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一箱难求”卷土重来!苏伊士运河拥堵致全球贸易一周损失至少60亿美元,中欧班列受益增长

  

苏伊士运河拥堵致全球一周损失60亿美元 苏伊士运河 第1张


  一只蝴蝶扇动了一下翅膀,在全球掀起了一起风暴。

  3月30日,堵住苏伊士运河长达6天的巨型集装箱货船“长赐”号已经脱困,正向北航行至一处锚点,为这条海上大动脉恢复通航铺平道路。待数百艘排队等待的船只依次通行后,运河将在四天内恢复至常态运作。

  但作为亚欧航线的必经之路,苏伊士运河堵塞导致的全球贸易冲击,影响才正要到来。

  针对此次苏伊士运河堵塞所带来的影响,丹麦“海运情报”咨询公司预测称,每天约有30艘重型货船通过苏伊士运河,堵塞一天就意味着5.5万个集装箱延迟交付。德国保险巨头安联集团估算,苏伊士运河堵塞或令全球贸易每周损失60亿至100亿美元。

  同时,短暂的拥堵,加剧了去年下半年开始的集装箱空箱紧缺的情况,业内人士作出预警,运费大涨、“一箱难求”的局面可能又将卷土重来。

  不过,对中国来说,在这场风暴中,得到的并不全是坏消息。

  “受苏伊士运河堵船事件的影响,一些对运输时效有要求的货物从海运向中欧班列转移,班列舱位咨询及订舱已大幅增加,去程和回程班列都出现‘爆仓’,尤其是回程班列的订舱量增加了三成以上。”郑州国际陆港开发建设有限公司规划发展部部长杜志刚对媒体表示。

  由于运河受阻,海运停滞,大量企业将目光放在了中欧班列上。在郑州国际陆港内,集装箱货车排起了长队,有货运企业近一周内业务量增长3成。

  在市场人士看来,中欧班列的市场认可度逐渐攀升,经过此次事件,其可靠性也更加凸显,未来,会有更多的客户选择中欧班列运输。

  不过,陆港公司方面也表示,目前,中欧班列铁路运输体系将缓解国际物流运输的紧张情况,但运输能力还不能完全取代海运。

  中欧班列获益

  3月29日凌晨,来自义乌货值约3000万人民币的服装、机械、玩具和日用百货搭乘“兰州-阿拉山口-莫斯科”中欧班列从兰州陆港鸣笛启程;同一天,中铁联集郑州中心站内,运输车辆和专用吊车来往穿行,满载货物的集装箱正紧张而有序地装载上中欧班列。

  “受苏伊士运河堵塞影响,近一周内,我们货物装箱量增加了30%左右,堆货场集装箱增加了100多柜。”上海台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郑州分公司执行副总孔卫东表示。

  据郑州国际陆港公司提供的数据显示,近日,每天仅中欧班列(郑州)就开行5班,去程2班、回程3班。截至今年3月29日,中欧班列(郑州)总累计开行4228班,总累计货值173.03亿美元,货重232.47万吨;今年前三个月班列运营繁忙,已开行340多班,较去年同期增幅160%以上。

  “随着这两年班列不断加密,如今货物在港时间又缩短了4到5天,时效更快,堆存费等费用更少,可以说随着中欧班列越开越密、班期越来越稳定,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也越来越强。”义乌一家健身器材公司的销售人员方女士表示。

  据介绍,从去年年中开始,海运价格就开始“飞涨”,成本约3000美元/集装箱,交通时间也翻了一番,在不堵船的情况下,约需40天,受天气影响严重;相比之下,中欧班列时间在18天左右,相对有保障,成本约1万美元/集装箱,价格也在可接受范围内。

  此次巴拿马运河大拥堵,更显示出中欧班列“钢铁驼队”的可靠性,不仅确保大量物资及时运达,而且风险小,不会遭遇突发性“黑天鹅”。

  不过,随着订单的飞速增加,中欧班列的运力也开始承受压力。

  欧盟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欧盟最大的商品贸易伙伴,欧洲国家从中国的进口总额增长6%,至3840亿欧元(合人民币2.95万亿元);2021年前两月,从中国开往欧洲的货运列车超过2000列,是一年前同一时间的两倍。

  乌鲁木齐海关数据显示,在2021年前两月,乌鲁木齐集结中心进出境中欧班列76列,货运量7.91万吨,均增长约280%;今年以来义乌中欧班列开行已满300列,累计运送货物25058标箱,货物发送量同比增长373.9%。

  “尽管中欧班列不断增加运力,但仍然不够。”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影响仍存

  对中国的外贸企业来说,有订单,没集装箱,已经成为当前的重要不利因素。而此次巴拿马运河拥堵,再次加剧了这种紧缺。

  “一些拉着空箱子回程的集装箱船也被堵在路上。”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苏伊士运河是连接红海与地中海的交通要道,也是从欧洲到亚洲最短的海上货运要道, 目前,全球25%集装箱海运需要通过苏伊士运河,而亚欧集装箱海运贸易,100%需要通过这条大动脉。而一旦被“截断”,货船就需绕过非洲南端好望角,这不仅增加了货运时间,而且也提升了货运成本。

  在经济高度全球化的时代,产业链、供应链越长,分布地区越广,被阻断之后,影响也就越深远,甚至有可能演变为巨大的“断裂带”。

  不过,巴拿马运河近年来越来越堵,也是有目共睹。去年11月,就有媒体报道,由于排队的船太多,原本一天就能走完的巴拿马运河,要排队等上9天才能通过。

  也因此,对国际货运而言,稳定连接欧亚大陆货运的中欧班列优势明显。当前,随着“一带一路”建设不断推进,中欧班列积极拓展陆港未来发展新通道,扩大国际经贸“朋友圈”。

  据中国国铁集团统计,2020年,中欧班列累计开行1.24万列、运送113.5万标箱,分别同比增长50%、56%,综合重箱率达98.4%,年度开行量首次突破1万列,单月开行均稳定在1000列以上。

  2021年,中欧班列依旧保持上涨态势。1月和2月,中国和欧洲城市之间共发送了2213列货运列车,同比增长96%;货物交付量同比增长106%。预计3月将继续增长。这一次的苏伊士运河危机,也促使一些企业考虑转向中欧班列。

  在中欧班列越跑越多的背后,是开行中欧班列的中国城市不断壮大。继重庆后,西安、广州、长沙、武汉、义乌、乌鲁木齐等地相继作为中欧班列的始发地,搭载诸如服饰、玩具、家电产品或当地特色的产品,源源不断地运往欧洲。

  国铁集团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国内运行中欧班列的城市已达29个;班列可通达至21个国家的92个城市,较上年同期增加37个,增幅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