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会,前男友抱着未婚妻宣布婚讯。我拍了张照片发给他母亲,“看起来很般配,恭喜你得偿所愿。”刚想点发送,手腕被狠狠攥住。

沈叶舟宁瑜小说全文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 两情难缘无广告免费阅读 娱乐趣闻 第1张

“呦,还跟我妈有联系呢?”面色阴鸷盯着我,“怎么,钱没捞够?”周围安静得可怕,我惨白着脸抬头。音乐不知什么时候停了。我,成了目光的中心。所有人都知道,我因为钱抛弃了沈叶舟。在他最爱我那年,收了他母亲200万。然后决绝地离开了他。他不满母亲所为,以绝食抗议,把自己折磨得不成人样。他兄弟们瞧不下去,强忍着对我的厌恶,一一来我面前替他说情。我一个都没见。后来他性命垂危,他母亲打来电话,请我去当“说客”。我出现在他面前时,他死死抱着我不撒手。明明瘦得脱了相,抱着我时,力道却勒得我骨头生疼。“阿瑜你来了,你还爱我对不对?我就知道——”他语气中的欣喜不加掩饰。我漠然推开他,给他听了段音频,看了条短信。音频是他母亲请我去见他,我开出30万价格的录音。短信是那30万的到账提示。他茫然地睁大眼睛,反应过来后一把推开了我。却因为用力过猛摔到床下,咳得撕心裂肺。“宁瑜,你TM给我滚!”他抱着膝盖靠坐在床边,一字一句,说得咬牙切齿。我如他所愿走得干脆利落,连头都不曾回。这件事,不知道经谁之口传了出去。自此,我彻底成为北城笑柄。知道的都说,我宁瑜有多爱钱,就有多心狠。还有人说,我从没爱过沈叶舟,跟他在一起只是为了钱。真相到底如何,没人在乎……后来沈叶舟病一好,就跟达锐集团老总的掌上明珠蒋湉,达成了商业联姻。他的订婚宴,我还收到不下十份请柬。发帖的正是他的兄弟们。我则遵照跟他母亲的约定,彻底消失在了他面前。但这些年他的事迹我了如指掌。我知道他和蒋湉一起赴美留学,吃住一起。知道他仅用两年时间,就完成了哈佛与肯尼迪学院合作的JD/MBA双学位项目。知道他一进公司,就办成了几件超级棘手的案子,让不服他的公司元老心悦诚服。知道他跟蒋湉虽没正式举办婚礼,却已称呼对方父母为爸妈……不是我刻意打听,而是他兄弟们“争先恐后”跟我汇报。都说一个合格的前任应该像死了一样安静,他们却总想把我拉出来“鞭尸”。好像证明了沈叶舟有多优秀,就可以证明我有多愚蠢一样。今天同学会,是我跟沈叶舟分手三年后第一次见面。明天我就要奔赴另一种人生。从此他在云端之上,畅享荣华富贵;我则落进尘埃,受尽人世磋磨。来这里之前,我跟他母亲通了电话,诉说了请求。“你可以去,记住什么话不该说,什么事不该做。”这是他母亲的原话。我应了。只是,我预料了沈叶舟的羞辱和冷眼,预料了同学们的欺侮和取笑。却唯独没预料到沈叶舟会把这场同学会,变成他和蒋湉婚礼的预备宴……作为众目瞻仰的主角,他们游刃有余地玩着酒桌游戏,秀尽恩爱。现场气氛浓烈,没有人不识趣的提及过往。我缩在角落默默装透明。没想到,竟是沈叶舟率先打破禁忌。不过是偷拍了张照片,编辑个短信的功夫,他就神出鬼没出现在我面前。将我拉到众人目光下炙晒。“捞够了如何,没捞够又如何?”我挑衅地睨了沈叶舟一眼,“沈总是可以补差价吗?”“宁瑜,三年不见,你的贱还真是一如当年!”他居高临下俯视我,那双好看的桃花眼冷的煞人。他的话像一柄刀剑,刺得我五脏六腑俱痛。我隔着迷离灯光审视他。曾经的他就像一道光,真实又固执地立在这诡谲天地间。如今的他西装革履,盛色不减当年,双眸却恍若无底深渊。望向我时,寻不到当年的一丝温柔缱绻……“咔嚓——”

人群中,不知谁捏瘪了易拉罐。

我被声音惊到,偏头看向声源处。顾骁漫不经心把玩着变了形的易拉罐,似笑非笑。他斜前方站着蒋湉,那双如葡萄般清澈纯真的大眼睛,此刻满是惊愕。我腕下用力,迫使沈叶舟离近了几分。“当着未婚妻的面,跟其他女人拉拉扯扯,到底是谁更贱?”我像往常一样跟他“针锋相对”。只是曾经说的是缠绵情话,如今吐的是开了锋的刀子。沈叶舟如梦初醒,一把甩开我的手,从桌上拿起湿巾反反复复擦拭双手。羞辱意味不言而喻。我不想再逗留,起身准备离开。沈叶舟却脚步一错,拦住了我的去路。“甜甜过来,介绍个人给你认识。”他敛下戾气,冲蒋湉招了招手。“沈哥哥,这位小姐姐有什么特别吗?”蒋湉迈着小碎步走过来,亲昵地挽起沈叶舟胳膊,柔弱无骨靠在他身上。人如其名,长相甜美可爱,一看就是被娇宠着长大的女孩子。“是很特别。”沈叶舟话是冲蒋湉说的,目光却对着我。“她就是那个为了200万抛弃我的前女友,宁瑜。”他声音不大,却足以让所有人听见。巨大的羞耻感瞬间将我席卷吞没。我不动声色,悄悄将发抖的手藏到身后。因为今晚我可以痛可以笑,唯独不能展露一丝一毫的脆弱。“200万很多吗,沈哥哥送我的这套首饰就一千万了呢。”蒋湉白皙如玉的指尖,轻轻抚过脖子上那串璀璨夺目的钻石项链。她小巧玲珑的耳珠上,摇曳着同款耳坠。“一千万,八位数呢!”“这是把一套房戴在身上了吗?!”人群中响起一串惊呼。伴随而来的,还有阵阵奚落与嘲笑。嘲笑我为了区区两百万,放弃了这么帅气多金的男朋友。大众瞩目中,沈叶舟突然低低笑出声来。他从包里掏出一大沓百元钞,肆意往包厢上空一抛。“宁瑜,钱,爷有的是。”“但,你不配!”他表情狂,笑意讽,目光邪。纸币纷纷扬扬,洒在我脸上身上。又在我脚边飘散开来。“这么好的男朋友,小妹妹可要守紧了。”我在缤纷打量中强撑笑容。“那是自然。”蒋湉仰头看向沈叶舟。刚好与他宠溺的视线撞在一处。“哇,好甜好宠~”“不亲一个简直没天理!”不知道谁起了头,“亲一个”的呼声越来越高。沈叶舟猛地勾住蒋湉的腰,将她压倒在沙发上,俯首亲了下去。气氛顷刻间被渲染到热潮。他们在迷离灯光下、我近在咫尺处纵情拥吻。周围人声喧嚣,我耳中却万籁俱寂。我在洗手间吐了个昏天暗地。出来时,一眼就看到站在暗处模糊的高大身影。旁边包厢有人出入,频闪灯光打在他脸上,映出汹涌怒意。是沈叶舟。我身子先于脑子做出反应,转身拔腿就走。我快,沈叶舟更快,我前脚刚落地就被他一把抓住后肩膀。“见我就跑,心虚了?”他掌下用了十成力,攥的我肩膀生痛。我想挣开他的钳制,却无济于事。“心虚什么?”我哑着嗓子笑,“只是觉得跟你没有叙旧的必要罢了。”“宁瑜,在我眼皮子底下晃悠了一整天,现在才说这话是不是晚了?”他声音冷得发寒。“什么叫在你眼皮子底下晃悠,难道分了手,我连同学会都来不得?”我挺直脊背,转身拍掉他的手。“既如此,躲洗手间吐什么?”他抬手掐住我下巴,“是有了谁的种,还是被恶心到了?”想起刚才他亲别人的画面,我胃里又是一阵翻涌。为了不露馅,只能死死忍住。“没吃多少东西,吐得倒是挺实在。”见我不说话,他慢悠悠下了句评语。我被他的话刺激得眼窝酸涩。“沈叶舟,我们早就没关系了,你到底想干什么!”我狠狠推了他一把,却被他钳住双手抵在墙壁上。“这话该我问你。”他俯身凑近我,“既然消失了,又为什么要出现?”他眼中的嫌弃和憎恶不加掩饰。周身血液寸寸冰冷,我忽然有些后悔。或许这一面根本就没有再见的必要。他早已奔向新生活。只有我被困死在三年前,苦苦挣扎不得解脱。“你想听什么答案?”我蓦地笑开,“忘不掉你想跟你旧情复燃,还是后悔了想祈求你原谅?”他没有说话。大概是真的想听一个理由。“当然是——”“陪我来的。”我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调侃男声打断。几步开外,顾骁两只手懒懒散散的揣在兜里,不知在拐角处看了多久。“兄弟妻不可欺,沈二,你逾越了哦。”他慢悠悠补了一句。“你……什么意思?”沈叶舟声音忽然有些抖。“意思是宁瑜现在我是女朋友。”“说起来我比你还大一岁,怎么,只允许你有未婚妻,不允许我谈对象?”顾骁漫不经心地卷起衬衣袖角。大有沈叶舟再不放手,他就要动手的意思。“你们真的……在一起了?”沈叶舟的视线重新落在我身上。尽管光线昏暗,我却感觉他的目光有如实质。“需要湿吻证明?”我垂眸冷笑。“自便。”沈叶舟松开我转身就走。顾骁吹了个口哨,唇边漾起狡猾又得逞的笑。一身伪装尽数崩溃,我虚脱地靠在墙上,木然闭上了眼。“让你别来你不听,现在算不算是自作自受?”耳中传来顾骁没好气的哼哼。我睁开眼看着他,没说话。他走到我面前,单手撑住我身后的墙,垂头俯视我。“宁瑜,我守了你七年,你对我不屑一顾。”“那小子一出现,你就立马丢了魂。”“他真有那么好,都分手三年了还值得你念念不忘?”明明在说着挖苦的话,语气里却是掩饰不住的心疼。我抬手圈住他的腰,把头埋进了他怀里。

相关Tags:鬼女人