


  钟岚此前就是这样以为独立承包商,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她曾在2017年拿下国务院一笔7万美元的订单。

  

被吐槽的紫发女竟是美国总统首席翻译!但权威人士说她水平并不糟 美国总统 首席翻译 权威人士 第9张


  而在2017年时,美国国务院尝试口译员编制改革,钟岚正式“转正”。转正后钟岚的年薪为15.2万美元,折合人民币接近100万。

  此后,钟岚作为当时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翻译员,参加了中美领导人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会晤,还有两次特朗普与刘鹤的会谈。

  

被吐槽的紫发女竟是美国总统首席翻译!但权威人士说她水平并不糟 美国总统 首席翻译 权威人士 第10张


  2020年1月

  为何选择了钟岚?

  美国作为移民国家,各种语言人才比比皆是,中英文出色的大有人在,也有大量精通汉语的美国人。而选择了钟岚,应该有多方面的原因。在美国国务院的工作,而且是在总统和国务卿身边工作,需要通过非常严格的背景调查。在如今的政治环境下,很多有大陆背景的专业人员很难通过这些硬指标。

  在给特朗普当翻译的时候,在2020年1月时,钟岚就已经染了一头紫发,不过当时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大家都知道,特朗普讲话非常的口语,语言简单明了。他最爱用的那些词汇,通过他本人的推特,早已为人熟知,翻译的难度并不大。但这次中美阿拉斯加谈判,新上任的布林肯和沙利文都是学霸型官员,特别是布林肯语速快,所使用的语句和词汇,都要比特朗普复杂得多,这也让钟岚“栽了跟头”。

  翻译时夹带私货?

  会后小王专门请教了国内的翻译权威人士。跟钟岚打交道多年的专家认为,这次钟岚的表现应该算是发挥失常。

  以网络上对她批判得最多的一段话为例:

  布林肯原话:It helps countries resolve differences peacefully,coordinate multilateral efforts effectively,and participate in global commerce with the assurance that everyone is following the same rules.

  布林肯声称:它(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有助于各国和平解决分歧,有效地协调多边努力,并确保每个人都在遵循相同的规则的情况下参与全球贸易。

  钟岚翻译:因为我们要争取和平,希望能通过多边的这个办法,来解决问题,那么我认为,这个世界也是非常同意这样的一种做法,要捍卫我们所从事的,以及现在所有的这些规则。

  翻译权威人士认为,钟岚翻译的主要问题应该是commerce这个词没有听到,或者没有记下来,或者记下来之后再回头看辨别不出来了,但是global是记下来了,所以最后的输出是自己临时组织的语言“世界同意这样的做法”。

  钟岚这次反常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一头紫发和翻译时比较紧张和磕巴。更重要的是,没有对比没有伤害。在刷爆全网的中方翻译张京小姐姐14分钟,一气呵成的精准翻译之下,美方的翻译简直感觉被吊打。

  

被吐槽的紫发女竟是美国总统首席翻译!但权威人士说她水平并不糟 美国总统 首席翻译 权威人士 第11张


  以上这是大部分网友的整体印象,但是如果把钟岚整场翻译拿来研究,翻译界的权威人士认为,她的表现并不是那么糟。

  美国与中国翻译官确实存在巨大差异,而这个差异并不是指水准差距,更是一种文化差距。这源于对于中国与美国在翻译上的要求不一致所产生的,在中国的翻译中,注重的是“信达雅”中的“信”,即所翻译的内容必须精准的转译出语句原本的意思,不得有语意的缺失与增加;其次是“达”,也就是表达上的通顺;最后才是“雅”,就是语句的优美。

  这与美国在翻译上的要求不一致,美国首先追求的是“达”,用自己的话,把主宾的话再说一遍。

  在这次中美会谈后,蒙特雷的官方Facebook也特意为这位校友发文点赞,至少校方还是认同钟岚的表现。

  

被吐槽的紫发女竟是美国总统首席翻译!但权威人士说她水平并不糟 美国总统 首席翻译 权威人士 第12张


  而且,在重大场合的翻译中,现场的翻译员要想表现好,需要做好充足的准备工作。这些准备工作不仅包括翻译自己是否有提前的素材和演讲稿,还包括政府各个部门的协调和沟通。这次布林肯和沙利文的开场白一共5分钟,而且都是反复讲过的说辞。从钟岚并不太流利的翻译来看,她应该没有事先拿到讲稿,这也说明了前期准备的匆忙,以及与新政府的磨合期还没有过。

  美国翻译的“三大咖”

  而前面提到,这次美国派出的翻译不止一位。其实为中美高层战略对话进行翻译的,是美国政府目前的两位“王牌”中文翻译,他们也是美国国务院唯一的全职员工。除了钟岚,还有一位经常出现的大叔叫做 Michael Yan。

  

被吐槽的紫发女竟是美国总统首席翻译!但权威人士说她水平并不糟 美国总统 首席翻译 权威人士 第13张


  严叔为美国国务院效力了19年。而知情人士透露,他的母语是中文,毕业于北二外。权威人士对他的评价是:中文是母语,输出很容易理解,但是由于速记有些力不从心,准确度不够。

  在高规格会晤的时候,翻译一般都是“隐形”的,越低调越好,千万不能抢镜。这也是为什么紫头发的钟岚被批不专业的原因之一。但是美国还有一位大牛翻译,由于个子太高,想不抢镜也很难。他就是已经退休的前美国国务院首席代表中文翻译老布朗(Jim Brown)。布朗的父亲是外交官,他自幼学习中文,并在辅仁大学学习过历史和国际关系。先后为小布什、奥巴马、特朗普做过翻译。

  

被吐槽的紫发女竟是美国总统首席翻译!但权威人士说她水平并不糟 美国总统 首席翻译 权威人士 第14张


  权威翻译人士对老布朗的评价是:他很准确,但是由于母语不是中文,他输出的汉语很多时候还是英语语序,有英文背景的人容易理解,但完全没有学过英文的人,可能只能听明白百分之七八十。

  

被吐槽的紫发女竟是美国总统首席翻译!但权威人士说她水平并不糟 美国总统 首席翻译 权威人士 第15张


  身高差

  这次中美阿拉斯加会谈后,中美网友们都对翻译官展开热议,并且开始分析他们的翻译是否精准。做了大半辈子翻译的布朗说,其实口译处处会留遗憾,每一次你都会觉得原本可以翻译得很好。而什么样的翻译才是最牛翻译呢?老布朗曾说:“当人们忘记了译员的存在,那就是对译员最高的赞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