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峰林云谣修仙十年(林峰林云谣)笔趣阁小说_林峰林云谣修仙十年最新章节阅读笔趣阁 微信热文 第1张

大夏国东南部人迹罕至的大山中,

有一座破旧的道观。

道观门前盘膝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

老者的对面则是站着一位面容颓废,眸含忧郁的黑衣青年。

“林峰,十年已过,你可以下山了。”

老者说道。

“又想揍我了?”

林峰冷冰冰的回应。

老者沉默了片刻,说道:“其实我揍你,是为你好!”

林峰闻言冷笑一声,没有回话。

“林峰,你是不是很恨我?”

老者忽然问道。

“之前挺恨!”

“那现在呢?”

“现在已经无所谓了,十年过去,说这些无任何意义。”

“是啊,无意义了!人生又有多少个十年呢…”

“岁月如刀,尽斩天骄.强如我,依旧是没能跳过那遥不可及的对岸啊。”

老者叹了一口气。

他艰难抬头,看着远方天空。

此刻夕阳西下,落日黄昏。

晚霞与云层相交印,余晖落在茫茫山林间,反射出唯美的光泽。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老者感慨一声,又道:

“林峰,可以叫我一声师傅吗?”

林峰低下了头,嘴角依旧噙着一丝不变冷笑。

“林峰,你觉得仙界是什么样的?”

“林峰,我想吃饺子。”

“林峰…”

场面,渐渐安静下来。

“呜呜~”

晚风徐徐吹来,带来些许凉意。

好半响。

林峰察觉到一丝不对劲,抬头看向老者。

却是发现不知何时,老者已经闭上了双眼,没有了任何气息。

见到这一幕,

林峰猛的一把上前将老者的尸体拎了起来,寒声道:

“你不就想骗我下山,然后找个理由揍我吗?何至于做出装死这么荒唐的事情?”

可…

任凭林锋再怎么说,

那老者都再无任何反应,

他的脸色在渐渐变紫,身体的温度在渐渐变凉。

枯瘦的身体不足八十斤,浑然没有了当年那般仙风道骨的模样。

…..

记忆渐渐浮上脑海。

十年前。

林峰年仅22岁,刚刚大学毕业。

为了实现对女友的承诺,他独自一人乘坐汽车去女友家,打算找女友父母摊牌。

没想到在路途中,遇到了这个神秘的老者。

老者说他是天生灵体,或可于末法时代成仙。

随后不顾他的反对,将他强行带到了这座人迹罕至的大山之中。

这一待就是十年!

十年间,

老者对他进行了人世间最严苛的训练。

每日天未亮,就得起来修炼。

七点练拳,

十点练腿,

十二点练剑,

十四点练瞳术,

十八点炼阵法,

二十一点炼药术。

零点之后,开始吐息纳气。

每天的休息时间,不足三个小时!

十年来,他无数次想要逃跑,想要逃离这里,想要回家。

可每一次都会被老者轻易的抓回来一顿毒打!

最严重的一次,甚至差点丢了半条命。

虽然说修仙是一桩大机遇,但林峰却一点也不在乎。

女友还在等着他过去提亲,家里年迈的父亲、母亲还有年幼妹妹都在等着他赚钱养家。

他怎么能在这里待着?

可任凭他怎么哀求,老者都不为所动。

他曾委婉的提出想给家里面报个信,甚至都跪下哀求了,老者也没同意。

而是把他毒打一顿之后,冷冰冰道:

“修道乃逆天而行,必须斩断红尘因果!”

“林峰,除非我死,否则你永远也别想下山!”

……

从那一刻起,

林峰就对眼前的老者恨之入骨!

他每天刻苦修炼,希望能早日修为有成,超过老者,将其碎尸万段,以解心中之恨。

就这样,

十年一晃而过!

他苦修了十年,没有等来超过老者的那一天,而是等来了这样一幕。

这一刻,

林峰心中空荡荡的。

没有想象中那般高兴,亦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愤怒,有的只是波澜不惊的平静。

或者,说是麻木更加合适。

只觉得这十年的坚持,是显得那么的可笑。

晚风吹的更急了,

大山中的气温像是骤然间就降到了冰点之下。

林峰一声不吭,默默的将老者葬下。

然后站立转身,一双忧郁的眸子看着远处青翠的山峦。

没有人能懂他此刻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就这般。

良久,良久…

“没想到你这一次是真的死了!”

“你的身躯将会慢慢消散,化为永恒,就像沙漠中的沙砾那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或许也是一种永生。”

“此去一别,永无再见!”

林峰终是没能叫出那句师傅。

他径直祭出长剑,整个人化作一缕光,消失在天际之中。

此刻若是有修道之人在此,绝对要震惊万分。

难以想象,在这末法时代,竟然有人能御剑飞行!

……

半个小时之后,林锋回到了记忆中的故乡。

他的故乡位于江南省金陵城郊外。

而念念不忘的家也只是一座朴实无华的小平房罢了。

平房前是一口小池塘。

池塘边则是一个被围栏围起来的菜园子,

菜园子里除了栽种着各种绿葱葱的蔬菜之外,还有一株歪歪窄窄的杏树。

“原来…一切都没有变!”

看着眼前这熟悉的场景,林峰深邃的眼眸终是湿润了。

一别十年,重回故土。

饶是以他此刻的心境,都是不由一酸,想要落泪。

大山之中,曾有多少个日日夜夜,他都会梦到这样的场景…

梦到儿时在池塘里游泳,

梦到父亲和母亲坐在门前的青石上,笑盈盈的看着自己和妹妹拿着一根竹竿,敲杏子吃。

梦到人间烟火,

梦到青葱…人依旧

“这十年我消失的无影无踪,爸妈怕是已经认为我死了吧?”

“还有妹妹,我离开的时候,她才九岁,现在也不知道上大学了没!”

“老头说,修道是一条长生路,当斩断一切红尘因果,可若是斩断了这些最亲的人,修道的目的又是什么?”

“纵使渡劫飞升,羽化登仙,长生不老,没有了他们,又有什么意义。”

林峰长长吐出一口浊气,稳住了已乱的心绪。筆蒾樓

这么多年来,他等的不就是这一刻吗?

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但愿,

一切都来得及!

林峰准备回到家里,迎接家庭团聚的温馨一幕。

结果,刚迈动脚步。

平房的门却是从里面被打人开了。

紧接着。

两个身上纹着龙兽的光头大汉绑着一个楚楚可怜的女孩,笑嘻嘻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女孩年纪约莫十八九岁,身穿一袭碎花长裙,乌发及腰,肌肤细腻胜雪,身高更是足有一米七。

此时,她的嘴中虽然塞着一团白布,呜呜咽咽说不出话来,但依旧遮掩不住她那精致的五官,

眉如柳叶,眼若秋水。

柔桡轻曼,清纯纤弱。

明明是纯素颜,但却每一分每一寸都恰到好处,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一般。

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孩,此刻却是不停的流着泪,粉嫩的鹅蛋脸上写满了恐惧与无助。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

让得林峰愣住了。

十年前,妹妹虽然才九岁,还是一个小不点,但他依旧认出了这个女孩正是自己的妹妹林云瑶!

他没有想到十年过去,当年那个小不点竟然长的这么漂亮!

也没有想到自己一回来,竟然会遇到有人在绑架自己的妹妹?

与此同时。

对面的两个光头大汉也愣住了。

这天都黑了!

怎么还有人来这处已经被征收过的拆迁区?

看这小子留着长发,衣服都是十年前的款,洗的都快发白了,一看就是个穷逼!

难道难懂附近的拾荒者?

妈的!

不会,是过来拉屎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