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州蛮荒纪

作者:尽是江山

角色:齐鑫齐鑫

经典小说《九州蛮荒纪》是网络作者“尽是江山”的代表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约莫半个时辰,二人来到石崖旁边,此时山中大雨倾盆,二人向下一跃,随后来到石崖中央的一个山洞,山洞中有两块平整的石头,相似打坐蒲团,蒲团之间地面还刻有深浅不一的十二字“志杰志国,兄弟齐心,定成道圣。”齐志杰取下斗笠,来到其中一块石头坐下,齐志国也在另外一块石头坐下。齐志杰开门见山的说道:“将钥匙交给我…

九州蛮荒纪(九州蛮荒纪)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九州蛮荒纪)九州蛮荒纪最新章节列表  └微信热文 第1张

第2章 落月潭死里逃生,剑灵指引入洞天 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吱呀一声,宅子的门打开了,“你还是出来了。”齐志杰一脸淡然的说道,“走吧去后山石崖。”说完齐志杰便转身离开。

阴沉的天气稀稀拉拉的下起了小雨,二人一前一后一路穿过小巷,任由屋檐的水滴在肩头,齐志杰随手从巷边屋檐下拿起两顶斗笠,一顶带在自己头上,一顶向后轻轻抛去,齐志国犹豫一下便接着戴在头上。

约莫半个时辰,二人来到石崖旁边,此时山中大雨倾盆,二人向下一跃,随后来到石崖中央的一个山洞,山洞中有两块平整的石头,相似打坐蒲团,蒲团之间地面还刻有深浅不一的十二字“志杰志国,兄弟齐心,定成道圣。”齐志杰取下斗笠,来到其中一块石头坐下,齐志国也在另外一块石头坐下。

齐志杰开门见山的说道:“将钥匙交给我,我有重用,交给我后,齐鑫可回归认祖。”

齐志国抬起头看了看自己的大哥:“钥匙可以给你,齐鑫也不必认祖,但是我要十炉黄级中品清源丹,还有爹当初给我的那副驯兽甲,并且不能伤害他们母子。”

“我答应你,只要拿到钥匙,我会派人送去清源丹和驯兽甲,也不再约束你们一家三口。”齐志杰闭目养神道。

“好,明日月明,还是此处”齐志国说完便拿着两个斗笠转身离去,再次进去湾湾绕绕的小巷将斗笠放在原来的地方,便回家去了。

此时的齐鑫一人背着采药的背篓正在周山东侧的密林里躲雨,凭借过人的药材天赋,背篓已经装了七七八八,雨水顺着他的头发不断滴下。

“这个鬼天气,一年也下不了几次大雨,今天偏偏让小爷碰到。”齐鑫自顾自嘀咕。

今天的大雨格外的奇怪,越临近落月谭雨势越大,大到这些平日连阳光也难以照射进来的密林,也遮不住雨落,但是此次采药最重要和贵重的几味药材都在落月谭边。休息片刻,齐鑫又背起背篓向落月谭走去,走着走着突然雨停了,齐鑫回头望去,原来身后道明显雨幕分界,身后大雨滂沱,身前却滴雨未落,齐鑫笑了笑:“这下好了,采药也不用担心掉进落月谭了。”丝毫不担心这种奇怪的天气异象,因为县城也曾出现过几场东边日头西边雨的情况,说罢脱下衣物用力拧干,便向前走去。

今天的密林格外的安静,除了雨的声音,一切都仿佛安静的可以落针。“奇怪,这里平时有很多野兽,今日怎么一头也没有遇到,难道是雨大的原因?”齐鑫有点疑惑挠挠头,随手便摘下旁边一颗果子啃了起来。此时落月潭中水面渐渐翻涌,似有大物在水下翻滚,方圆十里内的野兽都匍匐在各自洞穴,一动不动。突然一道暴雷炸响,吓了齐鑫一天,手里的果子也掉落在地,他看了看天上,并没有闪电,紧接着有出现了两声暴雷,饶是平时大胆的齐鑫也不由的拉紧了背篓,摸出了一把木柄黑刃的柴刀,这样他才能心安几分,“怕什么怕”心里嘀咕着,又哼着小曲慢慢往前走去,“我手拿流星弯月刀,喊着响亮的口号,妖怪见我也会跑。”

临近落月谭,齐鑫听见谭中有隐约的嘶吼声,每一次嘶吼都伴随着刺鼻的腥臭,他悄悄的趴在离水潭不远处的石头上,大气都不敢喘,这时一道雷光直接砸在落月谭的水面,溅起无数水花,顿时水潭雾霭升腾,他缓缓探出头看见粗壮如水桶般的黑色影子在水雾中扭曲,不时发起嘶吼。这一幕吓坏了趴在石头上的齐鑫,他赶紧一动不动屏住呼吸。这是水潭上空中凝聚一顿暗红色的云团,像是酝酿着混天灭地的能量,这时水潭水雾渐渐散去,一条黑色巨蟒在水潭上方盘踞着身体,不时抬头吐着猩红的信子,像是挑衅着天空的云团,突然黑蟒腾空而起向着云团冲去,暗红的云团此刻也积蓄够了力量,一道粗壮的雷光砸向巨蟒,片刻间双方碰撞在一起,爆炸的余波将齐鑫和大石头一起推翻出去,齐鑫撞在一颗大树,内脏翻滚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齐鑫艰难的爬起来,急忙看向水潭方向,水潭水面漂满了巨蟒的血肉,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巨蟒渡劫,任谁但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突然间水潭上暴雨倾盆,水潭四周的鲜血被雨水冲刷,地面上出现了一颗猩红色的珠子和近乎透明的牌子,齐鑫艰难的站起身,颤颤巍巍的向珠子和牌子走去,他先捡起牌子看了看,又捡起了珠子。

“快跑!不要停,往西南方跑!”突然一个声音在齐鑫心湖响起,“臭小子,不要命了,快按我说的做!”声音越来越急促,齐鑫环顾了四周想找到装草药的背篓,深山中渐渐响起轰隆隆的声音,如万兽奔腾,“再不走就死在这!”齐鑫在不敢犹豫,拖着身体向西南方向跑去,“将这个珠子和我放在一起,我来掩盖它的气息,不然你跑不出去。”声音又在心湖响起,齐鑫迟疑了一下,“唉,我就是那块透明牌子。”对方很不耐烦的说。齐鑫将信将疑把珠子和牌子一起放在胸口,顿时一股热流从心口蔓延至周身,刚才被冲击伤势瞬间好了许多,就连奔跑的速度都提升了一倍有余。奔跑途中发现所有的山林凶兽都发了疯似的向着水潭跑去,连看见了他的凶兽都根本没有攻击他的想法,只是向水潭狂奔。

在心湖听见让其停止的言语后,齐鑫这才止住脚步停了下来,一停下来全身马上疼痛难忍,忍不住的躺在地上颤抖,“唉,这个体魄可真的是差劲”胸口传来了幽幽的声音,随之胸口出现一股暖流,瞬间缓解了疼痛,齐鑫缓缓的坐起身来,“小子,你现在往正南方走,看见崖壁停下”,齐鑫心湖响起声音,齐鑫按照玉牌指引,到了一面齐平崖壁,崖壁之平整,至今尚无植物生长和动物栖息,“小子,靠近石壁,将手放在石壁之上。”心湖又响起声音。齐鑫迟疑的走向崖壁,却迟迟的不肯将手放在崖壁。“小子,你在等什么,快将手放在石壁!”心湖中厉声的呵斥道。

“前辈,恕我直言,前辈到底是何高人?又是为何在玉牌中?让小子将前辈带往此处又意欲何为?前辈要是不能给小子个说法,小子也不会按照前辈指示去做,只会将玉牌放在崖下,转身离去。”齐鑫边说边将玉牌和红珠拿出,分别撰在手中。

“小子,你最好听我的,不然不出一个时辰你将死无葬身之地。”玉牌发出声音。

“前辈,恕我无理了。”说罢就将玉牌放在山崖下,准备转身离去。“哎哎哎,别走呀,我又不是害你,那些凶兽赶往水潭分食了黑蟒的血肉之后就会马上来追你,因为你拿走了黑蟒最重要的东西,妖丹,咾,就是你手机那颗红色小珠子。”玉牌赶忙发出声音。

“前辈,小子告辞了。”齐鑫抱拳转身离去。

“小伙子,小伙子,真有你的,你听我说,我乃残存远古剑灵,玉牌就是远古仙剑的一部分。”玉牌闪烁着光芒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