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协近日公布了2021赛季三级联赛的准入名单,北京国安的名字赫然在列,再加上之前媒体通过工商管理注册信息查询得知,北京中赫国安足球俱乐部已经正式变更为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不管是在工商领域,还是足球管理层面,北京中赫国安变成北京国安,俱乐部完成中性名变更,加上回归最初的北京国安的一系列动作,似乎终于要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揭秘北京国安保住队名内幕:中信甩包袱,中赫被迫负债 揭秘 北京国安 内幕 第1张


  但是一则记者的爆料,却让人感到此事并没有大家看到的那么简单:自2020年开始,持股36%、理应进行跟投的中信集团却至今一块钱都没有给到国安俱乐部,而在完成股权转让之后,中信更是彻底甩掉包袱,其应承担的债务也没有完全承担,其中一部分甩给了大股东中赫集团,而且对中赫和国安俱乐部也没有给予一分钱的补偿。

  

揭秘北京国安保住队名内幕:中信甩包袱,中赫被迫负债 揭秘 北京国安 内幕 第2张


  众所周知,北京的职业足球历史跟国安高度捆绑:因为北京国安完整继承了专业队时期北京队的衣钵和血脉,且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是北京这座首都城市在中国顶级足球联赛里唯一的代表。

  人们理所当然的认为,中信国安是中信集团的下属子公司,那么既然想保留国安这个带有中信印记的名称,中信集团理应积极主动,但是事实却让人大跌眼镜:据了解从一开始中信集团对于国安这个名字是否能够保留,抱持的就是一种无所谓的态度。如果不是俱乐部大股东中赫两次三番的找到中信集团相关部门催促和要求,中信甚至连将自己所持股份挂到北京产权交易所网站上都不准备做,股权转让根本就无从谈起。

  而即便是网上挂牌交易,其开出的条件也是毫无诚意:公开信息显示,中信不但要求收购股权的一方承担俱乐部对外的所有债务,更是将之前几年自己对俱乐部的投资算作贷款。换句话说,如果中赫集团收购中信手中的股份,不但要自己承担起俱乐部的外部债务,还要清偿五个多亿给中信集团,而这部分所谓“贷款”,有些甚至是在中赫集团入主俱乐部之前产生的。

  这样的条件,很难让人对中信的所谓诚意出让产生认同。而从给俱乐部“贷款”而非注资这一点可以看出,中信集团对于投资俱乐部早已是意兴阑珊,“贷款”不过是为日后脱手收回成本留下的后门而已。

  

揭秘北京国安保住队名内幕:中信甩包袱,中赫被迫负债 揭秘 北京国安 内幕 第3张


  其实从中信集团的人事变动中,我们多少可以看出其中的些许端倪:去年春天履新的中信集团董事长朱鹤新原本就是“空降”,指望毫无中信业务背景的他,对于北京国安这个曾经由中信集团一手养大、之于北京足球乃至中国足球有着象征性意义、凝聚着王军孔丹常振明等几代中信老领导心血的俱乐部品牌有情怀和感情,根本就不现实。

  结合昨天记者张强爆料来看,中信集团恰恰是抓住了中赫集团渴望保住国安、及有且只有收购股权这一条路可走、加上足协截止时间迫在眉睫这几个难点,才迫使中赫集团无奈接受了相当苛刻的条件,完成了这次的股权收购。

  也正因为如此,“国安”这个名字,对于中信和中赫,从一开始就有着完全不同的意义:中信只想以让自己觉得合适的价格甩掉俱乐部这个不良资产进而离场,而商业上与“国安”二字毫无关系的中赫却是希望将首都北京足球文化传承下来的那一方。

  

揭秘北京国安保住队名内幕:中信甩包袱,中赫被迫负债 揭秘 北京国安 内幕 第4张


  我们都知道,中国足球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而俱乐部中性化命名,正是中国足改之于职业俱乐部层面改革的积极探索和尝试。中超的金元足球经过了过去十年的蒙眼狂奔,以中信集团为代表的的国企势力,因为主客观各种原因都早已经力不从心,中信、泰达、鲁能等等国企足球或是在勉力支撑或是逐步退出,事实上如果没有中赫在2017年的增资扩股,你很难想象北京国安在过去几年依旧能够列位在中超争冠球队当中。

  在商言商原本不是错,但是留住“国安”这个名字,从来就不应该是一门单纯的生意。在不同的年代,需要不同的个体承担不同的历史责任。在中性化名称保住国安事件中单纯考量经济层面利益的中信,对于其他土豪球队求之不得的首都球队的悠久历史、厚重底蕴和球迷文化毫不在意,这也许是中国足球迄今仍在世界足坛中落后的核心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