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台企赔还是日企赔?谁来为苏伊士运河“塞船”埋单

  【环球时报驻埃及、新加坡特派特约记者黄培昭辛斌】“动了!”台湾长荣海运承租的超大型货轮“长赐”号在埃及苏伊士运河搁浅第五天,救援工作取得进展。在现场10多艘拖船的努力下,当地时间27日,“长赐”号移动17米,多艘拖船都鸣笛庆祝。但运河何时畅通仍未可知。如今,从救援费用到货物的延误成本,苏伊士运河“塞船”导致的巨大损失由谁来埋单,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之一。

  苏伊士运河当局:暂不索赔

  据路透社28日最新消息,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乌萨马·拉比耶27日举行新闻发布会说,共有321艘船只正在等待通过运河。埃及方面已经制定多套救援预案,目前有14艘拖船正在搁浅货轮的多个方向实施救援,但现在仍无法判断救援何时结束。此外,埃及总统塞西已下令准备减轻搁浅货轮的负荷。

  关于索赔,拉比耶称,在事故调查结果出炉之前,苏伊士运河当局暂不会提出相关索赔事宜,但会保留索赔权对责任方追究赔款。拉比耶强调说,苏伊士运河每天的经济损失达1200万美元至1400万美元,“毫无疑问这是我们的巨大损失,我也不需要隐瞒什么。”不过,拉比耶强调,恶劣天气可能不是造成事故的主要原因,可能是技术或人为失误造成,这等于话中有话,为日后的索赔做铺垫。“中东经济网”称,如果确认是肇事船只的责任,则相关费用可能会包含在赔偿金的范围内。如果确是恶劣天气所致,救援费等则由苏伊士运河管理部门负担。

  路透社称,27日当天,美国海军宣布已派出评估小组前往现场,协助全球最繁忙的水道早日恢复正常。正在参与救援的荷兰皇家波斯卡里斯公司负责人柏道斯基表示,周末引进陆地吊车,这辆吊车能卸下货柜,进而减轻“长赐”轮负担。

  “这是一种世界末日式的情景。”伦敦威宝航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格里韦森27日称,一旦该船被成功施救,打捞公司将提出进一步的索赔要求。参与打捞的上述顶级荷兰公司将根据船只和货物的价值收取打捞费,费用将以千万美元计。

  台企赔还是日企赔?

  搁浅事件发生后不久,承租“长赐”号的台湾长荣很快回应称,“长赐”号所有者日本船东正荣汽船株式会社应对所有损失负责。苏伊士运河自身的政策也表明,船只承运方不该受到指责,即使货轮驾驶员搁浅了船只。长荣可能只需要付出额外的时间,因为这艘船本身的保险金额可能高达2亿美元。“达信”保险经纪和风险顾问公司表示,这类保险通常覆盖数额在1亿至2亿美元之间,但赔偿数额将取决于事故的严重程度。

  运河堵塞造成的损失难以估计,但直接造成的成本上涨已显现出来。新加坡《联合早报》28日称,现在,一艘停在苏伊士运河入口处等待通关的巨型油轮每天需付3万至8万美元停泊费。航运公司有两个选择,一是等待搁浅的“长赐”号脱浅,二是改而取道非洲好望角。后者运费增加30万美元。更糟的是,多达九成货运所购买的保险并不包括延误,所以货运延误造成的损失该由谁承担恐怕将引起相关各方的争议。

  格里韦森表示,现在绕行好望角的船只将无法就所涉及的额外费用和时间提出索赔,因为这被认为是一种“经济损失”,通常无法获得赔偿,船东也通常不为其投保。

  全球贸易损失谁管?

  埃及《每日星报》28日称,运河中断使全球贸易每小时损失约4亿美元,相当于每分钟约0.67亿美元。随着苏伊士航运中断,从中国到欧洲的一个集装箱价格上涨到8000美元,比一年前高出近3倍。印度livemint网站27日称,目前等待通过运河的300多艘船中,大多数可能没有易腐货物或延期承保。这意味着船只仍在租用中,而租船人可能要支付费用。

  德国保险巨头安联集团27日公布的报告称,苏伊士运河大塞船是压垮全球贸易的最后一根稻草。从今年初开始,供货商交货时间就已拉长,现在欧洲交货时间比新冠疫情高峰期间更长了。根据报告,美国交货时间更拉长为两倍,而在外界预期美国政府大规模振兴方案刺激需求下,库存已经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