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三点,昌林市第一人民医院。

一阵急促焦灼的喊声在急诊大厅门口响起。

“医生!医生!快救救他!”

简笙一身橙黄色搜救服,推着担架冲进大厅。

傅筠淮闻声赶来,立即联合同事将人推进了手术室。

简笙看着傅筠淮急忙而去的背影,满是黑灰的脸上神色一怔,心突然就定了下来。

急诊室外。  

简笙和几个队友脏兮兮站在走廊里,一脸疲惫。

“队长,方荣一定会没事的,对吧!”

队内年纪最小的队员挨靠在简笙身边,求证似的看着她,好像只要她说是,方荣就一定会没事一样。

“放心,那小子命硬着呢!”

简笙嘴角扯着笑,不知是在安慰队友还是在安慰自己。

方荣为了把一个小女孩救出,自己浑身着火,扑灭火时,他话都说不明白了。

三小时后,手术室的灯熄灭。

傅筠淮走了出来。

简笙和队友瞬间将他围住:“医生,他怎么样?”

傅筠淮眼神平静镇定:“已经没事了。”

队友们喜极而泣:“谢谢医生!太谢谢您了!”

傅筠淮点点头,径直从简笙身边走过,没再多一个眼神。

简笙面色僵了僵,看着傅筠淮离开的背影道:“小江,你留下照看方荣,其他人先归队!”

“是!”

等队员走后,简笙走向傅筠淮办公室,敲了敲门。

傅筠淮抬头,微微皱眉:“有事?”

简笙小心翼翼开口:“我姑父明天生日,你能休假吗?”

傅筠淮一怔,没有回答。

看着傅筠淮的反应,简笙满心苦涩:“你忘了,对吗?”

相识二十年,夫妻五年。

可不知从何时起,所有和她有关的事情,他好像都不放在心上了。

傅筠淮神情一冷:“现在我知道了,还有事吗?”

听着傅筠淮冷漠语气,简笙用力攥了攥手,低头转身离去。

晚上,简笙到家时,屋子里十分安静。

她抿了抿唇,朝卧室走去,只听卫生间里传来一阵水声。

简笙换了身衣服。

突然,傅筠淮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简笙拿起一看,是手机备忘录的消息提醒。

——“提醒戚梦明天去医院做雾化。”

简笙立在原地,一股冷意从心头窜出。

他不是容易忘,只是根本没想去记……

傅筠淮洗完澡出来,看见坐在床尾的简笙一愣。

简笙还没说话,他已经绕过床尾翻身上床,淡淡开口:“很累,我先睡了。”

简笙心头一颤,几乎一夜未眠。

第二天一早,简笙和傅筠淮开车前往姑父家。

简笙的姑父和傅筠淮家是世交,他们刚到不久,傅父傅母也到了。

看着难得一见的儿媳妇,傅母有些不喜。

趁旁人不注意,傅母将简笙和傅筠淮拉到了一旁。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

面对傅母直白的质问,简笙心头一紧。

生孩子的事情傅母不止一次提过。

从前,都被简笙以工作太忙搪塞了过去,可今天傅母却是打定主意要得到一个答案。

傅母看着简笙,语气不是很好:“你那个搜救员队长有什么好当的,整日见不到人就算了,还随时有生命危险。”

“你就算辞职在家,以筠淮的能力难道还会亏待了你不成!”

“妈,我……”

“你不用再解释什么,我就一句话,年前必须怀孕!”

说完,傅母便朝着傅爸那边走去。

简笙低头掐着指甲,不知所措。

而傅筠淮在旁边从头至尾一句话也没说。

晚上十点,两人回到家。

简笙洗完澡出来,傅筠淮才将视线从手机上挪开,看向简笙。

“明天医院还有几场手术,我就不送你去搜救队了。” 

简笙擦头发的动作一顿,轻“嗯”了声。

次日,简笙起床时,傅筠淮已经不在家。

吃完早餐,她忽然发现傅筠淮文件落在了家里,便打车先去了医院。

到医院后,见傅筠淮不在办公室,她便去护士站询问。

“请问知道傅医生在哪里吗?”

护士却头也不抬的说:“傅医生今天休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