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重磅突发!美国准备解除对伊朗制裁,伊核协议有救了吗?国际油价止跌反弹

  据央视新闻报道,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当地时间7日表示,美国准备取消“有悖于2015年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的对伊朗的制裁措施,以恢复遵守伊核协议,但普赖斯没有提供更多细节。

  对美国方面的这一表态,目前伊朗还没有作出回应。

  据新华社此前报道,伊朗外交部发言人赛义德·哈提卜扎德本月3日在接受伊朗新闻电视台采访时说,伊朗的立场不变,即美国重返伊核协议前必须取消全部制裁。

  外界普遍预期此次伊核协议谈判难以取得实质性进展,伊朗石油出口的潜在复苏短期内不会对全球石油市场构成“外来“冲击。

  受此影响,两大原油期货价格自4月5日(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联合委员会政治总司长级会议开始前一天)的大跌之后,企稳反弹:截至发稿,纽约原油期货价格从5日收盘时的58.79美元回升至59.55美元,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从5日收盘时的62.15美元上涨至当前的62.95美元。

  

美国正准备解除对伊朗制裁 美国 伊朗 制裁 第1张


  

美国正准备解除对伊朗制裁 美国 伊朗 制裁 第2张


  



  伊核协议有望重启

  2015年7月,伊朗与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达成伊核协议。根据协议,伊朗承诺限制其核计划,国际社会解除对伊制裁。2018年5月,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领导的美国政府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随后重启并新增一系列对伊制裁。2019年5月以来,伊朗逐步中止履行伊核协议部分条款,但承诺所采取措施“可逆”。

  据伊朗媒体当地时间7日报道,伊朗原子能组织发言人卡迈勒万迪表示,目前伊朗丰度为20%的浓缩铀储量达55千克。

  他表示,伊朗议会通过的《反制裁战略法》要求伊朗原子能组织出于和平目的生产丰度为20%的浓缩铀,并在伊朗境内每年储存120千克。在执行该法后,伊朗启用了新型离心机,目前丰度为20%的浓缩铀已近乎达到目标储量的一半,并将在8个月内完成该目标。

  在拜登上台之后,伊核问题的走向再次迎来新变化,已经退出伊核协议的美国政府有望重新加入。

  据新华社报道,4月6日,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联合委员会政治总司长级会议6日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举行,讨论美伊恢复履约问题。会后多方表示,会谈具有“建设性”。

  

美国正准备解除对伊朗制裁 美国 伊朗 制裁 第3张


  4月6日伊核协议联合委员会政治总司长级会议现场。

  图片来源:新华社

  当天的会议由欧盟对外行动署副秘书长莫拉主持,伊朗副外长阿拉格希以及俄罗斯、英国、法国、德国的相应官员与会,中国常驻维也纳联合国代表王群出席。因美国已退出伊核协议且伊方拒绝与美方直接对话,美方代表并未出席。不过据报道,美国总统伊朗事务特使马利率代表团已抵达维也纳,欧盟代表会通过“穿梭外交”方式沟通美国和伊朗方面的意见。

  据伊朗外交部6日发表的声明,伊朗副外长阿拉格希表示,美国解除对伊制裁是美重返伊核协议的第一个也是最必要的步骤。伊朗已准备好在核实制裁解除后,立即撤销减少履约的举措,完整履行伊核协议。

  另据央视新闻报道,当地时间7日,伊朗总统鲁哈尼在内阁会议上表示,重振《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即伊核协议)开启了新的篇章。伊核协议现有签署国在维也纳会谈后一致认为伊核协议是最优选择,应全面执行该协议。鲁哈尼表示,这对于伊朗来说是巨大的成功。

  美方的表态也透露出了一定的积极信号。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7日表示,美国准备取消“有悖于2015年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的对伊朗的制裁措施,以恢复遵守伊核协议,但普赖斯没有提供更多细节。

  不过,解决伊核问题的前景目前仍难言乐观。分析人士认为,由于美伊双方在关键问题上分歧依旧,谈判想要在短期内取得突破性进展不容易。

  突破不易

  据新华社报道,参与此次会议的中国驻维也纳联合国代表王群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次会议启动了两个进程,一是核领域和制裁解除工作组工作进程,二是与美“近距离接触”进程。他认为,会议是在伊核问题局势处于关键阶段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

  在6日会议后,两个工作组将立即投入工作,预计9日提交报告,届时联合委员会将再次召开会议。不过包括国际危机组织伊朗问题专家瓦埃兹在内的多名分析人士预计,鉴于目前阻力重重,谈判很难在短时间内取得突破性进展。

  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王晋认为,目前美伊双方立场未出现过多松动,都希望对方率先行动,如果未来找不到办法,将很难打破“第一步僵局”。

  除了谁先让步问题,美国应解除哪些制裁也是症结所在。美国的制裁除了针对伊朗核项目的,还有以侵犯人权、涉嫌恐怖主义等名义实施的。目前美方考虑解除的是与核项目有关的制裁,而不包括以其他理由实施的制裁,但这一做法未必能令伊朗满意。此外,瓦埃兹指出,伊朗要求的核实美方取消制裁在执行层面也有一定困难,目前并没有能确保有效解除制裁的监督机制。

  分析人士同时指出,来自美伊各自国内的压力也会影响谈判进程。在美国,不仅国会共和党议员反对重回伊核协议,总统拜登所在的民主党的一些重量级议员也持保留态度,希望拜登政府在谈判中能给协议增加限制伊朗地区行为和弹道导弹项目的新条款。而在伊朗,目前强硬派掌控议会且6月将迎来总统选举,强硬派不愿看到以现任总统鲁哈尼为代表的温和派在选举前取得外交成绩。这些因素无疑会压缩双方在谈判中的妥协空间。

  清华大学伊朗问题专家刘岚雨认为,即使美国重返伊核协议问题在未来得到一定程度的解决,也不意味着美伊之间对立冲突的终结。两国在制裁与反制裁、地区政策、伊朗导弹项目等问题上的争斗还将继续。

  编辑|夏志坚 杜恒峰 肖勇

  校对|程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