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厚脸皮往事

厚脸皮往事

厚脸皮往事_中国_脸面_羞耻 娱乐趣闻 第1张

2022 年 6 月 6 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库比蒂诺。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主持的一场发布会。(图 / 视觉中国)

厚脸皮侠老了,但江湖上还流传着他的传说。

几乎所有目睹过厚脸皮侠待人接物的人,都会忍不住心生疑虑:搞错了吧?真的是他吗?

不过,这怪不得他们。

如今的厚脸皮侠看起来温文尔雅,很少做出令人为难的举动。

人到中年,他的身材开始发胖,即便板起脸讲话,仍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一种憨态,在他的身上几乎找不到任何厚脸皮的气息了,更不用提那种称之为“侠”的气场。

因此,不少人在目睹过他的真容之后,会下意识地摆摆手,认定他不过就是个普通人。

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一个男人朝厚脸皮侠走来。

男人主动介绍自己,对他说:“我认识你,我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手段高超,脸皮够厚。今天,我是特地来告诉你,你现在文质彬彬的样子更为高深莫测。我想对你说,谢谢你,厚脸皮侠。”

厚脸皮的发轫

厚脸皮侠并非出生就是厚脸皮。

他的脸皮一度非常薄。

彼时的他,坐在窗边,一束阳光打在他那薄如蝉翼的脸皮上,泛起一层淡粉色的光晕,仿佛轻轻碰一下都能戳破。

他的脸皮实在是太薄了,薄得令人心疼。

工作中,他不敢替自己争取任何机会,更别提谈论或分享自己做出的任何成绩。

在公司大会及领导饭局中,他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便是躲起来,躲到不被人注意的角落,变成一个透明人。

感情中,遇到喜欢的人,他只敢趁着不被对方发现的空当,偷偷看上几眼,即便这样,他也担心自己炽热的眼神灼到暗恋对象的背影。

从小到大,多少情愫止于唇齿、掩于岁月,他早已数不清,他的感情经历只有暗恋。

生活里,厚脸皮侠完全不懂得拒绝,吃了很多亏,遇到不情愿做的事情,也从不推辞,为此浪费大量时间与精力,做了很多本不属于他的细碎杂活。

面对那种借钱的朋友,他更是无可奈何,借出去很多有去无回的钱。

厚脸皮侠心里苦。某天夜里,他翻来覆去睡不着。

一眼望得到头的职场天花板、郁郁不得志的苦闷、左右为难的人情关系、爱而不敢靠近的人,开始不受控地往他脑子里钻。

因为脸皮薄做过的蠢事、说过的蠢话、吃过的蠢亏,一股脑涌进他的脑海。

世界开始扭曲变形。

他感到胸口一阵烦闷,总觉得房间里有蚊子在嗡嗡叫,吵得他心烦,可开了灯又找不到。

他看了一眼手机,三点半,还有几个小时就要爬起来上班了。

他叹了口气,爬起身,索性不睡了。

他开始上网搜索人如何才能成功,发现成功人士全身散发出一种名为“仁义道德”的气息。

他盯着那些人的脸仔细研究了半天,终于从脸皮里看出来一行字,上面写着:人要想成事,脸皮必须先厚起来。

他试图到书中寻找答案,发现在中国人的社会生活中,脸面占据着极为重要的地位——孔子曾曰“恭近于礼,远耻辱也”,讲的便是脸面与羞耻的关系;鲁迅则认为“面子是中国精神的纲领”;林语堂曾指出“面子与命运和人情三者一起,是支配中国人心理与行为的重要元素”。

他想起曾经读过钱锺书的《围城》,书中方鸿渐买假博士学位时,内心曾经摇摆过,后来为了给家里人交代,还是选择在写信时含混说自己得了博士学位,并去照相馆,穿着德国大学博士的制服,拍了几张四寸相片,给父亲和丈人各寄一张。

信上叮嘱说,此生最恨博士之称,不足为外人道。结果回家就被丈人、丈母娘大张旗鼓地见了报,气得他恨不得将报纸一撕两半。

厚脸皮往事_中国_脸面_羞耻 娱乐趣闻 第2张

2022 年 6 月13 日,北京。想要获得机遇或成功,不妨做个厚脸皮侠。(图 / 视觉中国)

方鸿渐还为家乡学堂讲演“西洋文化在中国历史上之影响及其检讨”,出了很多洋相。

后来,方鸿渐又卷入以脸面为尺度的恋爱关系当中,最终败下阵来,跑去三闾大学任教,却发觉历史系教授的文凭和自己的一样,都是假造的。

这时,方鸿渐才意识到自己的脸皮还是不够厚。

“像方鸿渐这样脸皮半厚不厚,活得最痛苦,我绝对不要像他这样。”

厚脸皮侠决定引以为戒。

一直以来,羞耻感和脸面都有着某种行为和心理的关联性,倘若一个人要脸,做了令自己感到羞耻的事情,脸便会红起来。

如果这个人脸皮厚,即便周围人都已经替他害羞到耳根发红,他也依然能保持气色平稳,甚至还能回报以淡然一笑。

厚脸皮侠开始试着逆向思考:如果大家都爱面子,甚至都到了“死要面子活受罪”的程度,那我何不反其道而行之呢?

他继续翻书,一路翻到《厚黑学》,翻着翻着,他好似开了悟,内心曾经无比坚固的东西,在顷刻间瓦解了,一种名为“羞耻心”的东西逐渐飘远了。

天亮了,一夜未眠的厚脸皮侠却感到神清气爽,他仿佛打了鸡血,意气风发地推开门,嘴里念念有词:厚自己的脸皮,让别人羞愧去吧。

从此,世界上少了一个在深夜懊恼、捶胸顿足的伤心人,多了一个深谙“人性厚黑学”的厚脸皮狠角色。

厚脸皮的路上并不孤单

在厚脸皮的进阶路上,厚脸皮侠并不孤单。

一路上,他发现了很多“卓越的榜样”,沿着前人的脚印,他不断进阶,修炼脸皮的厚度与弹性。

写下《厚黑学》一书的李宗吾,曾在书中淋漓尽致地揭示了脸面文化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他在书中写道:“我自读书识字以来,就想为英雄豪杰,求之四书五经,茫无所得。求之诸子百家,与夫二十四史,仍无所得,以为古之英雄豪杰者,必有不传之秘。一旦偶想起三国时几个人物,不觉恍然大悟曰:得之矣,得之矣,古之为英雄豪杰者,不过面厚心黑而已。”

在李宗吾看来,刘备面厚,曹操心黑,两人各有所长,故均能雄踞一方。

但他们最终还是败于既面厚又心黑的司马氏。

姑且不论这种观点是否有失偏颇,但它确实能给人一些重新审视“脸面观”的新启发。

太平洋建设集团前总裁严介和曾讲过:“我们干大事的从来不要脸,脸皮可以撕下来扔到地上,踹几脚,扬长而去,不屑一顾。”

360集团董事长兼CEO周鸿祎亦说过,“好的产品经理要脸皮厚,不怕骂,没心没肺”。

库克在出任苹果CEO接近5周年时,接受了《华盛顿邮报》的专访,在采访中他提到,在成为苹果CEO后,他的脸皮厚了起来——“我既受到极端表扬,也受到极端批评,以及这两极之间的所有评价。而且这些事情能在一天里面全发生。我必须得一点一点适应起来,在这之后,我的脸皮就厚多了。”

心理学家何友晖曾在《世道人心》一书中分析,在传统中国社会,讲究脸面者处处受制约,痛苦不堪,而不顾脸面者则可以肆无忌惮,为所欲为。

这种情形,恰如思想家梁漱溟所言:“传统中国以伦理为本位,儒家思想强调以道德来治理天下,制约人们的日常行为的首要手段是道德规范,而非法规制度。”

何友晖写道:“在实际生活中,真君子处处克己复礼,伪君子也得谨小慎微,而不顾脸面之人却可以随心所欲。当脸面文化的虚伪性过分强大时,厚黑学就有了丰富的土壤。在某种程度上,厚黑学反对过分注重面子,讲究虚饰的脸面文化。”

多年前,超模娜奥米·坎贝尔曾推出一档名为The Face的真人秀,担任节目制片人与导师。

当时有一个女模特突发奇想,叼了一朵玫瑰花上台,但最终的呈现效果却不尽如人意,不仅没达到加成魅力的效果,反而显得异常搞笑。

滑稽的场面让娜奥米笑出了声,女选手当即脸上挂不住,觉得自尊心受挫,随后提出退赛。

对此,娜奥米没有讲一些漂亮的场面话,而是直接告诉对方:“I laughed, so what? Get a thicker skin and move on.”(脸皮厚起来,被别人笑一下没什么大不了。)

厚脸皮总比假仁义好

在很多人心中,“厚脸皮”无疑是一个负面词语,但从某种程度来讲,厚脸皮同时意味着放下包袱、解放自己,更加自如地表达内心真正的诉求,竭尽全力争取自己想要的一切。

人们常说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可现实往往并非如此,很多时候机会需要拼了命地争取,那些碍于面子不敢表达内心真实想法的人,只会让机会从手中溜走。

德国哲学家叔本华曾经讲过,“人性一个最特别的弱点就是,在意别人如何看待自己”。

过于在乎他人看法,无疑会造成精神内耗,相比之下,厚脸皮做事风格则大胆多了,正如法国文豪雨果在《笑面人》中写下的:“干吗反对这种作风?厚脸皮总比假仁假义好。”

“当初你脸皮厚一点,告诉上司,这个项目我能做得很好,你的工资早就不仅仅是这个数;当初你脸皮厚一点,勇敢参加新领域、新朋友的聚会,你的人脉早就广了一大圈;当初你脸皮厚一点,大胆对ta说我就是喜欢你,ta的芳心早就非你莫属;你不比任何人好,也不比任何人差,你,就是脸皮太薄而已。”

美国作家莉儿·朗蒂在《你就是脸皮太薄》一书中如是说。

即便脆弱敏感如太宰治,也曾表达过对厚脸皮的欣赏,他甚至写过一篇名为《厚脸皮》的文章。

当承诺给对方要交的文章截稿日临近时,太宰治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他迟迟不敢下笔,担心自己写的“序”或“跋”变成故弄玄虚的自我宣传,担心这是“对自己的作品胡乱自吹自擂,就像自己明明其貌不扬,却莫名地引以为傲,硬要说似是而非的解释给别人听,那种猖狂的态度委实令人生畏”。

一番心理挣扎之后,太宰治在稿纸上写下了大大的“厚脸皮”几个字,顿时觉得心情舒爽了许多,这种感觉于他而言,与孩提时代从玩具箱中取出赤鬼面具戴在脸上十分相像,他如此描述这种感受——“戴上这个厚脸皮面具,我放心多了,没什么好怕的。‘厚脸皮’,我定定凝视这三个字,似乎觉得它变成精磨得发出黑光的铁面具,坚硬有如钢铁。总之,我不觉得这个词低级下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