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书记与妻子、司机、下属、行贿人同时被查 县委书记 行贿 第1张


  近日,云南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昆明福蓉祥经贸有限公司销售总监董守忠、云南鸫环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建河、昆明天添欣药业有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杨守军、云南省医药有限公司营销一部总监何燕,因涉嫌向云南省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原副院长马林昆行贿,已被留置。马林昆于去年12月24日被查,曾先后在昆明三家知名医院任副院长。

  这是云南省纪委监委本月第二次发布行贿人员被留置的消息。月初,该省纪委监委发布昭通市彝良县委书记姚勇违纪违法案件时,还同时发布4个关联涉案人员接受审查调查的消息。通报显示,4人中,除姚勇的妻子、司机、下属外,剩下一个为涉嫌行贿的当地某工程建设公司负责人。

  查处一个行贿人往往带出一串党员干部

  此前,在部分腐败多发领域和关键环节,一定程度存在“处理受贿者较多、处理行贿者较少”的情况。由此带来的结果也显而易见——受贿者锒铛入狱,行贿者逍遥法外。长此以往,就会让行贿者产生侥幸心理,一而再再而三地“围猎”多个领导干部。从各地纪检监察机构查处的案例看,不少行贿人往往都搞多头行贿,查处一个党员干部往往牵出一批行贿人,查处一个行贿人往往也能带出一串党员干部。

  如,2018年2月,公安机关在调查安徽佑骏公司总经理刘某某涉嫌非法采矿罪过程中,发现其还涉嫌行贿犯罪的问题线索,遂将相关线索移送安徽省蚌埠市纪委监委。当年3月,蚌埠市禹会区纪委监委对被调查人刘某某以涉嫌行贿犯罪立案调查,刘某某交代了向当地33名公职人员行贿的事实。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坚决防止党内形成利益集团。解放日报·上观新闻注意到,“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也多次出现在中纪委全会工作报告中。如,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强调,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对巨额行贿、多次行贿的严肃处置,坚决斩断“围猎”和甘于被“围猎”的利益链,坚决破除权钱交易的关系网。另外,于本月15日公布的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工作报告,也提出今年的主要工作之一即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重点查处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的腐败案件。

  目前,对行贿人员实施留置措施,已经有法可依。已于2018年3月20日起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对涉嫌行贿犯罪或者共同职务犯罪的涉案人员,监察机关已经掌握其部分违法犯罪事实及证据,仍有重要问题需要进一步调查,并有涉及案情重大、复杂,可能逃跑、自杀,可能串供或者伪造、隐匿、毁灭证据,以及可能有其他妨碍调查行为等情形之一的,经监察机关依法审批,可以将其留置在特定场所。

  对此,某地纪检监察机构审理室负责人就向记者表示,办理公职人员违法违纪案件时,同步留置行贿人员,对于多笔行贿或者多头行贿等案件,有了足够的时间突破口供、固定证据,防止串供和证据灭失。

  有“老虎”因行贿被查

  行贿与受贿相伴而生,受贿行贿一起查,才是对腐败的零容忍。目前,各级纪检监察机构打“虎”拍“蝇”的同时,正在不断探索有效措施,推动受贿行贿一起查。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梳理各级纪检监察机构近年来查处的行贿案例发现,行贿主体主要包括公职人员、企业人员、普通公民以及单位组织。其中,公职人员被通报涉嫌行贿的不在少数。今年以来受到党纪政务处分的厅官中,甘肃省兰州市公安局原副厅级干部黄大功,辽宁省丹东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曲仁田,内蒙古煤炭地质勘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总经理杜刚,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原副市长周明虎等都被通报涉嫌行贿犯罪。

  此前,被指行贿的公职人员还有一只“老虎”,而这只“老虎”担任公职前,曾是一名私营企业主。2017年5月25日,司法部原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卢恩光被“双开”。与绝大多数“老虎”不同的是,卢恩光的被查与其行贿有关。通报显示,卢恩光年龄、入党材料、工作经历、学历、家庭情况等全面造假;金钱开道,一路拉关系买官和谋取荣誉,从一名私营企业主一步步变身为副部级干部;为在职务提拔、企业经营等方面谋取不正当利益,送给国家工作人员巨额财物,涉嫌行贿犯罪等。2018年10月30日,被称为“五假干部”的卢恩光,因行贿超2000万,获刑12年。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注意到,围绕受贿行贿一起查,部分纪检监察机构还进行了探索。比如,湖南省纪委监委梳理近几年移送司法机关厅官的违纪违法事实发现,在公职人员受贿犯罪中,90%以上都曾在工程招投标时收受贿赂。去年4月底,湖南省纪委监委与该省公共资源交易管理委员会组织开展工程建设项目招投标突出问题专项整治。公开发布工程建设领域失信主体黑名单,正是此次专项整治的重要环节之一。当年9月,湖南省13家企业、36名个人因行贿等问题被列入工程建设项目招投标突出问题专项整治第一批严重失信行为黑名单。列入黑名单的企业和个人,面临被限制从事招投标活动、取消享受财政补贴资格、强化税收监控管理、提高贷款利率等一系列惩戒措施。

  对于这一举措,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工作报告提出,今年将探索推行行贿人“黑名单”制度,严肃查处多次行贿、巨额行贿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