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区桥驿镇民福村,有一座占地近30亩的大别墅,极尽奢华,院内名贵树木常青,泳池四季清澈见底,这里是江湖人称“文三爷”的家。“文三爷”又名文烈宏,关于文烈宏,还流传着一个江湖传说,家中藏有大量现金,深夜12点之后还能调动一个亿,在长沙,文烈宏是第一人,因此文烈宏又称长沙“现金王”。

  文三爷能耐大,但在长沙,文三爷的赌场要比文三爷的名气更响亮。小学四年级就开始混迹社会的文烈宏,早年包工程赚钱,爱上了赌博,他很快发现,开赌场是一条远比包工程更快挣钱的门路。

  从发家开始,文烈宏就知道,赌场来钱快,但这门生意却并不好做,在法律的边缘游走,离开了官员的庇护,寸步难行。嗜财如命的文烈宏,在行贿官员方面从不含糊,很快,文烈宏的版图就越做越大,一场赌局四天三晚,仅抽水就能抽一千多万,最大的输家一晚能输近亿元,民福村的“文三伢子”也摇身一变,成了“文三爷”。

  2010年,文烈宏注册成立湖南宏大典当有限公司,以公司化模式高利放贷、暴力讨债、开设赌场,也是在这一年,他遇到了时任邵阳市副市长的周符波,周符波痴迷赌博,两晚就能输两百万港币,每周必从邵阳赴长沙,到文烈宏那儿赌博。文烈宏看中了周符波嗜赌,很快与之结交成为了“好朋友”,周符波没钱付赌债,文烈宏就允许他打欠条。

  开在长沙的赌场,是湖南官商嗜赌如命之人的游乐场。对于输钱的官员,文烈宏往往握着欠条,拉拢其成为朋友。对于输钱的企业家,发放高利贷,再派马仔暴力催收,则是文烈宏的一贯操作。

  这一天,湖南某房地产企业老板乐根成,在赌场欠了赌债,还完本金后还了九千多万的利息,却被告知,还要继续还款一千一百万元,走投无路的乐根成向湖南省公安厅举报文烈宏。当年邵阳市副市长周符波已升任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收到举报信后,他一边通知长沙市公安局暂缓办理此案,另一边嘱咐乐根成,不要和社会上的人斗,劝其和解。乐根成没有想到,自己的举报却换来省厅副厅长的公开袒护,更出乎他意料的是,刚走出公安厅大门,文烈宏的马仔一拥而上,挟持他到了附近的酒店,乐根成就此被非法拘禁。

  周符波当然不会白白为文烈宏办事,事后,周符波在赌场欠下文三爷五百多万的赌债,一笔勾销。

  与乐根成有相同命运的不在少数。张剑波是湖南有名的企业家,在文烈宏的赌桌上借了7个亿,后续还贷13亿,却始终未能还清高利贷,公司一千七百多套商铺和房产被文烈宏通过虚假诉讼全部查封。为催张剑波还钱,文烈宏将其非法拘禁长达一年之久,想自杀的张剑波没死成,无奈向长沙市公安局报案,却再一次“羊入虎口”。时任长沙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的单大勇,转身就给文烈宏通风报信,张剑波遭遇文烈宏马仔的砍杀,被砍伤了手臂。

  在文烈宏眼里,张剑波是个硬钉子,接连多次的举报,让文烈宏想摆平这个麻烦。文烈宏再一次找到了单大勇。2016年一个冬夜,在长沙市芙蓉北路的一个偏僻的公园外,两辆汽车一前一后停在暗处,从两辆车上各下来一个人,两人从车后卸下了6个箱包,装在了前面的吉普车上,六个箱包里是一千万现金。这是文烈宏为了让单大勇抓人,行贿的黑金。他向单大勇承诺,只要找个理由抓了张剑波,事成就能收到两千万。

  这位从警四十余年的刑侦专家,没有倒在犯罪分子的刀枪之下,却倒在了文烈宏的糖衣炮弹之下。2016年11月4日,单大勇对张剑波立案侦查并采取刑拘强制措施,张剑波被非法监视居住6个月之久。

  2018年,该案被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2019年1月,文烈宏被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二审维持原判。文烈宏被捕,其背后的保护伞也难逃法律制裁。同年6月,周符波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9年,单大勇因犯受贿、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判处执行有期徒刑17年。

  公安厅常务副厅长沦为“猎物”以赌起家摇身一变成身家十几亿的“文三爷”

  3月28日晚,由全国扫黑办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联合摄制的6集政论专题片《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播出第三集《打伞破网》。专题片以湖南长沙文烈宏涉黑案为例,详细介绍了文烈宏背后的两大保护伞,湖南省公安厅原常务副厅周符波,长沙市公安局原常务副局长单大勇。

  专题片指出,政法战线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第一线,同时也是黑恶势力拉拢腐蚀的主要目标,当诱惑与权力相遇,一些办案人迷失蜕变成了案件的嫌疑人。扫黑除恶既要打掉黑恶之徒,也要清除队伍内部的害群之马。

  公安厅常务副厅长沦为“猎物”

  文烈宏原本只是一名普通的贩鱼农民。1997年,28岁的文烈宏来到长沙,在酒店包房里开设赌场,自此以赌起家,从“文三伢子”变成身家十几亿的“文三爷”。

  专题片介绍,文烈宏的赌局自称“杀猪局”,主要是招揽湖南省内有经济实力的企业主来参赌。对于输钱的企业主,他会用现金发放高利贷,然后派马仔通过暴力和“软暴力”方式催逼讨债,直到吃干榨净。

  湖南某房地产公司董事长乐根成2007年陷进了文烈宏的“杀猪局”,还完本金之后又支付了9000多万元的利息,结果被告知还要继续还款1100万元。从此,乐根成每天都要面对文烈宏手下马仔的疯狂逼债。

  走投无路的乐根成向湖南省公安厅举报文烈宏,长沙市公安局收到了湖南省公安厅转来的举报信,信件上的批示是:依法从重打击。然而,很快从湖南省公安厅又转来另一条批示:此案暂缓办理。

  

黑老大"文三爷":被称"现金王" 传深夜12点后能调1亿 黑老大 第1张


  湖南省公安厅原常务副厅周符波。专题片视频截图

  作出这条批示的,是时任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的周符波。乐根成没有想到,作为公安厅常务副厅长的周符波竟然会公然包庇文烈宏。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刚刚走出公安厅大门,文烈宏的马仔一拥而上,把他挟持到了附近的酒店,乐根成再次被非法拘禁。

  专题片介绍,周符波与文烈宏两人相识于赌场、利益勾结于赌债。2010年,时任邵阳市副市长的周符波认识了文烈宏,痴迷赌博的周符波几乎每个周末都要从邵阳赶回长沙,直奔文烈宏的赌局。周符波在赌桌上欠了债务,也自此沦为了文烈宏手中的“猎物”。为了感谢周符波给长沙市公安局打招呼压案不查,文烈宏免掉了周符波拖欠的赌债。

  公安副局长收钱枉法抓人

  专题片还介绍了文烈宏的另一名“保护伞”:长沙市公安局原常务副局长单大勇。

  湖南省内知名企业主张剑波,在文烈宏的引诱下,也在赌桌上深陷“杀猪局”,借贷7个亿,还贷13亿,却仍没有还清,公司1700多套商铺和房产,被文烈宏通过虚假诉讼全部查封。

  被逼无奈的张剑波向长沙市公安局报案。但报警之后,他等来是文烈宏的报复。专案组查实,文烈宏先后三次指使手下砍杀张剑波。专题片指出,这个涉黑组织如此胆大妄为,就是因为单大勇的存在。

  

黑老大"文三爷":被称"现金王" 传深夜12点后能调1亿 黑老大 第2张


  长沙市公安局原常务副局长单大勇。专题片视频截图

  单大勇,长沙市公安局原常务副局长,湖南省知名刑侦专家,从警近40年,曾荣立一、二、三等功8次。2012年文烈宏通过朋友介绍结识了单大勇,为了在长沙警方中能有一把足够有力的“保护伞”,文烈宏想方设法攀附、拉拢单大勇。2014年,单大勇家庭经济状况出现问题,急需用钱,看准时机的文烈宏趁虚而入,以借钱的名义送给单大勇260万元。

  2014年10月,当张剑波向长沙市公安局报案之后,已经被拉下水的单大勇对文烈宏撤案不查,同时暗中通风报信、为文烈宏出谋划策。

  此后两年时间内,三次被砍杀的张剑波不断奔走举报文烈宏。2016年9月,为了阻止张剑波,文烈宏请单大勇找个理由立案抓捕张剑波。专题片提到,这一次单大勇犹豫了,他知道枉法抓人会有怎样的风险。但是,一名执法者的底线最终还是在黑恶势力诱惑下被突破。

  湖南省纪委监委第十审查调查室副主任李征明出镜介绍,2016年11月4日,单大勇对张剑波立案侦查,并采取刑拘强制措施,事后单大勇违规将张剑波采取监视居住强制措施长达6个月之久。

  李征明说,单大勇在从警近40年的生涯中多次出生入死,多次在与犯罪分子斗争中与死神擦肩而过。单大勇没有倒在犯罪分子的刀枪之下,却倒在文烈宏的糖衣炮弹之下,令人非常惋惜和痛心。

  2019年1月,文烈宏因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行贿罪、强迫交易罪等15项罪名,数罪并罚,被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019年6月,周符波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9年。单大勇因犯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