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南风过境,皆是客

作者:佚名

角色:南烟霍聿风

热门小说《南风过境,皆是客》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佚名”的又一力作。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孟清风叹气,“时娇娇真是阴魂不散。”说是阴魂不散。其实南家也是道德绑架的好手。“没办法,毕竟是性命攸关的事情,谁让聿哥承受了人家那么大的恩情啊!”苏白摊手,表示无奈,“不过话说回来,嫂子和时娇娇都是经受的南家的教育,出来的结果怎么就天差地别呢?”孟清风睨他,“看来你对嫂子挺满意的…

南烟霍聿风(南风过境,皆是客)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南风过境,皆是客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微信热文 第1张

第15章 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苏白沉默了。

孟清风似是想到什么,试探的问道:“和时娇娇有关?”

苏白点头。

“不管如何,那都是嫂子和聿哥的家务事。”

言外之意就是别管了。

孟清风叹气,“时娇娇真是阴魂不散。”

说是阴魂不散。

其实南家也是道德绑架的好手。

“没办法,毕竟是性命攸关的事情,谁让聿哥承受了人家那么大的恩情啊!”

苏白摊手,表示无奈,“不过话说回来,嫂子和时娇娇都是经受的南家的教育,出来的结果怎么就天差地别呢?”

孟清风睨他,“看来你对嫂子挺满意的。”

“什么满意?”

冷冽的男声从二人身后传来,苏白和孟清风齐齐噤声。

转身时,苏白将孟清风往霍聿风面前一推,说道:“说这小子对工作应该挺满意的。”

孟清风被推了个趔趄,抬眼时他不着痕迹的瞪了苏白一眼,然后才对霍聿风伸出手,轻笑道:“聿哥,我回来了。”

霍聿风上下打量过孟聿风,握住了他的手。

“成熟了不少。”

孟清风正要笑,就听霍聿风又问了一句,“谈女朋友了吗?”

苏白、孟清风,“……”两人面面相觑。

他们高高在上如神祗般的风哥怎么也和家里长辈一样开始催婚了?

“怎么?”

霍聿风挑眉。

孟清风讪笑。

他刚想说没有,可脑海里却蓦地浮现了南烟的背影。

他笑了笑,“或许快了。”

苏白一脸震惊,“你有目标了?

还是家里老头子安排的联姻对象?

什么时候的事?

姓甚名谁?

家里干什么的?

什么职业?”

他一连串的问题,问的霍聿风都没忍住扫了他一眼。

薄唇微启,他道:“啰嗦。”

“这种事必须啰嗦啊!”

苏白一脸吃瓜相,“什么时候能带出来见见?”

“不是,刚碰见的。”

孟清风笑的羞赧,“只是很对我胃口,我想……兴许可以发展一下。”

孟清风看向某处,可那里已经空空如也。

他不免有些失望。

走了啊。

他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苏白却是一怔。

那个方向……不是刚刚嫂子坐的位置吗?

“你……”苏白犹疑不定的看着孟清风,小心翼翼的问道:“长什么样?”

这瞬间,他心跳如鼓槌。

霍聿风按了按眉心,“别八卦了。”

“清风好不容易回来,吃点东西吧。”

苏白却不甘心,他刚抓住孟清风的胳膊,就被霍聿风踹了一脚。

扭头,他就对上了一双冷然的眸子。

“我刚开完跨国会议。”

很饿。

苏白怂了,他没再追问下去,苦哈哈的去找服务员。

这家酒吧是他的产业,开店的目的一是为了玩儿的方便,二也是为了兄弟间能聚聚,只是没想到当年酒吧刚开起来,孟清风就出国了,但他特意留了个包厢改成了私厨,今天也总算是派上用场了。

边走,他边暗暗祈祷。

希望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样。

他走后,霍聿风又按了按眉心。

微小的动作落进孟清风的眼里后,他往霍聿风身边坐了坐,为他搭脉,“聿哥,你最近心情不好?”

霍聿风想到了南烟。

她从来是气死人不偿命的性格。

以前还收敛点,最近却是张牙舞爪的闹挺。

“恩,捡的野猫总爱叫。”

孟清风笑了,“聿哥,嫂子知道你那么形容她么?”

霍聿风却是将话题拐到了孟清风的身上,问道:“你感兴趣的女人长什么样?”

“我帮你找找。”

孟清风爱好广泛,和同样爱好广泛的苏白不同,他不沾酒不沾女人,就连逢场作戏都不愿意。

当年他出国,是为了抵抗孟老爷子的安排。

世家少爷喜欢中医却不爱经商,很少见。

对女人冷淡却忽然又有了兴趣的,更少见。

就像铁树开花。

孟清风摇头拒绝,“聿哥,我相信缘分。”

见他坚持,霍聿风也没再游说,而是闭眼小憩。

孟清风见状也没再说话,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等待苏白回来。

……周末,南家。

南覃的生日宴办的奢华,几乎是邀请遍了全帝都的上流权贵。

南烟一进门就认出几张熟面孔,都是帝都数一数二的世家,她心下淡哂。

明显,南覃是借了霍聿风岳丈的名头邀请的那些人。

“烟烟回来了。”

时梅穿着身古雅的旗袍,端着红酒杯款款走来,热络的挽住了南烟的胳膊,顺便向身边的一位夫人介绍道:“这位就是我家烟烟,霍家的太太。”

南烟认出了那位夫人,老公家是主做娱乐圈投资的。

而最近她听说时娇娇蹦跶着想进娱乐圈。

“做霍太太有什么好的?”

南烟面无表情的抽出了胳膊,淡淡道,“守活寡,懂么?”

对面夫人的表情很精彩。

时梅的笑容一僵,忙拉着南烟走到了一旁。

“烟烟,你胡说什么呢?”

“请问你哪位?”

南烟冷冷看着她。

时梅有求于南烟,耐着性子道:“我嫁给了你爸爸,外面人都喊我声南夫人,我也算你半个母亲吧?”

说着她就开始转移话题,打听道:“烟烟啊,我听娇娇说你和于先生认识?

你们关系怎么样啊?”

“哦,我以为你是老鸨呢,到处带着我拉活。”

南烟笑的讥讽。

对于时梅的问话,避而不答。

时梅的笑容挂不住了。

这贱丫头!

当年怎么不跟她妈妈一起死了!

留着也是祸害!

“心里腹诽别忘了敛下你的表情,心事都写脸上了,怎么,又骂我是个贱种没跟我妈妈一起死了?”

时梅神色一慌。

南烟怎么知道她心里想的!

南烟端过了时梅手上的红酒杯,抬头一干而净,唇角的讥诮却没有消散。

将酒喝完,她又将空了的酒杯塞进了时梅的手上,说道:“你放心,我惜命的很。”

“你也知道的,我不是什么好人,小三上位都能活的那么精彩,我为什么要狼狈不堪呢?”

“至少我得看到你也遭报应啊!”

瞥见南覃从楼上下来了,南烟没再理会时梅,提着她精心准备的“礼物”,“笑意盈盈”的走了过去。

她的背后,时梅猛地将高脚杯扔进了垃圾桶。

“什么东西!”

时梅恨声淬骂道,“等你和霍聿风离婚了,我看你怎么在我面前蹦跶!”

“小贱蹄子!

当初我能弄死你妈,就能弄死你!

要不是当年你不要脸的抢走了霍聿风,你现在都已经躺在棺材板里成了一具白骨了!”

“南烟,你给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