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川坠龙事件》是指1934年8月初,《盛京时报》“龙降酿灾”文章报道7月28日一条龙在营口的天空下降,弄翻三只小船,卷坏工厂房子,导致9人死亡,掀翻火车的社会事件。

  营川坠龙事件,网上介绍的标题主要是“营口坠龙”。

  营川是大辽河下游,包括营口市的河川及盘锦市大洼县一带。该事件的过程是:

  1 首次坠落:1934年7月初,营口很多人说在田庄台上游发现一条活龙,人们用苇席给它搭凉棚、挑水浇,寺庙僧侣每天为它作法超度,数日暴雨后它消失了。看见者说它与画上的龙模样一致,有四爪和鳞片,嘴上两个长须,大眼睛凸出,身长大约10来米。

  2 再次坠落即营口河湾坠龙,三个阶段:

  ①出事:8月初《盛京时报》“龙降酿灾”新闻报道:7月28日一条龙在营口的天空降而升,弄翻三只小船,卷坏日资厂的房子,九人死亡,掀翻停在车站的火车。这种奇怪现象,央视纪录片没谈。

  ②水中折腾。

  ③进入芦苇丛:8月8日,在距辽河入海口10公里处的芦苇丛中,发现一具与传说中的龙特征一致的尸体,腥味远飘,有双角且是鹿角式的杈角,这在动物界罕见,鳞片装了两大筐,死亡前声音如牛叫。

  3 参观龙骨:当时的伪营口第六警察署将龙骨运至西海关码头附近空地陈列数日,《盛京时报》派人采访,称为“营川坠龙”等,图文并茂,轰动一时。观者络绎不绝,导致去营口的火车票一时涨价。骨架保存在营口一个师范学校做标本,后因战争时期社会混乱,下落不明。

  4 当代探索:营口市史志办编有《营口龙之谜》一书。2004年底中央电视台《走近科学》栏目播出纪录片“破解七十年谜团”,次年播放《龙影遗骨》又探讨(到2008年时重播过9次)。四川电视台拍摄的『辽宁营口的“神秘龙骨架”—视频在线观看』,画面很清楚。

  8月8日,在营口(河湾的鸭舌岛)发现了一具与传说中的龙极相似的骨骼,而且在这个神秘生物未死之前,当地的居民曾经两次见到它,并有很多人抢救过它,与其有过长时间近距离的接触,寺庙还为它办过法事以抢救。

  营口市史志办编辑、史志办主任周丛一主编、韩晓东等参编的《营口龙之谜》一书,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4年出版。营口市史志办主办的“营口春秋网”之影像营口—“营口龙之谜”界面里存有央视等电视台录制的几个视频。

  1934年轰动一时

  1934年8月8日,在营口发现了一具与传说中的龙极相似(特征一致)的尸体,并且此前有附近居民见过、接触过其活体。当时的伪营口第六警察署将其骨运至西海关码头附近空地陈列数日,参观的人络绎不绝。 当时的《盛京时报》还派人采访,称之为“龙”、“天降龙”、“营川坠龙、“巨龙”等,同时还配以照片,图文并茂,轰动一时。

  在《营口市志》第一卷中记述:“(1934年)8月8日午后,辽河北岸东小街一农民在附近苇塘发现一巨型动物白骨,长约10米,头部左右各有一角,长约1米余,脊骨共29节。伪营口第六警察署将其运至西海关码头附近空地陈列数日,前去参观的人络绎不绝,导致去营口的火车票一度紧张并涨价。(脊骨共29节?是否谁写错了字?专题片《龙影遗骨》说《盛京时报》报道是28节)

  值得比较和区别:这种坠龙故事所说的龙,其实指蛟,即锁龙井、锁龙洞、悬剑桥现象所说的蛟龙,不同于1999年武汉磨山树倒之谜故事里渔民所说能变化形体的龙,中国传说里蛟与龙有异。

  2004年央视专探

  中央电视台10频道《走进科学》栏目于2004年12月3日播出了纪录片“破解七十年谜团”,探讨该事。《北方晨报》2004-12-3 报道(改错说明,有的转载错写成南方晨报,其实目前中国还没有该名称的晨报,而且北方晨报此前多次关注营口史志办该课题的探索,报道课题组与中国科学院相关研究所的合作研究,后来才导致央视的关心,而且该日该事北方晨报有多篇报道):6月16日孙正仁老人把自己保存了整整六十三年的五块“龙”骨捐献给了市史志办公室,他希望有关部门能够鉴定一下他手中的骸骨;9月9日早6时,《走进科学》栏目编导奚洋、摄像赵发仲和营口史志办一行人,带着当年《盛京时报》发表的“龙骨”照片和孙正仁老人捐献的“龙骨”,让自然博物馆的研究员鉴定。一致认为这几块“龙骨”为史前第四纪,距今约一万多年的野马化石,并非“龙骨”。很奇怪,新骨头怎么显得那么古老?也是一个谜。

  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回忆说,这个怪物曾经出现过两次,第一次出现在距离入海口20公里处。

  央视《走进科学》该栏目视频:“七十年前营口坠龙事件_视频在线观看”。

  《北方晨报》2004-12-3 所发“杨杨”文章《破解七十年谜团 央视今晚将揭"龙骨之谜"》 [1] ,被当日的东北新闻网、新华网、新浪网、网易网等著名媒体转载。

  次年cctv10台《探索发现》栏目播放了专题片《龙影遗骨》(到2008年时重播过9次),又探索它,因为二者的脊骨数量相差一倍多等几个本质区别,改变了上次的须鲸说法,认为是大自然之谜。

  值得了解:四川电视台拍摄的『辽宁营口的“神秘龙骨架”—视频在线观看』,画面更清楚。

  另外,日本朝日电视台摄制了《营口龙谜》,辽宁电视台摄制了《龙出辽河》等专题片。

  1934年8月8日,在营口发现了一具与传说中的龙极相似的骨骼,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在这个神秘生物未死之前,当地的居民曾经两次见到它,并与其有过长时间近距离的接触!

  

1934年营川坠龙事件 当地居民与其有过长时间近距离的接触 营川坠龙事件 第1张


  在《营口市志》第一卷中记述:“(1934年)8月8日午后,辽河北岸东小街一农民在附近苇塘发现一巨型动物白骨,长约10米,头部左右各有一角,长约1米余,脊骨共29节。伪营口第六警察署将其运至西海关码头附近空地陈列数日,前去参观的人络绎不绝。

  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回忆说,这个怪物曾经出现过两次,第一次出现在距离入海口20公里处。肖素芹老人:当年9岁,她爸爸是给地主赶马车的,当时很多人都说在田庄台上游发现一条“活龙”,于是赶到那里。爸爸就把她放在马背上,扶着她看。她所看见的“龙”方头方脑,眼睛很大,还一眨一眨的,而身体为灰白色,弯曲着蜷伏在地上,尾巴卷起来,腹部处有两个爪子伸着,而让她印象最深的就是感觉这条“龙”有气无力,眼半睁半闭,再加上眼睛有些发红,很多人都说是天气太热的缘故,于是在龙的上面搭了个棚子为它避暑,还有人抬水往它身上浇,让它得以“解暑”。后来,下了很长时间的大雨,这条“龙”就不见了。

  当时,老百姓认为天降巨龙是吉祥之物,人们有的用苇席给怪兽塔凉棚,有的挑水往怪兽身上浇,为的是避免怪物身体发干。

  

1934年营川坠龙事件 当地居民与其有过长时间近距离的接触 营川坠龙事件 第2张


  据说,人们都非常积极,即便是平日里比较懒惰的人也都纷纷去挑水、浇水。而在寺庙里许多百姓、僧侣每天都要为其作法、超度,此举一直持续到又一次的数日暴雨过后,这只怪物神秘地消失了为止。

  然而,连续二十多天大雨后,这个怪物第二次又奇异地出现了,这次出现是在距辽河入海口10公里处的芦苇丛中,此时它已不是活物,而是一具奇臭难闻的尸骸。 据杨义顺老人回忆:在发现“龙”骨之前,曾听大人们说芦苇荡里总有噼里啪啦的响声,而且还有“呜…………”像牛一样的叫唤声,听起来很沉闷,还能听到挣扎的声响,后来就没有动静了。

  当时,营口地区已经连续下了40多天的大雨,街路上全都是水,一些房屋因进水太多而倒塌。雨停后,随着北风吹过,空腥臊味很大,看管苇塘的一名卢姓工人顺着怪味寻找,发现大片大片芦苇倒伏,拨开后进去一看,吓了一大跳:里面赫然躺着一个已经死去的庞大动物!

  该工人吓得转身就跑,回到家里大病了一场。百姓们听说之后,结伴前去观看,并且报告给了当时的政府。当时西海关附近的一家防疫医院人员穿着白大褂,给已经生蛆的动物尸体喷射了消毒水。“龙”骨被抬出来后,有人用4个船锚系上绳子将骸骨围成一圈,供大家参观。

  孙正仁:光骨头不是原来的龙型,画的那个、描得那个不是那个型,就是挺长的,挺大的头,两个大角一米多长,不止一米三、四尺,长两根。趴在地上,身上弯弯曲曲的,能有十几米这么长。 原营口市著名正骨医生马子臣(曾亲眼见过“龙”骨)的儿子马国祥记得父亲曾对他说过,骸骨被发现时,肉还没有完全腐烂,看上去特别像“龙”。

  

1934年营川坠龙事件 当地居民与其有过长时间近距离的接触 营川坠龙事件 第3张


  相关记载:“…………该龙体气参天,头部左右各生三支甲,脊骨宽三寸余,附于脊骨两侧为肋骨,每根约五六寸长,尾部为立板形白骨尾,全体共二十八段,每段约尺余,全体共三丈余,原龙处,有被爪挖之宽二丈长五丈之土坑一,坑沿爪印清晰存在,至该龙骨尚存有筋条,至皮肉已不可见矣。” 这些特征也进一步验证了是龙的看法。

  据几位老人讲,当年有关方面曾邀遍老渔民辨认,但没一个人认识怪物尸体。人们议论纷纷,普遍认为是“龙”。 营口伪第六警察分署组织人力,将其尸骨分解后运到南岸,在西海关前空场上按原状摆放,任人参观。

  当时的《盛京时报》派人采访,也称之为“龙”、“天降龙”、“营川坠龙”、“巨龙”等,同时还配以照片,图文并茂。营口市民争相观看,附近城市专程来参观者也络绎不绝,购买往返营口的火车票因此紧张起来。

  后又有报道说,营口水产高级中学校渔捞科张老师判定“确系蛟类”。 当时的营口美大照相馆和英明照相馆洗印了大量“龙”骨展览的照片,在二本町胡同附近沿街贩卖,一些从外地来营口参观“龙”骨的人,争先恐后购买“龙”骨照片带回去给家人欣赏。

  

1934年营川坠龙事件 当地居民与其有过长时间近距离的接触 营川坠龙事件 第4张


  李滨生:记得那一年我十岁,在70年前,在西海关露天展览围的一圈是锚,舢板下固定船的锚用那个间断着围起一个圈,用绳子拦着,地下洒着白灰,因为人很多也挤不进去。随着人流的移动才能到前边看,人都有一个好奇心理去看,只是传说中有龙,实际生活中没有见过的机会,都很好奇,去看。重点都看头,它很长,有两三丈长,十米左右,立着。脊梁骨朝上不像鱼。奇怪的是头上有角,任何水族没有角。

  翻阅相关资料,记者看到了1934年8月14日《盛京时报》刊登的“龙”骨照片复印件,虽然年代久远,加上受当时摄影技术以及种种因素制约,只能依稀看出头戴草帽观看“龙”骨展览人群的模糊身影,然而画面中一具长长的动物骸骨及其头上生出的两只长角依然清晰可见。

  遗憾的是,由于当时社会秩序混乱,水产高级中学也几经搬迁,偌大的骸骨就这样遗失了。 1939年,16岁的孙正仁来到大连给人做管家,女主人的丈夫是营口商会会长的弟弟。孙正仁深得主人的赏识,1941年离开大连时,女主人把一段“龙”骨当作奖赏给他。

  据介绍,女主人手中的龙骨大约有三斤多重,呈白色条状,骨头底端约有碗口大小,慢慢向上延伸越来越细,直至最尖端。骨头表面的白色釉面很亮,大家说是‘龙’牙。女主人告诉他,这是曾经在营口展览的龙骨。

  6月16日上午,孙正仁老人把自己保存了整整六十三年的五块“龙”骨捐献给了市史志办公室,他希望有关部门能够鉴定一下他手中的骸骨。

  营口坠龙事件和龙骨现世的经过大概如此。

  

1934年营川坠龙事件 当地居民与其有过长时间近距离的接触 营川坠龙事件 第5张


  对此,多方媒体进行过报道,也有各种质疑的声音:中央电视台还拍摄了专题片,片中得出的结论认为,这是鲸鱼搁浅,然后骨骼拼错。辽宁省研究员傅仁义根据《盛京时报》的照片断定“龙”骨是出土的“原始牛”的化石。董为副研究员认为,这有可能是一种象的化石,而那两个“角”,是长齿。有专家研究孙正仁老人捐赠的龙骨后初步认为是第四纪野马的化石。

  这些解释显然都不圆满:鲸鱼不会有角和四爪,根据刚腐烂活体拼装的骨头不太存在长度体形和特征严重摆放错误的可能。牛马象都不可能有十多米长的蛇形骨骼。而且考古学者都忽视了最重要的问题:当时是活体腐烂得到的骨骼,而并非古生物化石,新鲜骨骼也不可能成为化石。

  由于孙老的龙骨来源问题,加上化石和新鲜骨骼的差异,不免使人怀疑这是不是当时的营口龙骨。 虽然有大量目击者,非常详实的记载照片,由于缺乏实物,营口坠龙仍然成了难以解开的历史之谜。

  

1934年营川坠龙事件 当地居民与其有过长时间近距离的接触 营川坠龙事件 第6张


  因为要尽量保证事情的客观,以上的记叙多是整理自相关文章。在整理一些网上的目击龙事件时,发现这些事件的目击者(很多时候是相当多的人同时看到)多数都声称自己看到的神秘生物很像龙,都有牛头,蛇身,四爪且长角,身形都相当长而巨大。

  这些事件可以分成两类,第一类是目击:许多人称看到过飞在空中的龙。有时是身体的一部份,在一次内蒙的目击事件中,多个目击者声称看到云中露出一只巨爪,有时是全身。最离奇的是多个解放军女伞兵称在文革中的一次跳伞训练中在云中看到了龙。由于当时的政治环境,这几人都没有伸张。另些人目击的龙则在水中。

  第二类就是坠龙。据有的文章作者说,他收集的坠龙事件已有几十起,就我看到的来说,这些事件有以下两种:一种是旱灾严重的时候久不下雨,村民在空地上发现一条巨大的类龙生物,它好像筋疲力尽,一直趴在地上,只是偶尔扭动一下身体。好心的村民一般都会给它盖上席子。龙在地上的时间从两三天到两个月不等,其间不吃不喝。龙的消失总是在大风大雨的夜晚,村民认为龙在地上受苦是上天对它犯错的惩罚,龙的刑期满了就回到天上。另一种是闪电击毙类龙生物,如果说前一种是活坠龙,那这中就是死坠龙了。死坠龙的数量比活坠龙少,民间的解释是龙犯了大罪,被上天诛杀。

  从这些事件中也看出一些问题:关于龙的目击事件都是在中国发生的,有一例在新加坡。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看不到龙?如果这中生物确实存在,这又该怎么解释,龙没有翅膀,它怎么飞行呢?十二生肖中唯独龙被说成是不存在的,可是我们的祖先为什么要创造一种不存在的动物来和十一种存在的动物并列呢?龙到底存不存在也是人们一直在讨论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